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9 章 第九章
第3节 传说

 

烟火表演差不多进行了四十分钟,克克一直仰望着天空,如果不是陈南示意她对着天空变换下抬头的方向,恐怕等她低头时,脖子就有得受了。
人群慢慢散去的时候,有人喊他们名字,看过去,是墨斗和晓涵。克克很惊讶,墨斗和晓涵朝他们跑过来,穿得也不过是平常的衣服,晓涵好像今天下午放下书包跑出去时就这身打扮了。克克看看他们,又看看自己,想想几个小时前自己和庞轻折腾了那么大半天,身上还穿着晓涵的衣服呢。再看看墨斗和晓涵,他俩倒轻松得很,和平常没什么区别。
晓涵促狭地朝他们眨眨眼睛说:“你们从会场过来的吧?”
克克说是啊。
“我们进了酒店,从湖泊那边的围栏那边翻过来的。”晓涵笑着说。
我的天哪,这个展会的安防做得有够差劲了……克克暗想。
墨斗笑嘻嘻地看着克克说:“刘克遥小朋友,你今天真漂亮,我刚还纳闷呢,和陈南在一起的美女是谁,还是晓涵眼睛尖。”
“这身衣服是……漂亮!”晓涵说话大喘气了一下,终于没有露陷,克克嗔怪地看了她一眼——她可不想让男生们知道女生之间这些小动作。
“你们马上还有节目么?”墨斗问。
陈南看看手表,差不多近10点的样子,于是摇摇头。
“我开车来的,送你们回去吧。”墨斗说着,就和晓涵带头朝门外走去。
墨斗有车?
是辆蓝色的英朗,克克妈妈买车时曾经参考过这个牌子,克克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和陈南坐在后面,陈南牵着她的手。在晓涵他们面前这样,一开始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看墨斗和晓涵在前面自然地说着话、开着玩笑,于是自己也渐渐放松下来。
陈南和她都没有说话,他时不时低头看着她,微笑、眨眨眼睛,显得孩子气又深情,克克很受用。
到了学校门口,车子不能再进去,晓涵拍拍墨斗,又回头对陈南说了句拜拜下了车。车里,克克看着陈南说:“拜拜?”
陈南这才松了他的手,对她说:“拜拜。”他也出来,和车里的墨斗目送她们进了大门。看她们走远了,才准备回车上去,墨斗唤他到副驾驶上和自己并排坐。
“到这儿了,我才想起来,最近钟晶雅在忙什么?”
陈南看看墨斗,他正专注地开着车,似乎是随便一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今天我来接晓涵的时候,在门口看见她和一个老外走着,看见我的车就像没看见似的。”墨斗边说着,边抽空看了看陈南。
陈南没有吭声,想着昨天小雅对他说的话:“记得查理么?”
他不知道,墨斗看见的是不是查理,随便是谁都好,反正小雅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
想到这里,他轻轻叹了口气。许是晚了,从昨晚到现在他没有好好休息下,方才看烟火的时候倒不觉得,现在只觉得太阳穴那里隐隐作痛,是没有睡好的警告。
墨斗又看看他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呢?”
陈南苦笑着,说:“你自己问她好了,她究竟想干什么,她对我也没有细说。”
“我觉得她现在这个样子挺危险。”墨斗车开得很稳当,语气也很严肃。
没错,陈南暗想。
但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墨斗尚且没有他和小雅那么亲密,也不妨碍墨斗看出她的问题。可是,发现问题,未必就一定能解决问题。何况,那是小雅的人生。
陈南闭上眼睛,一半是累,一半是不想再和墨斗谈这个。对于小雅,他该如何呢?
克克回了宿舍,把首饰还给庞轻,又把衣服脱下对晓涵说:“回头洗了再还给你吧。”晓涵笑着说:“可怜它一直被我塞在衣橱里,不见天日,今天才找到对的人,就送给你吧。”克克正想假客气几下,听见庞轻问她。
“你是去看烟火表演了吧?”
“咦?”克克奇怪。身旁晓涵哈哈笑着说:“我也去看了呢。”
庞轻看着晓涵问:“你们谁在和陈南谈恋爱呢?”
“她!”晓涵指着克克对庞轻说。
克克忍不住了,问她:“你怎么知道我们去那里了呀,还知道陈南。”
庞轻把手上克克方才还她的胸针挥了挥,说:“那个叫宋憬年的是我的表哥,他认识这个,因为他也有一个同样的。他和陈南以前一个大院长大的。我不认识陈南,不过知道他罢了。”
克克听了她的话,知道是宋憬年看了那胸针后问庞轻的,觉得方才他们说话的时候没有看见宋的神色有什么变化,那人倒是不露声色呢。想当初,看庞轻给她戴的架势,似乎是全家宝似的,果然。
不过眼下,还是陈南的事情她比较感兴趣,她问道:“是部队的那种大院么?”
庞轻摇摇头,她已经躺回床上,似不经意地说:“省委的大院子,陈南的外公以前是省里的大官儿。”
听了庞轻的话,克克方才觉得自己到现在还不太了解陈南。她听庞轻说知道陈南,所以有心问她,“那你怎么知道陈南的呢?”
“外语系传说中的系草嘛。”庞轻说。
“你还知道什么呢?”
庞轻坐起来,笑笑地看着克克,对她眨眨眼,对她说:“不多,我知道他的父母很久前就离婚了,父亲在美国,他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曾经在那里住过几次,每次时间还不短,所以有一口好美语。”
“这是班里女生们在传他的时候被我无意听见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庞轻说完就又躺下了。好像刚才这些都不是她说的,她只是做了传声筒似的。

克克听了倒觉得完全不够,只觉得陈南更神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