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8 章 第八章
第3节 告白

 

他们转到将近一点才结束,在园子门口,有人在卖玉米。克克拉了拉陈南的手,说饿了。
陈南本想带她去吃别的,看看克克笑眯眯地提议要买玉米吃便问她:“吃这个就行么。”克克起劲儿地点点头,说:“我是‘玉米杀手’呢。”
陈南笑出了声,买了两个甜玉米,又买了两个糯玉米。玉米原先一直放在蒸锅里热着,克克啃着,觉得很暖、很解饿。她吃着,又抬眼看看陈南,心里傻傻地想:“原来帅哥啃玉米,就是这个样子的:也很帅、很斯文、很从容、很优美……”克克觉得自己真是好运气,和这样的人牵手一起啃玉米。
正想着,陈南又递给她一根,说:“‘杀手’再来一根?”她这才发现,自己手中的已经被“消灭殆尽”。不由得不好意思起来,她吃得这样快,刚才在他眼里,那吃相,不知道是怎样一番“如狼似虎”的样子。
她红着脸说:“我如果没课,一般早早就去吃饭了,所以饿了。”
陈南低头看着她,微笑着说:“我喜欢看你大口吃东西,我觉得女孩大口吃东西,看起来很健康、不做作。”
他一定是觉察出她方才的不好意思,才这样好言安慰她么?克克仔细研究了下陈南的表情——相处几次下来,她现在已经可以比较镇定地盯着他看了——似乎不是假意,陈南也许真的喜欢看女孩认真吃东西。就像他说的那样,“很健康、不做作”。
他没有注意到她盯着他看似的,带她往公交站台走,边走边说:“你那位朋友,叫赵晓涵的,也是这样的感觉,她和你关系一定很好。”
她脑子里闪过赵晓涵咋咋呼呼的样子,突然笑起来,她看着陈南说:“她哪里是不做作,简直就是不拘小节、不修边幅了。”
陈南对她抬了抬眉毛:“会么?我觉得你的朋友挺真实,挺简单的。”
克克暗想,是真实!是简单!如果晓涵知道陈南这么夸她,估计要笑岔气。
陈南看着她,说:“我觉得,想知道一个人怎样,可以看看她的朋友怎样。你的朋友们,看起来不错,似乎都是善良的人。”
这句话,说得有点一本正经,让克克明白他方才提晓涵的意思——那就是说她也不错了。想到这里,又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那墨斗不是也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人以群分”的关系,而仅仅只是从小就认识,他们又怎么会走动得如此么频繁呢?
想到这里,她又想起一个人来,问他:“你上次和我说的发小小雅,她也是你的好朋友,对么?”
她的话惹他低头仔细地琢磨了她一番,一会儿他才笑着说:“我们几乎是一起长大的,有段时间,她就住在我家里,很好的朋友。”
为什么会住在他家呢?她奇怪,但是却不太好意思问,她想疑问地望过去,期待他的解释。他却正好一低头,没有看她,却注视着他们握着的手,他轻轻抬起它们,这才盯着她的眼睛问:“我的心意,你明白么?”
他突然这么一问,让她一瞬没有反应过来。随后她脑子飞快地动起来,想有所反应,有所明白,但是突然又觉得有点糊涂,只能懵懵懂懂地看着他。
他毫不在意她的糊涂似的,定定看着她:“遥,我很中意你。”
说完这个,他也觉得惊讶。他本来可以说,喜欢和她一起,喜欢和她“相处”,或者像偶像剧里男主角常说的那样:“某某某,我们交往吧。”可是这一切,他都跳过了,直接到了“中意”的阶段。
他摇摇头,自己真说了这样的话?
 
克克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她有点冲动想让他再说一遍,可是又看他说完后摇了摇头。这个摇头是什么意思?不对么?
看了她的反应,陈南始觉自己摇头摇得很不适当,恐她有误会。随即说:“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小雅奶奶是一手把我带大的人,她是我很重要的朋友。”他说着,又握住她另一只手,他看着她,想着,自己竟会这么快说出心意。其实,觉得他们一直自自然然,似乎不说也可以互通心曲,可方才,自己就那样说了,却也不觉得特别突兀,那话顺嘴就溜出来。
原来,所谓“告白”,似乎也不需要那么多勇气。
他们双手都握着,其中一双手里还握着玉米棒子,那情景在外人看来有点滑稽、好笑。可是却让克克感动莫名,她觉得自己快要哭了,她低头悄悄说,话里也带着点颤音,“我知道你的意思。”她说完这话,却半天不见他有反应。再抬头看他,他还在等她。她想了想,又红着脸笑着说:“你的心意我也明白。”
他这才笑了,眼里满满都是欣慰与释怀,还有一点松了口气后的轻松,是原本怕她不明白、不喜欢么?
即使知道她也是喜欢自己的,但非要她说也明白,他才觉得放心。
公车半天都不来,他们当然也不着急回去。上午一直是接近阴天多云的天气,但是到了这会儿,阳光渐渐出现。春日午后一两点钟的光景,人渐渐有了暖意。
克克摇了摇他的手,对他露出弯弯的一对月牙笑眼,“我们走走吧。”吃完玉米,她的胃好了点,不再饿了。刚才他说的话,也让她觉得心里充实而体态轻盈起来,这便是“有情饮水饱”么?有情,也不觉得身体累了。
陈南笑吟吟地牵着她的手,两人慢慢顺着东郊的景观路走去。
“之前,我以为你是外地的学生。”陈南对她说。
“为什么?”
“你好像天天都在学校晃,还住校。”
“我申请了宿舍,后来申请的,所以住的是混合宿舍——我们宿舍只有晓涵和庞轻同系,但是也不同年级。”
“周末也不回去么?”
“我妈妈很忙,她是市立医院的副院长。老是有做不完的手术,现在去云南做医疗援助去了。”
陈南停下脚步,看看她,问道:“你爸爸呢?”
克克咬了咬下嘴唇,挤出个笑容,想显得云淡风轻点,“我高二的时候去世了。”
陈南很意外,他惊异地看着她,她的脸蛋儿平和,语气也很平静,他突然感觉有点心痛,但是终究只能说句“对不起”。
克克轻轻摇摇头,表示没什么,“是心脏病,之前我们不知道他有这个毛病。”
陈南点点头,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亲人的离去,是记忆中永恒的悲伤,陈南了解这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