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同游 > 南国以南
当前位置:主页 > 同游 > 南国以南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4节 四

 

你回来啦…
你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
是呀
买了很多东西呀。景旭去帮她拿一下
那个男人听了你的吩咐顺从的过来接了我手里的袋子。半黑框的眼镜之下,眉眼之间都是浅浅的爱意。这个镜架好像和你的那个是一套的。再仔细一看,你们穿着流氓猴的情侣衫,很登对的样子。那个男人看着你手忙脚乱,在后面不慌不忙的教你这样那样。
你做的菜能吃吗?
不能吃就他吃!
你朝那个男人笑着说,他无奈的摇摇头,你把手上的面粉抹在他的脸上,他也不恼,只是转身自己取了纸巾擦掉。
这样一个男子怎么舍得赶你出门。
一顿晚餐,我知道这个男人叫尚景旭,你的老板。你说你们只是好朋友,但是我却从他的眼里看到比友谊更多的东西。趁他去卫生间的功夫,我偷偷跟你说,这么好的男人要好好珍惜呀。你却回我一句:你要呀?你要给你。
零点未到,尚景旭却起身欲走。怎么,你不和我们倒数吗?
不了。
你也不去挽留,起身为他开门,送他下楼。我站在窗户前看你们,月光流淌在你们的身上,外面一派人声鼎沸的祥和。你们并没有多说,打了招呼,各自归去。你们之前确实没有什么,是吗?
什么样一个人可以让你连这么好的男人都不要?我还是没有忍住开口问你。
我要是爱上一个人,就穷尽所有爱她一生一世。
作茧自缚。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丽的年华里,遇见你。
钟情、相思、暗恋、渴慕、失望、试探、患得患失、痛不欲生、天涯永隔、追忆似水流年……种种这些,都因为那个人而经历,誓不言悔。
可是你还是被赶了出来
呵呵,我说我根本没有遇上过这样的人,你信吗?
我不知如何回答,心里却有个声音在说,你说的,我都信。
恰好屋外放起了烟花,它们总是美好的在极绚烂之时陡然散尽,来不及回味,来不及定格。
我女儿问我今年要不要回去过年
会见到那个跟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吗?
她从来不提起这个话题,我竟然一时间愣住,不知道怎么回答,支吾了半天,恩,会见到的。
我同你一起回去
我想不到拒绝她的理由,这个女人和SA姨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也很疑惑,哦,对,至少带这个女人回去见SA姨是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我因为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身份定位,而感到喜悦。
送给你,圣诞快乐!她从后面递了一个小盒子给我
我忘记给你挑礼物
带我回家过年就是最好的礼物。你仍旧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我琢磨不透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似乎之前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了解,但这一刻,我突然很想进到你的心里,看看那里写了什么。
我打开盒子,深蓝的盒子里安静的躺着一块暗红色的宝石项链,幽幽的散发着神秘的气场。
喜欢吗?
你设计的?
是的,为你设计的。
我抬眼正好对着她的眸,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不是冷若冰霜,不是热情如火,是意味深长。我竟然被她看的有点慌乱,心跳的好快,脸颊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激动而变的微热,我避开她的眼睛,握着那个红宝石仔细的看,欢喜之极。那项链的背面刻了一个字:云
为什么要把你的名字刻在上面?
我设计的都有我的名字
那我也不是特别那个?我问出口就后悔了,你也愣住看着我狡黠的笑,你的笑意越来越深,我却越发的紧张。我的意思是你不是说是为我设计的吗
你认为还有比红宝石更适合殷红小姐的吗?
后来我问她送我项链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喜欢上我
她说你拿着项链一脸疑惑看着我的时候,我很恼你,你眼里明明写满了问号,却从来都不问我心里在想什么。
我不问你是因为害怕。
我要你问是因为爱你。
自圣诞节之后,尚景旭来我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舒云总是叫他做这个做那个。
你能不给人家假象吗?
你不是在给我假象?
我给你什么假象?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就敢把我留在家里?
我……
你说呀!!
尚景旭像一个吵架的源头横在我们中间,我没有讨厌这个男人,只是不喜欢这个男人和舒云一起出现,我不喜欢舒云身边有别人。每每,她总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质问我,是呀,我连你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怎么敢留你在家里?
