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8 章 第八章
第2节 粉色郁金香花海

 

周一下课时,杜萍叫住了陈南。
“下周省里有个中英教育研讨会,翻译不够,你有空么?”她经常给陈南介绍活。
没料,陈南听了却抱歉地对她笑笑:“对不起,杜教授,我最近恐怕都不能接活了,有点忙。”
一个学生还能忙什么?忙功课?怎么会呢,系里的功课对陈南来说实在太容易了。杜萍觉得奇怪,以往这样的机会,她给陈南,陈南都不会拒绝,即使在忙碌的期末也如此,今天怎么说忙,要推辞呢?
她看看陈南,这个年轻人,她是看着长大的。自“那件事”以来,倒真的很少见他这样清朗的神态了,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在了他身上吧?恋爱了?杜萍想到这里,不再说什么,只笑着说:“忙就算了,回头你想做的时候再告诉我就可以。”
陈南对她点点头,说了句:“谢谢你,阿姨。”他没有再叫她教授,而是用了儿时的称谓,杜萍听了觉得亲切,觉得陈南是聪明的,知道怎么讨人欢心。她目送着陈南往中大楼那边过去,笑笑没有再言语,走回系里。
克克已经在中大楼这里等他,她也刚下课。看见陈南朝她这里过来,她笑得有点腼腆。
陈南走到她面前,对她笑笑,说:“等很久了?”
克克摇摇头。
“一会儿我没课了,你呢?”
“我也是,下午有节选修课,不打紧。”
“选修的什么?”
“古诗词吟诵。”
陈南脑海里想象着一帮现代装束的学生,在教室里摇头晃脑地唱着古诗词,确实有点傻气,便笑笑问她:“去植物园吧?”
哪里都行,克克想,答应道:“好”。
植物园是N市东郊景观区的一个著名园子,分南北两园。南边那个是新园,主要有两个温室观赏区,养育着温带不易种植的奇花异草。北园则年代久远,最早是研究植物为主的机构,后来慢慢种上各种适宜本地气候的植物,成就了“植物园”的名声。
陈南和克克坐公车到了植物园,他带克克进了北园。在门口检票的时候,克克读了门口的海报才知道,这里正在举办“郁金香花展”。
即使郁金香不是你最喜欢的花,也难以不被它特别的花型所吸引。每束郁金香都是修长的、唯一的花朵含苞在顶端。无论是单独看还是它们被有意分色成片地呈现在你面前,都惹人注目。
四月微风吹来,这院子里高的只有树,没有了楼宇阻隔,那风儿撩动着郁金香的枝叶,顶端的花朵迎风翘摇,似对游人微微点头。克克暗想,这花儿就好像一个高贵的女子,用她迷人的姿态展现着独属于她的优雅美丽。
陈南见克克微笑,说:“真的很美。”
克克看向他,也笑着点点头。
如果进门主干道上的郁金香还是中规中矩的一团团、一簇簇,那右边一条小路上了坡子后的别园里,郁金香就是另外一番旖旎景象了:那是夺目鲜亮的黄色郁金香,好像舞者飘逸的水袖似的悬浮在青草地上。风儿吹过,那水袖呈现出小小的波浪,动态唯美。那美态是如此新鲜、靓丽,让人看了觉得内心也充实起来,一种特别的满足。
他们伫立在这片“水袖”前呆了一会儿,克克突然发觉自己和陈南不说话,也不觉得有冷场的压迫感了。这种不说话也觉得没什么的轻松,让她微笑。
别园的场地很大,往里走是一片酱紫的郁金香,浓得发黑的花朵,好像天鹅绒般的魅惑身姿,迎风摆动时,充满了挑逗与危险,让克克想起一句话:美丽的东西都有一定的危险性。
正在发呆,陈南碰碰她的肩膀,示意她往另一侧的树后看去,克克只看见隐约一点粉红的影子,“是粉红色的郁金香么?”她问陈南,陈南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执起她的手,从从容容地带着她往那片树林后走去。
就这样被他牵了手,克克却没有原来预想中的惊喜、雀跃、颤抖、心跳加速。那感觉如同顺流而下的摩西被人拾起,是否命运被改变的瞬间通常就是如此不经意、又自然?
他的手是温暖的,暖了她有点微凉的小手。四季中,唯有炎热的夏季,克克的手才不会冷。小时候她喜欢把手放在父亲的口袋里,让他搀着。大了,她喜欢把手放在父亲的腋窝下面取暖。父亲对她是宠溺的,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记忆珍贵,她永远不会忘记。今天触到了他的手温,感觉是这样熟悉,也许触及你心的温暖,都是相似的……
她的手,很小、很纤细,微凉,让他心生呵护。没有事先预谋,带着她去看他眼里的美丽,牵她的手,于是似乎也不需要得到允许。
当一大片粉红的郁金香映入克克的眼帘,她禁不住有点感动——粉红色是她最爱的颜色。每一朵郁金香的花瓣边缘,都抹了一层淡淡的粉白色,不知道是不是嫁接技术的局限导致这样的颜色,但是在克克眼里,正是因为如此,粉红的郁金香看起来才不显得单调。
陈南对她说:“给你拍张照吧。”
克克笑笑答应,和陈南松了手。她今天穿了一件粉蓝色的毛线外套,笑笑地蹲在这一片粉红前面,陈南用手机给她“咔嚓”了一张。
她笑着跑过来,看看陈南手机里的自己。突然想到了一个小时候在卡通里看的典故,就问陈南:“你听过郁金香的传说么?”
陈南看着她,“郁金香的传说太多了,是哪一个呢?”
“就是说郁金香来历的。”
陈南摇摇头。
她说:“很久以前,有位贵族的女儿,到了结婚的年龄,来了三位男子向她求婚,给她三份不同的聘礼。第一位是位王子,他送给了她象征权利的皇冠。”克克边说着,边看看陈南,陈南又执起她的手,他们开始围着这一片粉红慢慢地走。
“第二位是位勇士,送的是一把家传的宝剑,象征着他的勇气。”陈南听到这里对她笑笑。
“第三位是位有钱人,他送给她金银财宝,告诉她自己富可敌国。”
“后来呢?”陈南问她。
她看着他说:“那个女子很痛苦,她不能放弃任何一个,所以就变成了一朵郁金香。”说着她带着陈南在花前蹲下,指着一朵花说:“花朵是皇冠,叶子是宝剑,至于财富么,就是它的球根。”
陈南听到这里笑了,说:“这个故事真是一点都不美好,三个愚蠢男人和一个贪心女人的故事。”
克克听了,也咯咯笑起来,她最初看这个故事的时候,也觉得如此。
“我一开始知道这个故事的时候也这样想,觉得这里面的男人很傻,女人呢也很贪心。”
陈南含笑看着她,等她继续说。
“不过现在想想,她也许是同时爱上了三个人,无法抉择,最后只能变成一朵花,这样才可以同时拥有他们三个,这样看来,这个故事也挺忧伤。”
陈南听了她的话,说:“你说这样的话,听起来倒有点像是个学中文的了。”
克克觉得他的点评奇怪,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中文系的女孩,大多比较悲春伤秋,一个简单的故事也会被你们往伤感里引申。”
那就是在讽刺我啦?她心里有点小不满,“这么说,我平时不太像中文系女生啦?”
陈南抿嘴一笑,答道:“像,很抒情。”他想到初见她时的样子,抱着树——全身心抱着,宁静安心的神态。克克是个珍惜每个美好小时刻的人,那就是她给他的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