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同游 > 南国以南
当前位置:主页 > 同游 > 南国以南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3节 三

 

舒云不久就出院了,但是生活没有按部就班的回到常态,这个女人堂而皇之的住进了我的家里。原本窄窄的小沙发被她换成了大的沙发床,也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铺盖,浅紫色,和我床上的浅蓝相映成趣。从每天的谈话中我知道她是孤儿,是个珠宝设计师,失恋被赶了出来。但是她从来不开口说她的另一半,我也不问。其实也不该我问。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拾者和被拾者?
她像一个侵占者一样,逐渐开始掌握我的这间小公寓。素白色的落地灯被她换成了浅黄色,她说白色太冷。蓝色的窗帘被她折腾成了浅草绿,她说这样才有生气。衣柜里开始有一半是她的衣服,卫生间里开始出现两样牙具。她总是选择和我配对的颜色,即使她的东西越来越多,却从来不让我觉得突兀,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的相辅相成。
城市之中,一个人孤,两个人缘。
我也逐渐放下了对这个女人的戒备,算是小小的私心,盘卷在一起过冬的蛇,明明各自体表都是冰冷,但是仍旧蜷缩在一起,渴望给各自带来温暖。她就是那个陪我过冬的蛇,我当你是我的救命稻草。
圣诞节就要到了,十二月的Wellington,夏季。
心女发来电邮说家里一切如常,因为医院的工作很忙,所以很久不能我联络。心女说,阿荷问我今年要不要回去过年
我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回去,我该如何去看一家人的其乐融融,从头到尾,我都是那个看风景的局外人。
舒云经常晚上不回家,我总要在睡前一遍遍的确认她在哪里,从而决定要不要反锁家门。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在患得患失的之间,我迷惘的心像开了一个洞,了解到了什么,又或许是涌进了更多的迷雾。大多时候她会不耐烦的敷衍我,后来我说你既然住在我的家里,心里就要记着我。
我当时不明白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我只当是对一个进入我生活中的人的依赖。
她后来说她有时会记起要同我说一声先睡,锁好门。但是却故意的要等我给她打电话。她说从来没有人这么挂着她,念着她。
我们都是被时间遗弃的孤儿,你热血一样的情感被丢弃在童年那死寂沉沉的孤儿院里,我所有的爱意被抹杀在我愈演愈烈的痴念间。
平安夜,我拖着负重的袋子回到公寓,站在楼下看见家的灯亮着,心想,原来你还能记得回家过节。
钥匙扭动着锁芯,带着喜悦的心情,这门背后就是你的脸庞,这门背后就是你同我说回来啦。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我愣住了,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男人和你站在厨房里,斯文的带着一副眼镜,笑起来有点坏坏的狡黠,却看到出是个很吸引女人的男子。你笨拙的拿着铲子,笑的前俯后仰,那个男人把你圈在怀里,一只手扶着你的胳膊。你自然而然的侧头和他说笑。
看来你的失恋结束了。
可怎么,我的心却在强颜欢笑。
什么都没移动屋子的气味变了,不是两个人的亲密,变成三个人的尴尬。
一人孤,两人缘,三人孽

你后来一直笑我,不是因为我先爱上你,输了先机,而是我吃醋的样子像被抢了糖果的孩子,想要掩饰心里的又气又恼,反而凸显出心里万分的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