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9 章 第九章
第2节 烟火

 

克克和陈南在附近的茶社吃了简餐,随后打了车,去东郊一个宾馆。
“我们究竟去干嘛呢?”
陈南觉得没有必要再瞒她,说:“带你去看烟火。”
“现在会有烟火么?”
“嗯,有个展会,他们请了专业烟火队助兴。”
克克算是明白了陈南的意思,为什么“要打扮”,而觉得为难又可以“不打扮”了:除了进会场,仪容比较重要外,等到看烟火的时候,当然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穿什么。
她看看陈南,大衣里是浅灰色的休闲西装,内着浅色线衣,围了条蓝色的围巾,那条围巾她在上次去看墨斗比赛时见过。他穿着深色的窄腿休闲裤子,配了深色的皮质休闲鞋,显得轻松自在,但又比平时正式,没有半点学生气。
她看着,又下意识地想着自己短大衣里的粉色洋装。刚才吃饭的时候,陈南已经看过了,虽没说什么,但是眼里满是赞赏。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陈南看着她说:“你今天晚上很漂亮。”
克克听了低头微笑,心想:你也很帅啊,一如既往的那种帅。
克克曾经自认为自己绝对不是“外貌协会”一族,但是今天她才确定,自己也不是完全对帅哥免疫的。只是,帅哥光有好皮囊是不够的,还得有气质,她抬眼瞥陈南一眼想,就是这样的气质没错。
陈南正低头对她微笑。克克今晚并没有出他的意料:她是那种稍加打扮就可以闪闪发光的女孩。不过,看她的头发,看她的服饰,今晚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吧,他觉得开心,知道了“女为悦己者容”这个简单道理后面的情意。
存了衣服,陈南和她牵手进了会场。在入口屏风不远处正和人谈笑风生的一个年轻男子看见他们,笑笑抬头,算是和陈南打了个招呼,陈南也对他点点头,带克克来到桌边自助茶点区。他递给克克一杯姜茶,克克明白他的意思——早晚微凉的天气,他怕她感冒了。她抬眼看着他,想着他是个细心的人。
一会,方才那个年轻男子得空过来,和陈南握握手,那握手的动作显得随意又亲密,他看着陈南,又礼貌地对克克笑笑。陈南把克克介绍给他,对克克说:“宋憬年,会场的票就是他给的。”
克克微笑着对他点点头,看看这位叫宋憬年的,年纪差不多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在纳闷陈南为什么会和他认识,陈南就说了:“宋哥是和我们一个大院长大的,他是大哥。”
“我们”是指他和墨斗吧,克克心想,没作考虑居然也叫宋憬年:“宋大哥。”说完她就红了脸,宋憬年大笑,连连说:“不敢当,不敢当……”一边说着,一边打趣地看着陈南说:“我说你怎么这么想来看这个展会,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烟火吧?”他又对克克眨眨眼,笑着说:“小妹你一定会喜欢的,平常新年也未必可以看到的哦。”
“哥哥妹妹”的这么一搀和,人就好像已经熟稔起来。
正说着,一个年轻女孩急急朝他们跑来,她冲到宋憬年身边几乎是喊出了声:“不好了,那个叫馨儿的MODEL她……”猛地看见宋憬年对面的陈南他们,她适时住了嘴。
宋憬年回头皱了皱眉,也似有点责怪女孩的言行似的,又转头对他们笑笑:“有点事儿,你们好好玩。”
宋憬年这一去就没有再回来,本来8点就该开始的会展也拖到了8点一刻,上来个不知道什么领导的,讲了半天话,克克脚都站得有点酸了——她不怎么穿高跟鞋的。陈南看她有点累,取了他们两人的衣服,到了会场外的烟火观看点。
这边有个大大的人工湖泊,草坪修剪整齐,似乎像高尔夫球场,陈南的话印证了她的猜测,他说:“这是个小型的练习场,不过项目还没有完全批下来,还在建设,”烟火看来就在湖泊对面放,陈南问克克:“冷不冷?”克克轻轻摇了摇头。陈南握了握她的手,觉得不凉,方相信了。
会场里,似乎有短暂的模特表演,陈南问克克想不想去看,克克摇了摇头,于是他们就只在外面晃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还好,很快就放烟火了。
客人们有不少也走出了会场,来到露天观看烟火。开始前,有工作人员在广播里礼貌地提醒大家注意事项:不要太靠近等等,不一会就正式开始烟火表演。湖泊对面一排先放起了雪亮的一丛丛,稍倾变幻起颜色:红橙黄绿……这便是“火树”了。果然是专业烟火队的身手,平常家里放的如何能有那么高?又怎能那么“茂盛”?湖泊对面被染成了七彩的颜色。
还没有对此番美景反应过来,几声呼啸声似从远处传来往天上去了,人们循声往空中望去,一朵朵饱满的“银花”在空中全力绽放,先是纯色的金色、银色、紫色……,随后又开了五彩的。花朵异常的大,目之所及都被朵朵花给填满,烟火放入空中时的那一声声“嘭、嘭”声,就好像在克克的心里次第绽开了似的。
“真美啊”,她唇含笑意,“美不胜收”,她想。
那空中朵朵烟花,似乎也了然她的心意似的,盛开后,不急着消失,慢慢成了柳枝动态的身姿,绮丽地从空中飘然垂下,落入湖泊中,像流星翩然坠入深海,“银花”已不足以尽述它们的美态。
克克已浸淫其中,陈南在她身边感觉到她内心的欣喜自己也觉得欣喜。他看着她,她有着漂亮的侧脸,陈南虽然以前就知道,但是在这片烟火照映的夜空下,那变幻着色彩的光亮,在她侧面精致的剪影里交相辉映着的时候,有着震撼他心的美。嗯,不是震撼,他在心里轻轻摇摇头,是一双柔柔的手,轻轻按摩了他的心那样的美好感觉。
如同冬夜里一碗甜度适中的酒酿元宵,夏天里一支清香的赤豆棒冰。简简单单、自自然然、平平淡淡,又恰到好处的称了他的心,如了他的意。而他呢,之前并不知道,有这份“称心如意”在他生命里候着。
今天,到底不知是谁给了谁惊喜……
越看,越喜欢;越喜欢,越看。烟火于她如此;她于他,亦如此。
“啊!快看,快看!”许是感觉到了他的注视,克克轻轻喊他,他抬头看向天空,出现了几个五彩的笑脸符号,就此,旖旎的烟火景色多了份俏皮与轻快。陈南又回头看向克克,她的笑容变大,开心之情溢于言表。

此情此景,陈南微笑,和克克在一起是那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