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9 章 第九章
第1节 变身

 

克克这天的心情一直很好,因为想着晚上和陈南的约会。他没有说去哪里,但是他说自己一定会满意,那肯定是个好地方。他们相处日益自然,她觉得很舒心自在。
不过到了傍晚后,陈南给了她一个电话,又让她有点不明所以起来。
“晚上6点,我来接你。”这句话倒没什么,紧接着他又说:“要打扮。”
这是什么意思,要打扮?是重要的场合?克克顿时有许多疑问,但陈南随后又说:“觉得为难的话也没有关系,那就不打扮。”
“咦?”克克益发奇怪。
那边陈南却不再说什么,叮嘱她要把衣服穿够,说晚上冷,然后就轻轻挂了电话。
她这边挂了电话,就不安定起来。她看看钟已经4点过半,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他就要来接她了。他说要打扮,可是她怎么打扮呢?
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头绪,她只有拨了他的电话,再问清楚。
“其实也没什么,我们要进一个会场,就只有会场那里人家会在意我们穿什么,进去了,就不重要了。穿得不要太休闲就OK。”
“可是我们到底去干嘛呢?如果我穿得太随便,人家会觉得我不礼貌吧。”克克边问,边看着自己衣橱里一溜排的“李宁”、盗版“阿迪达斯”、A版“ELAND”,边看这些边觉得,都不属于陈南所说的“不要太休闲”的范围。
陈南却似乎铁了心要卖这个关子,只说:“有小西装之类的么?”
“嗯,有的。”克克看看衣橱里有件白色的小西装,“白色的,可以么。”
“太好了!”陈南的口气让克克松了口气。
“你除了牛仔裤还有别的裤子么?裙子也行。”陈南接着说。
“有别的裤子,但是没有这个天气能穿的裙子。”
“裤子就很好,你再借双高跟鞋。”
“你怎么就断定我没有高跟鞋。”克克第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出了不满情绪。但是却只惹来陈南电话那头的笑声。
“好,那就行。嗯……我们六点半见吧。”他又“宽限”了她半个小时,“到时候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去。”放下电话,陈南心里想,自己这么做不过是想给她个惊喜,但是现在看来,似乎给克克不小的压力。昨天没有特意关照她穿什么,一是他没有想起来,二是他不在意她穿什么。可是他忙到今天下午时突然想到,自己虽然不在乎,但是也许克克在意,想来还是保险起见给她了个电话。现在看来,她那里是有得忙了。
克克放下电话,觉得有点烦躁,她把白色小西装和一条西装长裤拿出来,迅速地穿好,看看镜子前的自己,觉得此刻,稍微正式点的服装反而衬得自己更加傻气——一看,就是平常不这么穿的学生妹嘛。一点也不成熟,更不要提优雅。陈南到时候看了,不知道怎么想呢。
宿舍其余几个之前都没在,庞轻是第一个回来的,看见克克她也一怔:“穿那么正经干嘛,一点都不像你。”
听了她的话,克克挫败地坐下,说:“不知道有没有神仙姐姐,快把我变成美女吧。”
听了她这话,庞轻暗自笑了一下。心想:这阵子,不知道宿舍里这帮萝卜青菜在干什么,也不和我汇报汇报,有困难了才知道找我!
“要约会呢吧?”
克克听了她的话,却不急着回答,反倒问她:“你看我这身打扮,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你要帮我想想办法。”
