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8 章 第八章
第6节 越洋电话

 

忙到晚上11点半,陈南才回到自己的租屋,他没换鞋就径直进去,倒在沙发上,半天都没有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座机响个不停,有很长时间他都没有听见,等他反应过来要接时挂断了。没一会儿,手机响了。他看看来电显示,坐起来,深吸口气,按了接听。
“爸爸。”
“嗯,还没有回家么?”
“才到家。”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陈之又问道:
“你那儿不早了,饭吃过么?”
“嗯。”其实他晚上什么也没吃。和小雅分手后他本来无心工作的,但是这批翻译稿今晚必须出来,回家后他还是没办法专心,所以去了附近大学的通宵教室,一直翻到刚才。明天上午的课他不准备去了,好把剩下的完成。
“我没事,就是打电话问问你,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你们呢?”陈南总是顺带把陈之现在的家人都问到。
“我们……也很好……嗯……陈南,上次和你说过的事情考虑过么?”
陈南拿着手机,没有搭腔。
“你还那么年轻,转专业来得及。你不会告诉我,你真的喜欢目前的专业。”
“也不讨厌吧。”陈南轻声说。
“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你明白的,对么?”陈之说的很断续,陈南明白父亲的意思。陈之想让他到他身边,想让他换个专业,换个学校,换个环境……
“我再想想吧。”他敷衍着。
陈之那里又沉默了。半晌,他问:“你有女朋友了?”
陈南默认了。
“不是小雅吧?”
陈南苦笑了,好了,好了,他是罪大恶极了,连远在美国的父亲都要不放心地问问他。他和小雅在一起太久了,太近了,近得让所有人都产生了错觉。
“你不认识的。”
“我下半年会回来一趟,正好见见她。到时候,你最好决定好了,好么?时间过得很快,别错过了。”
“我明白,爸……”
“嗯?”
“谢谢你。”
陈之沉默了,“有什么好谢的。”过了一会儿,他才轻轻说。随后,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说:“艾尔去西北了,她让我问候你。”
陈南听了笑笑,说:“她如愿以偿了么?”
“嗯,她总算游历够了,愿意收心去读书了,她会是个好记者的!”
放下电话,陈南始觉有点饿了,他给自己拆了个杯面,烧了水,又躺回沙发……
……
有个女孩从后院的墙上翻下来,陈南看见正要喊,被陈宁阻止了。他看看陈宁,而陈宁却不看他,噙着笑,目送着女孩进了后门。
“谁啊?”
“艾尔,苏珊的女儿。”
陈南点点头,他这次来认识了苏珊。苏珊和父亲在交往,瞎子都看得出来,但是之前不知道她有个女儿——苏珊总在医院出现——陈宁昨天出院了,当然,是暂时的。他看看弟弟,陈宁嘴角边的笑意未散,好似羡慕、赞叹地说:“她很酷,对么?”
陈南耸耸肩——他一到美国就这个德行,入乡随俗——他方才没有看清楚那个女孩,印象中她就象只瘦骨嶙峋的猫,那跳墙而过的动作显得优雅而无礼,莽撞又翩然。
“她为什么要这样。”陈南皱皱眉。
“没有墙可以阻止她,她的座右铭就是‘over the wall ,just go!’。”陈宁说完,笑了,他苍白的脸上骤地泛出红晕,带着异样的光彩……
……
开水壶的哨子把陈南惊醒,他看着杯面有点愣神,想到自己是在烧开水,连忙跑到厨房。
四月初的天气,早晚寒凉。滚烫的开水在陈南面前规律地落入杯面里,水汽蒸腾……
他对艾尔的印象还停留在14岁,他们同年:他、陈宁、艾尔。
14岁的陈宁,永远14岁。
在起风的山坳里,陈宁的墓前,那个头发深褐色的女孩微张着东方人特有的薄薄的嘴唇,她的皮肤呈现着白人的白色,这一天愈发苍白,青筋明显,她琥珀色瞳孔变得深邃,她的声音不再跳跃,她看着他——陈南第二天要回国了——轻轻地说:“I love you……”
是“you”:你们,还是“you”:你?陈南觉得恍惚,风在山坳里盘旋,墓地的草坪被修剪的整齐,它们被风统一牵引着,来来回回形成小小的波浪,好像知道他的疑问似的,艾尔接着说:“……南……”
……
“你叫什么呢”艾尔第一次见到他,定定地看着他说,琥珀色的瞳孔带着疑问。瓜子脸,雪白的皮肤,西式的鼻子,中式的嘴唇——她是个混血儿,来到美国,陈南看过很多混血儿,真正好看的只有她一个。
“南。”
“什么意思?”
“南方。”
“你和宁一点也不像。”艾尔看着坐在身边的陈宁笑了,伸出一只手把陈宁的头发弄乱。陈南想阻止,但是看见陈宁似在享受的眼神,于是没有动作。陈宁是安静的,甚至是沉静的,在艾尔面前,他却变得生动。
陈南有点尴尬,直觉自己或许该走开,但是不知道怎么说,只能顺着艾尔的话说:“对……我们就是人们说的那种‘异卵双胞胎’。”
艾尔看看他又看看陈宁,坚持说着:“真的一点也不像……”
陈南心里知道,他和陈宁其实还是很像的。他们分享了母亲完美的脸型、父亲高直的鼻子,至于其他就不一样了:陈宁的眼睛像母亲,而陈南的像父亲;陈南有母亲的嘴唇,陈宁则有父亲的。他们身材相似,其实没有生病前的陈宁会更壮一点,即使生着病,他比陈南也略高几公分——人们总传说双胞胎里的弟弟会占点先天优势,但是人生不是决定于开始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