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9 章 第九章
第4节 殷学翰

 

这天,克克一早没有课,宿舍其他几个都出去了,她把内务整理了一下,准备大概清洁一下。因为住的是混合宿舍,她们上课时间都不一致,谁得空就谁打扫,顺手就收拾了。克克整理床边书架时,翻出了之前两封“匿名信”。差不多快两个月过去,她仍然不知道是谁送的这些信,不过她已经不再好奇了。
她看着信,想想自己目前与陈南的相处,觉得留着这两封信已无必要,遂把它们轻轻撕了,丢进了字纸篓里。想着那送信的人恐怕也已经对她没有想法了吧。
殷学翰上完课往校学生会走去——在系学生会和校学生会,他都有参与。系里的事物尚且简单,可是校学生会就不是如此了。校学生会目前的人事好像他想象中的机关生活,学生会里几个人都是人中龙凤,个个心思缜密,如果不是出自不同院系,利益少有纠缠,恐怕也不会是表面上这番一团和气。
周曼从他身后追过来,和他并排走着往学生会去。她不是校学生会的成员,但是却总爱跟着他去那里,这点他很不喜欢,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和周曼说。
周曼那头梳得光亮、整齐的短发上,停着一个大大的黑色“蜘蛛”发饰。她独特的品味偶尔会让殷学翰觉得毛骨悚然。今天即如此,她戴着这个蜘蛛的发饰,好像是在形容她自己似的:她总是不慌不忙地织起一张有利于自己的网,擒获住预想的猎物。
对他也是这样的么?
表面上看他在学校是春风得意的,说风云人物也不过分。但是他表面这份得意总是在他心里透着一份不痛快、不甘心。
他生长于N市附近的一个小城市里,上面还有个姐姐,早已结婚生子。他的父母是那个小城的政府官员,在那小城里做得还算风生水起。他的童年本是无忧无虑的,成绩也优秀,为人也讨师长们喜欢。
直到大了,渐渐知道了为什么在N市毕业的父亲会甘愿回到自己的家乡做个小小的处级干部——为了生下身为老二的他,父亲被降职处理,这还是动了脑筋、托了关系、走了人情的。父亲本来应该被开除出公务员的队伍。
N市终是混得不开心,父亲请调回到了家乡,混到现在,临近50岁,才到处长。他知道,父亲已经没有上升的空间,在家乡那小小的一隅,背着曾经“违反政策”的不良记录,怎么可能?
在他了解这些以前,只是模模糊糊地奇怪,为什么身为公务员的父亲可以再生下他。那时候父母总是支吾说,为姐姐开了个假的不健康证明,所以得以拿到准生证云云。大了,他才渐渐明白,那些全是谎言,不过为了让他好受。
父亲是才华横溢的,当初在N大毕业的他本来有机会留校,但是被志向远大的父亲拒绝了,选择了进入当初待遇不算好的政府部门。
想到这里,殷学翰就深深地为父亲可惜:想他父亲的聪明与智慧,当初如果选择留校,到现在恐怕当个副院长也不是问题,想要从政,还不有的是机会?只能说,人都年轻过,好像爬山,目标太明确的人,往往只看到直线距离最短,而忘记了,真要走起来,逶迤的弯路会更快、更轻松地让你到达目标,不费工夫也不耽误你享受沿路的风景。
殷学翰也是目标明确的人,同时,他也讲求方法。他总是提醒自己,不可小觑身边的每一位,人脉用的好就是你成功的垫脚石,用的失败则不仅仅是绊脚石那么简单了。
父亲,希望他出人头地,不要重复他的人生。没错,父亲的人生有很多委屈、不甘,但是他是个出息的孩子,每当看见他,父亲的眼里总有欣慰——有失才有得。政治上、事业上失意了,没有关系,父亲有他这样出色的儿子,日后会慢慢补偿曾经失去的。
他也了解,一切终将归于平淡,但是有如刹那绽放的烟火那样,烟火也有它的美丽、它的存在,虽然短,但极尽绚烂,这是他此时的追求。闲适的生活?留到自己七十岁以后吧。
看看他现在身处的,N师大不似他成长的弹丸小城,这里汇聚了各路神仙。仅在他们实用英语班里,就有三个全省单科状元,出身甚好的官宦子弟也有不少。他的专业“实用英语”是N师大引以为傲的专业,在全国都可以排上位置,因此人才济济不足为奇。他要想在其中出类拔萃,就不能仅仅靠成绩的优秀。
他连选择专业都有着长远的考虑,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若想出国,英语专业多少是个工具;若想再深造,英语的背景也会让他在考试时有利——研究生考试中的外语让多少人才落马,可是他不会了。父亲曾想让他学政治、学法律,这些文科类的东西,在他而言都不算是难事。他可以课余再学这些,他成功的难点不在于此。
所谓“步步为营”,本来不是他的强项。但是他终于在跌打滚爬的大一上学期明白了这四个字的威力。人们不会一下子认为你是个成功者,这是一段过程。就像父亲希望他出人头地那样,默默无闻后来突然名声大噪那样的事情是童话故事,他需要有一贯的良好记录、光鲜的人生经历。所以他选择了“学生会”。
也所以,他忍受了像周曼这样的女朋友。在N市,他举目无亲。在N师大,他无依无靠。他能靠的只有他自己。起初,一切都算顺利,但是总有些门是对他紧闭的,他摸索了,没有找到出路。可是有周曼的帮忙,让一切都简单起来。
系学生会会长、校学生会理事、英语电台台长、班长……
慢慢地,刚进校时那些神气的单科状元们渐渐被埋没了;出身良好的世家子弟们也慢慢消失在人们的议论中,人们只记得N师大外语系实用英语专业里有个殷学翰。

21岁的他一表人才、待人谦和有礼,学科成绩也出众,更何况有那么良好的人缘关系和出色的社会活动记录。老师们喜欢他,同学也喜欢他。殷学翰心里很清楚,一方面自己确实出色,另一方面还因为有“他人”的帮助,所以在这N师大他得到了更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