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8 章 第八章
第5节 你从未发现

 

陈南出校门的时候看见钟晶雅没走,她在东大门那里等他——他必经之路。
“有空?”
虽然奇怪她为什么还没走,陈南仍点点头。
“我有事和你说。”
她们去了葡式蛋挞的二楼露台,那里有两张桌子,都没人。到了傍晚5点半的光景,太阳还没有西沉,白天已经越来越长。先前的太阳把座椅晒得很暖,人坐着很舒服。
小雅要了个大大的意式冰激凌,五色水果片放在杯子里,还零星缀了不少核桃仁。
陈南只要了红茶。
小雅问他:“不要点甜点么。”
陈南摇摇头,他好奇小雅要说什么。这段时间以来,小雅越来越让他琢磨不透。以前和她在一起,她常常提起话头,他就知道她下面要说什么。可是现在不是这样,他只觉得这段时间她变得太快。
火锅那天,他以为她已经没事了,不再钻什么牛角尖。可今天看她在殷学翰前咄咄逼人的样子,她又似乎已经不在意之前在系里塑造的可亲、可爱的“和平主义者”形象——她难道真的想争今年的交换生名额?
“你今天晚上不用陪你的小女朋友么?”小雅用勺子戳了几下冰激凌,却没有吃一口,抬眼问他。
小雅的口气,让陈南蹙了蹙眉。直觉出她的不友善,但是他旋即又想,克克确实“小小”的又可爱。也就没再让自己往深里想。
“她确实是我女朋友。”他说着,看看小雅,她的勺子停在半空中,她的眼睛里没有情绪,让人看不出她的意思。“明早要交几个稿子,今天晚上要开夜车了。”他淡淡地,岔开话题。
小雅笑了:“看来你最近没少花时间谈恋爱。”
陈南不再回避她,看着她问道:“小雅,你要跟我谈什么?”
一句话把小雅问住了。
是呀,谈什么呢。她在心里想。刚才看他们手牵手回学校,她正和殷学翰争执着。即使在吵架,她依然占着上风,为什么?因为她其实不在意那点破事儿!她就是想看看殷学翰慌张的样子,很好玩,因为很可笑。没错,她本来就不是特别在意交换学生的名额。
她做事,从来都是直来直去,一点也不曲折。就像之前她想去美国,眼里就只有美国,没有考虑过其他。
可是陈南今天让她明白自己一直错了——她早已不是对所有想要的都充满勇气,好像一马当先的勇士那样对目标不顾一切了。那层薄薄的纸一直不曾被捅破,今天才知道晚了,难道就没有机会了么?
原本自己的生命中,除了出国、陈南,其他一切都可以手到擒来。出国,也许用尽一切手段终会成功的。可是陈南不是。
她觉得挫败,想想最近的一切,自己竟然一事无成。
她看着陈南,他的双眼平静如镜,没有流转的眼波——就像方才他看刘克遥那样,他从没有那样看过任何一个女生。对那些漂亮的女生,包括对自己,陈南会欣赏,会赞叹,但是也只停留于欣赏、赞叹。而没有今天他看刘克遥的那种:那是真正的喜欢、爱慕,和不曾掩饰的希望——希望被喜欢、被爱慕——陈南在那女生面前,放下了自己的架子。
她认识的陈南,从来都是骄傲的,当然,他没有理由不骄傲——他的家世、他的条件等等。虽然他的骄傲很内敛,但是却从骨子里透出来,慢慢在他周围镀了层透明的膜,即使她和他这般熟了,也无法参透。
她和他曾经是N师大绯闻中的“一对璧人”,但于她,这件事本身是很可悲的,因为她知道也仅止于绯闻了:他们没有可能。陈南只待她似发小,似朋友。他可以为她做所有朋友该做的事情,好像那天在小广场那样心甘情愿地听她发牢骚,忍受她的脾气,甚至她的不美好。可是只限于此。曾经为此,她觉得幸福、觉得美好、觉得心满意足。直到看见刘克遥和他十指紧扣……
陈南对朋友和爱人分得很清,如果说以前,她只是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这点,那今天她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
你从未发现么?她在心里这样问着,呆呆地看着他,这一刻,她忘记了要掩饰自己的情绪。看她如此,坐在面前的陈南一怔,慢慢将视线落到了面前的红茶上。
一条细细的,细细的雷线清晰地展现在二人的眼前,谁愿意先去碰触?
你真的只把我当朋友么?陈南在心里问着,但是没有问出口。过去的这么多年里,他也曾间歇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当怎样的时候呢?没错,每次,小雅这样看着他的时候。虽然,近几年,小雅已经很少这样看他了。他几乎以为,以往的几次都是他的错觉。
他是个自私的人么?沈彬问过、墨斗问过、妈妈都曾委婉地问过他,都被他自以为明确地否认过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态度够坦荡,于是大家都可以和他一样坦荡的面对。
谁说男女之间没有纯洁的友谊?不对,应该说,正是因为自己没有别的想法,他觉得对她可以比对普通朋友更好,而显得自己光明磊落。这么多年,是自己错了?
从什么时候,小雅对自己有了超越友谊的感觉?如果她真的如此,他可以推得一干二净么?想到这里,他抬头看看小雅。
她已经不再看他,只盯着露台上的盆栽有点失神。她是个美丽的女孩,陈南在心里想着。他早应该奇怪的,为什么佳人身边一直没有良伴?是他无意间耽误了她吧:他们在一起太久,一起上下学,在众人面前出现,被人们看成一对,难道他不知道?如此看来,他似乎也有点责任。但是他无能为力,以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他喜欢她,但是不是“那种喜欢”。
他很清楚,一直以来都没有改变过,是她变了么?
“我想和你说的是……”她静静地,仍是盯着旁处没有看他,“无论我今后做什么,都别对我失望好么?”
陈南疑问地看着她。
“你记得查理么?”
陈南想了想,是留学生院的一个美国留学生,他们做互动活动时见过几次,他点点头。
“他说他可以带我走。”小雅仍然没有看他。继续道:
“好长时间了,他说这些,我都当他开玩笑。可是那天我被拒后,就突然想到他,奇怪吧,一下子就想到他。”
陈南的眼神变得严峻,他一字一顿,清晰地问她:“你在说什么,你自己知道么?”
“知道啊。”小雅轻飘飘地说,终于鼓足勇气看向他。
“你喜欢他?”
“你这不明知故问么?”她笑得有点悲凉,觉得自己像个可怜人,想假意跳楼来挽回他的心意。
“你是什么意思,你怕我对你失望什么?”
“不管是什么。”小雅垂下眼睛,她的睫毛很长,垂在她眼前,形成一道浓浓的黑色暗影。
陈南叹了口气,红茶凉了,这么久时间,茶包一直放在杯里,他一口也没喝,他已从心里泛出了苦涩。
每个女孩都该有个护花使者,小雅的不是他。
对不起……他在心里说。
不知过了多久,露天的光线已经不够,地灯开了,恍惚着照着他俩。
“既然已经决定,又为什么要在意我的看法?”陈南低低地说,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你对我很重要!”她的声音也很低,很沉,说出这些,她突然觉得轻松,她至少说了一半真话,还有一半就藏在心底吧。

他看着她,直觉他们是曾经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人,今天,来到了交叉点,选择了不同的两条路,但是,谁也不能改变,曾经在一起走过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