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8 章 第八章
第1节 看望

 

这天下午没课,克克去疗养院看看嫂子——陆一玫。
没有事先打招呼,但克克没有费劲就找到了她——她在病房楼下,院子边上的葡萄架那里晒太阳。克克去的时候,她正坐着,用一抹丝巾遮着眼睛,唇含笑意,假寐着。
克克在边上等了一会儿,看她仍无反应,就轻轻叫了声“一玫姐。”
陆一玫这才收了丝巾,看到是克克,温柔地笑了。
十来天没有见她,似乎陆一玫的气色真的好了很多。她本来就是个美人儿,这段时间休养得宜,皮肤也显现出来光泽。
她拍了拍边上的空位,克克于是也坐了下来。院子里晒太阳的病友很多,有不少人正在打牌、下棋,或者聊天,显得闲适又自在。如果不是穿着统一的病友服,乍一看,真是容易让人忘记了到底是在疗养院,还是在什么公园之类的休闲场所呢。
陆一玫让克克坐了,却不急着和她说话,只在那里静静坐着,似自得其乐。克克把买的水果递到她面前,陆一玫看了也不客气,拿了其中的香蕉,又递给克克一根,剥了皮,吃了一口说:“这里病房不能放水果刀,香蕉这样的水果最好!”
芝麻蕉皮薄而肉质绵软,克克觉得自己选的不错,再看看陆一玫吃得开心的样子,心想,今天算是不负妈妈的嘱托了。
她再看看陆一玫今天的好气色,觉得也许哥哥刘榛是对的:可能陆一玫真的不适合那里的环境,到了这里,似乎她就好了。至少看起来平静,不像刚看到她时的样子,憔悴而忧郁。
“你气色看起来很好,一玫姐。”
“真的?”陆一玫对她笑了一下,“可我觉得闷,这里比较无聊,出去也受限制。”她抬头看看天空,阳光灿烂,她眯了双眼,对克克笑笑,又说:“你哥昨天给过我电话,我和他说我好了,不想再住在这里。他说会帮我想想办法,和医院沟通。”
“那很好啊。”克克真心地说。
陆一玫没有说话,看着前方。克克顺着她的眼神望去,院子对面,有两个老人坐在那里。老奶奶坐着轮椅,老爷爷挨着她坐在长椅上。老爷爷正卖力地捏着老奶奶的一条腿——她的一条腿整个放在他的双腿上。两人的头发都白了,那场面看起来很是温馨。
陆一玫看着克克,说:“觉得很美好,很温馨吧。”
“嗯!”
“老太太是忧郁症,很严重的那种,好多年了。”陆一玫说,“边上的是她老公。”
“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白头到老,不是挺感人的?”克克听出陆一玫的语气里有点别的含义在,于是问她。
“听说,她老公以前对她不好,所以得了忧郁症。到了这把年纪,也没有好透。她老公现在几乎就是住在这里,照顾她、陪她。”
克克听了很感叹,这世间的所有美好,难不成都有前因后果需要追溯?知道了原因,有的时候反而会觉得不愉快也不那么美好了。克克又看看陆一玫,心里想着她方才的故事是否也有影射刘榛的意思呢?刘榛对她究竟算好还是不好,她无从得知,不过,她却突然有点好奇。
“你和我哥是怎么认识的呢。”她印象中,陆一玫是学艺术的,和学医的刘榛似乎没有什么交集。
“他研究生的导师和我的导师是好朋友。”
“介绍的?”
陆一玫点点头。
“我毕业的时候,在学校开过个人的画展,他被他导师叫来看画展,我们就这样认识了。”陆一玫的眼神变得悠远,似乎又看到了当时的情景。
“你学的什么专业呢?”
“国画。”
“噢”,克克点点头,觉得陆一玫的气质和她的专业是符合的。她是温婉而美丽的,就像一幅赏心悦目的雨后山水图,克克虽然不懂艺术,但是感知却很敏锐。
“我出去已经五六年了,已经生疏了。”
克克反应过来,陆一玫说的是她的专业。
“你知道么,绝大多数外国人不懂国画艺术。”陆一玫有点苦恼地笑了笑,又说:“其实国人也不怎么懂。”
“现在书画投资,是大热呢。”克克说。
“对,是为了投资,和喜欢不喜欢没有关系。”
克克沉默了,有点理解陆一玫怀才不遇的无奈。
“其实,刘榛对我很好。”陆一玫的谈话时跳跃的,这么快就回答了克克在脑海里盘旋但是不敢说出口的疑问,克克也很意外。
“我们只是不合适。”
克克听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和刘榛……你哥不太亲密,对么?”
陆一玫未免太直率了些,克克有点尴尬地说:“其实还好,主要是他比我大太多,代沟明显。我上小学的时候,他都上大学了,很少在家里住。”
陆一玫了解地点点头,“其实他人真的很好,我们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完全可以不管我,但是仍然为我安排了一切。”她说着,看看克克,又说:“我的意思是,其实他是很值得依靠的人,很像个大哥的样子。以前,也许只是你没有机会了解他。”
“嗯。”克克也只能点点头。
“你也是。”
“诶?”克克不明白陆一玫的意思。
“你是个很单纯的人,和你哥哥一样。”
刘榛单纯么?克克歪着头想了一下,没有感觉。也许陆一玫说得没错,只是自己真的不了解他罢了。
“我挺喜欢你的,刘克遥,我以后叫你小遥吧?”陆一玫说。
“大家都叫我克克。”克克急急地说,说完红了脸,心里想着陈南的话:“以后我叫你‘遥’吧。”
陆一玫倒没在意,说:“好,叫你克克。”她看着她,又说:“你可能会奇怪,我为什么在你面前帮刘榛说好话。我只是觉得,他为了我做了这么多,我也想为他做点事情——让他的亲人了解他。他现在和我也差不多,就是一个人,很孤独。”
克克沉默了,低下头想想陆一玫的话没有错。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让你了解他,你哥哥是个好人。”她抬眼看看天空,阳光依然刺眼,她轻轻地说:“身边的同事也好、熟人也罢,都抵不过一个了解你、懂得你的人在身边重要。以前我不懂,现在懂了,似乎也晚了——我和他都错过了。”
“既然现在明白了,你们再重新开始也来得及。”克克突然有点心痛的感觉,朦胧地觉得“错过”是个很糟糕的词。
陆一玫看着克克笑笑,轻轻地摇了摇头,她们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