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8 章 第八章
第4节 小风波

 

从东郊回到学校,已经快接近傍晚。陈南问克克要不要吃饭,虽然时间尚早,克克不觉得饿,但是想和他多呆一会儿,两人在校门口吃了牛肉拉面。玉米也啃了,拉面也吃了,这两种东西本来和优雅是联系不上的,但是克克已经不在意了。
在她原本没有谈过恋爱的脑子里,总是担心着在心仪的男生面前自己该怎么表现。甚至为怎么和对方说自己要上厕所而头疼,现在和陈南在一起,却非常理所应当地做着平时的自己。
好像歌里唱的那样,“you don’t have to change a thing ,I lov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他们是不是到了“love”呢,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自己是陈南“中意”的,她突然有种自信,自己也不需要“change a thing”,陈南一定是喜欢这样的自己的。
走在学校的林荫大道上,梧桐树已经透出了绿,虽然那绿叶还很幼小,但是那绿意不可遏制地已经印到了人的心里,可以呼吸到,也可以听到。那勃勃生机,如箭在弦上,再过几个月,满目的绿色便会不可回收地映人眼帘。克克和陈南彼此的心里,也长着那抹绿意的种子,正带劲儿地发着芽,好像杰克的种子般,快速地长着……
两人慢慢往克克宿舍走去,途径外语系的时候,彼此心里这份诗情画意突然被打乱:系里急急走出两个人,女孩快速地走在前面,后面的男生追着他,似乎在解释——是钟晶雅和殷学翰。
“钟晶雅,那确实不是我的意思,如果周曼这样和你说了,我替她向你道歉。”
听了他的话,她停下脚步,回头看看他,语带讽刺:“你可以代替她向我道歉?”
殷学翰低了头没说话,她看了冷冷一笑,说:“看来你们互作代言已久,那天,我就可以权当是她在代替你对我说那些话。”
殷学翰走到她面前,歉意地笑着:“她就是这样想什么做什么的性格,你不要介意。她对你有误会,以为你要争,这是她太幼稚。”
“她不幼稚,是你幼稚。”
殷学翰一怔,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对这次的交换就没有兴趣呢?”钟晶雅说。
殷学翰听了她的话,正不知如何反应,一抬眼却看见克克和陈南走到了近前。克克的表情是奇怪,纳闷的。陈南看他的眼神却冷漠、淡然又有点讽刺。
钟晶雅也看见了他们,虽然有点不解陈南为什么会和这个女生在一起,但是她仍然不管不顾地挑衅地看着殷学翰,说:“我之前确实没兴趣,不过你的女朋友对我晓以利害,我才知道当交换生有这么多好处,即使是马来西亚也无妨。我为什么就不能再对它产生兴趣呢?”
殷学翰看了看小雅,闷声来了句,“不管怎样都好,学生会里的工作,还希望我们能共同合作。”
小雅笑笑地看着他:“我几时说不配合了?我只是提醒现任学生会长的你,我们该组织进行新一届会长的选举了。这也是符合学生会的规定的呀!”
再争下去,已经没有意义。周曼对小雅的出手,绝对弱智而且后患无穷,现在就是后果的开始。殷学翰在心里埋怨着周曼的不智,点了点头,退了一步:“你说的没错,是我反应过度了。”说完他看了看克克,转身走了。
小雅生气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半天才平复似的,看着陈南说:“你是对的,他就是伪君子一个!”
克克觉得有点尴尬,和小雅正式见面,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那殷学翰上次帮过她,她对他印象还好,小雅则是陈南的朋友,两人刚才在这里剑拔弩张,从他们对话里,她大概也猜出他们争什么。
那都是她不太在意的事情:什么学生会长啊、交换学生啊,一方面她不懂这些,另一方面她也不关心。可是碍于之前和他们的牵扯,似乎又都和她有关系了。
陈南倒不需要摇摆,他肯定站在小雅这一边。他走过去,拍拍小雅肩膀,把克克介绍给她。
“这是刘克遥。”
又看看刘克遥:“钟晶雅,小雅,你们见过的。”
他是指在地铁里?克克暗想,对钟晶雅笑着点点头,她笑得有点腼腆。虽然知道小雅是美丽的,但是这么近的看,她是第一次。
她有着精致的五官,:一双被细细勾画了眼线的大眼睛,即使还残留一点余怒,依然顾盼生辉,漂亮得让人不敢直视。她的鼻子,小巧挺直,形容美好地给这张漂亮的脸蛋定下一个完美的基调——难怪那么多明星要整鼻子,鼻子真是五官里最体现风骨的一个了。
可能刚才说了太多话,她的嘴唇有点干,唇纹明显,但是嘴型精巧,大小适中,涂着淡淡的裸色唇彩,让人心生怜惜,让克克想起小说里写的“她的嘴唇让人想亲吻”。
她的个子高挑,穿着偏高一点的灰色高跟短靴,四肢修长,姿态秀美地立在克克面前,她也在笑,还有点疑问,看看她又看看陈南。
克克知道她在奇怪什么,在这样一个美人面前,克克突然觉得自己瘦小、干瘪、粗糙又青涩。
她是有多想像小雅那样美貌超群,仪态万方呀。庞轻是帅气的、英姿飒爽的;晓涵是灵动的,晃人眼球的,但是只有钟晶雅的美丽是无可争辩的。更何况,她有着这样夺目的气质?她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令她懊恼的想法:这么多年来,陈南都是瞎了不成?
