当前位置:主页 > 同游 > 南国以南
当前位置:主页 > 同游 > 南国以南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1节 一

 

Wellington,位于地球最南端的首都城市。没错,我在纽西兰。离开香港,离开曾经的记忆,我选择这样的城市,南国,最南之国。这里没有相思豆可采撷,但是我安慰自己,南国以南,没有比这更温暖的。
Wellington的十一月,夏季,跟香港刚好相反,但是和香港一样,这里的夏天不会燥热的让你心烦,几场突兀而至的雨水,会带着凉意让人乱了手脚。
又是这样的天气,天空莫名的下起雨来,身边白皮肤的人仓皇的奔跑着,我却没有心思,任由雨水打在我身上。心女很久没有写E-mail了,不知道是不是和管家公出了什么事情?家好月圆的生意现在还好吗?怎么?怎么我又在想这些,不是说好不想的嘛,怎么?
踏着干净的小路,转过一个小巷,前面走着一个穿休闲T恤的女人,背影怎么那么面熟?路旁小店的玻璃窗照着她的正面,却看不清晰。雨水越来越大,前面的人步伐混乱,不,天哪……
我连忙跑过去,扶起那个跌坐在路边的女人。小心的捧过她的脸。竟然是……钟笑莎!不会认错的,这张面孔我记得的,可是怎么会是她?!
电热水壶咕咕的想响着。乳白的被子盖着那个被我扶回家的女人。我捧着咖啡杯,看着壶嘴腾起的热气,在冰冷的墙壁凝成水汽,愣愣的发呆。SA姨,怎么会在这里?家里出了什么事?一肚子的疑问,但是不敢打电话。那些过错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了,钉在墙上的钉子,拔走了,还是会留下痕迹。假装看不见吗?用手去摸还是感觉的到了。心女,给妈咪打电话呀…我心里一点一点的念着。
嘟…热水壶里的水沸腾了,收了心思赶紧去拔插头。还未拿起水壶,听见床上的人反动了身体,连忙穿过身去,对上一对清澈的眼眸。
莎莎,你醒了?
你是谁?你叫我莎莎?
我看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她说她不是钟笑莎,那她是谁?
你别开玩笑了
小姐,你觉得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一脸的莫名和严肃。
她掀开被子准备起身,但是却因为身体虚弱,没能撑起身来。
你先躺下。我上前按住她,阻止她起来,手刚触到她的胳膊,觉得滚热的烫。你在发烧呀。
我知道我在发烧,但是我不需要躺在陌生人的床上。
我叫殷红
啊?
你叫什么?
我?我叫舒云
好了,现在我们不是陌生人了,你可以躺下了
原来她不是莎莎?那怎么会和莎莎长的一样?那她是谁?
这个叫舒云的女人又沉沉的睡去了,我从家里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出什么药来。Wellington的这座公寓对于我只是一个住所而已。没有家人,没有温暖,没有同我说话的人,静的只能听见我自己的呼吸。只是今晚,在这个房间里,我听到另外的声音。
我把热水灌到水瓶里,脸被热气弄的湿湿。女人是需要滋润的,爱情,亲情,友情,这些呵护我都没有。常言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切的一切,是我自作自受的命。人生其实没有对和错,在某些特定的道德范畴,你违背了大众的意愿,就被排斥、孤立、轻视。到最后你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错了?
我,是不是错了?
整顿好家里,我看看的床上沉睡的女人,决定出门给她买药。到这座城市这么多个月了,这是唯一一个进入我生活的人,崭新的,可是却带着我过去生活里的熟悉的面孔。这一切是我逃不掉的劫数吗?注定提醒着我曾经的所有,你被抛弃过,你是狐狸精,你众叛亲离,你孤苦无依。夜里城市的风毫无感情的拂过我的面孔,吹凉了我脸上的泪痕,肆无忌惮的灌近我的衣服里,我用臂膀裹着自己,手里捏着退烧药,被荒远无垠的黑暗笼罩着。
打开家门的那一瞬间,我看见那个女人站在厨房的小吧台上,穿着我的睡衣,手里拿着白色的茶杯,略微苍白的嘴唇抿在杯边,我恍惚以为还是很多年前,而那时候我还叫铁人红。
你怎么穿我的睡衣?
不可以吗?
这是我的
大家都是熟人,介意什么?
竟然这样轻佻,我略略有点恼,毕竟以前没有人会这样同我说话,可是是以前,不是吗?我把退烧药仍在小吧台上,摔了包到沙发上,开打冰箱想找冰水,发现除了酒什么都没有。
小姐,你失恋了?
你见过这么老失恋的?我没好气的说。
我失恋了…
原来…啊,对不住呀,我不知道。
一个这样年纪的女人,在一个下雨天,借雨消愁,然后晕倒,然后被人扶回家,虽然不是什么俊男,却也是一个美女,呵呵,好像还是俗套的故事。
那你觉得一个女人被男人抛弃了,然后不择手段的勾引了另一个男人,破坏了一个家庭,却仍旧贪心的想要这个想要那个,最后一无所有的故事不俗套?
我们都是俗人
万丈红尘,有几个敢说自己不是俗人,在俗世之中,面对阡陌无华,被利益驱使,为情为义为恩为仇为怨,却又是哪一个敢说不是为自己?落入俗套的故事,纠缠不清的人生,像被命运操纵的棋子,剧本不在自己手里,按照导演的吩咐,喜怒哀乐,贪念痴嗔。
记不得哪个佛经里有这么一句话了,往昔我造诸恶业,皆因无始贪念生。
她说完这句话,我没有搭她,起身去给她倒热水,你该吃药了。
后来她跟我说,那一次她看着我的背影,觉得跟她很像,孤寂的脊梁透着巨大的恐惧,是没有安全感的写照。
她说那一刻她突然想过来抱我,她说她那一刻突然很想疼我。只是当时她什么都没有做,淡淡的说了句,谢谢。
我问她那一刻是不是爱上了我,她说她那时只是在想,抱着我一定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