庞轻问:“你们要去哪里?”
“他没说。”克克把方才电话里说的,对庞轻又复述了遍。
庞轻点点头,说:“那就是说需要打扮得落落大方就可以,不是特为要穿长裙晚装那么夸张。”
她说完,摸了摸克克的头发,又拉她站起来,让她转了个身,随后打开自己的衣橱,想想又关上,出了门,过了10分钟回来,手里多了样东西——简易卷发棒,许是在别的宿舍借的。
晓涵这空当也回来了,她急急忙忙扔了书包就要出去似的,连招呼都没有和她们打。刚回来的庞轻眼疾手快截住她:“我们要借你的衣服,我的都太长,克克穿不了。”
“随便,随便!”晓涵说了,抬腿就出了门。
庞轻把晓涵的衣橱打开,在里面翻了一下,拿出一件无领的浅粉外套,递给克克,示意她试一下。
这件衣服,克克认识,是晓涵在打折时淘的,后来觉得自己没有其余衣服好搭配,一直晾着没穿,没想到庞轻居然记得。
“裤子就这样吧,还可以。”她看克克换了晓涵的衣服,又从衣橱里拿出一个假领子:米白色的蕾丝上面长长的不知道是什么毛,缀了几颗养珠,显得很雅致,又可爱的感觉。庞轻把那假领子围在克克脖子上,克克顿时觉得空空的颈子温暖了许多,看看颈子里的自己,有点公主的感觉了。
庞轻从克克眼里看出了点自信,点点头说,“好,我们还有一个小时,让你变成公主!”
“庞轻是极聪明的,她做什么都能成!”二十分钟后,克克看看镜子里自己漂亮的发型,又一次坚定了这个想法:她头顶里层的头发被庞轻用浪板夹夹成了浅浅的玉米烫,最上一层却没有动,所以呈现一种自然的浓密感。下层的头发被庞轻分层次用卷发棒卷成细碎小卷,庞轻是卷一簇,又留一簇地插着花卷地,于是头发很生动,不呆板。做完这些,她以为已经结束了,谁知道庞轻又拿了发蜡给她细细地抹上,分开手指轻轻扯散那些小卷子,一个乱中有序、富空气感的小卷发就出现在镜子面前。
化了淡妆,克克觉得自己没有变太多,但是又确实不一样了:嗲嗲的,很可爱。庞轻给她化完,往后退了一步,点点头说:“克克,你该多学学化妆,感觉不错。”
克克寻思着庞轻的话很有道理。
庞轻上了床找了点什么下来,是一副珍珠耳环——耳夹的款式——给克克夹了。小小的,珠圆玉润的白色珠子,藏在她新做的发卷里,若隐若现。克克觉得这个首饰庞轻配得很好,以前她觉得只有上了年纪的贵妇似的女人才适合珍珠,现在却发现不是如此。庞轻审视了她一下,说:“珍珠真是特别的首饰。”
“怎么?”克克不解。
“其他的材质都可以做成男女皆宜的首饰,似乎只有珍珠是只适合女生戴的。”
是这样么?克克来不及想,这边厢,庞轻另一个动作就又吸引住了她的注意力:一玫胸针,被庞轻扣在了克克的假领子上。造型是朵花,叠瓣儿的,中间一层是小的偏深粉红色的花瓣她不知道用的什么材质,最外一层稍大的花瓣透着光泽的白色,她觉得是贝母。中间的花蕊用的应当是水晶,熠熠生辉。
她问庞轻:“粉红色的是什么?”
“红纹石。”
“外面的是贝母么?”
“对。”
克克用食指摸摸那枚胸针:“这个很贵吧?”
庞轻对她眨眨眼睛,“没事,你戴着很好看。针的设计很安全,不会掉的,你放心戴着吧。”
克克这才松了口气——她确实怕自己毛手毛脚弄丢了。
庞轻又递给克克一双盖住脚面的高跟鞋,问她:“会穿吧?”
克克被问得哭笑不得,拿了穿上,走了几步,回头问庞轻:“你看我会穿么?”
“嗯……”庞轻点点头,说:“你别扭就更好了。”
克克白她一眼,她几时扭了?

6点半的时候,她的手机准时响了,她接了电话后拿起庞轻给她的小手提包包——包包很轻,她除了手机、纸巾、钱包,几乎啥也没带——轻轻带上门,赴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