想到这里,她再看看身边这位“睁眼瞎”——陈南和她的手还牵着,浅笑着,他也不做解释,只是静静看着小雅。
小雅的心里也翻涌着,百转千回,但是被她忍住了,不便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陈南是喜欢这样的么?”
没错,眼前这位叫刘克遥的女孩是可爱没错,但是似乎除了可爱,便没有什么了。陈南是出众的,墨斗也是出众的,所以作为他们朋友,她也一直努力“出众”着。
可看看这位被陈南温柔看着的女孩——他们甚至已经十指紧扣了——她的头发普通:松松地披着,发量尚可,但是没有什么质感;她的五官还算秀气:也许化化妆会不一样,但是最多也算中人之姿;她的个子也一般:只到陈南嘴巴那儿;她的穿着更是平凡:毛线外套、牛仔裤,平价板鞋,款式也稀松平常;她甚至背了一个现今大学生都不怎么乐意背的双肩背包,小雅心里转念一想,不过这个背包还是可以接受的,纯粉红色的jansport,和她的气质还算搭调。
一个纯纯的学生妹,钟晶雅这样判断着。
但是她嘴里却打着趣,和克克开起玩笑:“啊,原来你就是让我们最近看不到陈南的原因么?”
她的玩笑可能过于熟稔,让克克红了脸。陈南紧了紧她的手,示意她别介意,她于是想,也许小雅就是这样爱开玩笑的个性。
小雅笑起来,她的笑声也是克克记忆中的好听悦耳:“杜教授给我介绍一堆活,她说你忙都推了,谢谢你,我可以大赚一笔衣服钱了!”
克克好奇地看看陈南,他们在说什么,她完全不知道呢。她于心里有点羡慕他们的默契与熟悉。
陈南笑着说:“忙点好,人会充实,就不会胡思乱想。”
虽然他话里没有恶意,但是小雅明白他话里有话,她淡淡一笑,对克克眨眨眼,说:“不打扰你们,你们慢慢转吧,我走了。”
说完,她潇潇洒洒地离去。陈南低头对克克笑笑,克克看看他,又低头说:“她好漂亮啊。”
陈南听了,看看小雅远去的背影,眉头轻轻一皱,似有担忧,但随即又看看克克,只是一笑,便和她往宿舍去。
到了她们楼下,他问她,“哪扇窗户是你宿舍的呢?”
她抬头指给他看了,陈南笑笑,说:“你进去吧。”
克克对他点点头,有点舍不得,他又说:“明天,我再来找你,明天晚上你有空么?”
“明天白天也没什么要紧的课。”克克说完红了脸。
陈南听了眼里也盈满了笑意,说:“白天好好上课吧,晚上我们出去玩。”
“玩什么?”
“到时候不就知道了,肯定让你满意。”陈南说完对她眨眨眼睛。
克克听了心里一动,慢慢和他松了手,突然想到什么,对他说:“你等我上去。”
陈南点点头,目送着她跑进宿舍楼去。
克克气喘吁吁跑到楼上,一进宿舍,傻了眼——宿舍里只有晓涵回来了,她正把先前晾在宿舍走廊的内衣裤一件件往窗户外挂去。天哪,陈南岂不是看到了!
她急急忙忙上前要阻止,一急起来居然连话都忘了讲,只能“哎、哎、哎……”地喊着,正把内衣晒出去的晓涵回头看她,问道:“你乱‘哎’什么,慌慌张张的!”嘴上说了,手上的活倒是干得麻利,边说边晾好衣服,把窗一关。
克克看着她,忘情地骂了一句:“你脱线啊,快晚上了,晒什么衣服!”
晓涵眨眨眼睛,不明白克克干嘛那么抓狂,愣愣地说:“白天你们把这些晾在走廊上,中午我没回来,你们也不管。现在不吹一吹,到了要穿的时候,又觉得没有被吹透、晒好,所以我就拿出去吹吹了。”
克克懒得和她理论,气呼呼地打开窗户,想要亡羊补牢地赶快收回来,猛的又觉得徒然。鼓足勇气,朝这片花枝招展的内衣裤外望去——陈南正忍着笑,在那里等她。
赵晓涵绝对是个坏事的家伙。本想自己到楼上,和陈南挥手告别的,那样多浪漫?多温馨的?
现在基本上成了个大笑话。日后想想,两人牵手的第一天,告别时中间隔了这许多裤头、胸罩……啊……克克想遮住自己的脸,那晓涵已经从边上探过身子来,看看下面,“噢——”了一声。克克听了,只想把她丢出去,管她残废还是死翘翘呢。
陈南在楼下,强忍住笑意看着她,看她慌慌张张的样子很好玩、很可爱。她尴尬地朝他挥了挥手,他抬了抬头,也朝她招招手,却没有急着走。她见他掏出电话,拨了号码,她电话响了,拿来一接。
他说:“明天见了……刚才很好玩,亏得你提醒我别走。”说完就“呵呵”地笑出了声。
陈南笑得很好看,他周围来来往往不少人,被他吸引过去,又顺着他的眼神朝克克宿舍窗户望去。克克对电话说:“我要关窗户了。”说完也不等他点头就先从窗口闪回了身子。
陈南说了句好,又说:“明天见!”
克克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看着晓涵还在窗户那里张望,克克没好气地说:“还不够现眼啊,还不把窗户给我关了!”
晓涵关了窗户,耸耸肩,一派烦不了的作派,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说:“没关系啦,本舍女生上围都很可观,有啥好怕,你还是‘C’呢……”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克克扑倒,克克想掐死她的心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