“我们相遇,就像风拂过水面一样纵然而动荡,千变万化,每一分钟都有新的涟漪新的惊喜。”你不在家的晚上,我仍旧早早洗漱了躺在床上看书,看到这一句便想到的你。越来越频繁的想你。多年之后我一直在想这样的感觉是爱上你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纽西兰是个发达国家,时尚对于这个城市不是什么奢侈,是一种简单的平凡。自从舒云送了我那个红色的宝石项链之后,我一直想给她找一个合适的首饰跟我相衬。隐秘在小巷深处的小店通常都有意想不到的惊喜,但是一天的找寻,无果。
她说如果我爱上一个人,就会穷尽所有爱她一生一世。我还没有遇上这个人,你信吗?
铃,身旁的小店的门被人推开,门上铃铛脆生生的响着,我循声看去,尚景旭。
嘿,你怎么在这儿?
你好!他友好的打招呼,我来看看舒云设计的珠宝有没有卖出去。
她的珠宝在这样的小店卖?
呵呵,很惊奇吧,她就是这么奇怪的女人。她总是说心水的珠宝是百转千回遇上的。
那感情呢?小店里是个年轻的中国姑娘,穿着棉布的碎花裙子,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个尚在念书的孩子。
你好,她用中文同我打招呼
你好,我想看看舒云设计的珠宝。
宝蓝色的宝石手链,白金做的链子把细碎的珠宝串联在一起,微微的透着湖水的气息。
和你的项链很衬呀。店里的小姑娘开口说,其实她不说,所有人一看去,就知道这个项链和这个手链是一对的。
这个手链我要了!
尚先生?小姑娘看看尚景旭,好像是要得到他的同意才能卖给我一样。
尚先生,舍不得?我也淘气的拿尚景旭玩笑,他也还是绅士的笑笑,扶了扶镜框,对小姑娘点了点头。
殷小姐,知道这个手链叫什么名字吗?
舒云
我看到尚景旭脸上的惊愕,他大概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的就说出手链的名字。其实我也不知道,看到这个链子脑里就想到她的样子,念出她的名字。我心满意足的在尚景旭惊异的表情下离开了小珠宝店。
空气中有花香的气味,被阳光晒得很温暖,鸟儿一声一声的叫着,蝴蝶捉对儿起舞,一切都静谧而美好。
只是我不知道在欢天喜地的往回走的时候,她在和刚才的那个男子却在编织另外的故事。
手链被殷小姐买走了。
呵呵,今晚……
舒云,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
怎么,心疼呀?
殷小姐不是你取乐的对象,她对你很好
你也对我很好呀
尚景旭说不过她,转身欲走,尚景旭,你出了门可别回头。
我欠你的!
是的,全世界都欠我的!
泪水从舒云的眼睛里夺眶而出,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多年任由她闹,总是默默的帮她收拾残局,接肩膀给她靠,他们之间,知己胜过友情,暧昧多过爱情。可是因为那个叫殷红的女人出现,仿佛所有的东西都在变,他一次次的劝她从她那里搬出来,她却固执说有家我不住。他总是说殷小姐孤苦一个人不要给她希望,因为你不会给她结果,但是仍旧的不理不睬,舒云觉得所有都围着她转让她有莫名的快感,这个对她细心的女人让她觉得温暖,从未有过的温暖,她贪婪的迷恋着。但是过去的生活却在一再的告诉她,不可以动情,不可以用心,只是游戏,无非游戏。
舒云,你之前再怎么胡闹我都纵你,这一次,我要告诉殷小姐
啪,玻璃杯子被舒云一把砸在了地上,碎玻璃渐的到处都是,满地狼藉。
殷小姐是平平常常人家的女人,不是让你胡闹的
你爱上她了?舒云步步逼近
我爱你!
你爱上她了?舒云越贴越近,吐纳之间的热气就在尚景旭的鼻尖盘旋。尚景旭往后躲,努力控制自己的内心开始逐渐蓬勃的情绪。他想把眼前这个女人抱在怀里,深深的吻她,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舒云还是挑衅的看着尚景旭笑,手开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走
舒云,你不要胡闹!声音已经含混不清了。
什么叫胡闹呀?舒云的手环在尚景旭的脖子上,调皮的看着他,脸有一下没一下的噌着他。终于,尚景旭忍不住了,猛的用力,把舒云的腰身抱向自己,吻疯狂的落下。
舒云像报复一下充满了快感,她清楚她心里不爱这个男人,却看着这个人被她诱惑,为她折服,她觉得好玩又好笑。可是,怎么眼前都是殷红的影子?
一个人深情,一个人游离。在爱与不爱,吻与被吻之间纠葛,谁都没有注意到门锁被转动
啊……
两人因为突然而至的声响的迅速分开,她们惊恐的看着我,我像做错事的孩子,慌乱的躲闪过她们的眼神。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
我先回房了。我快步低头走回房里,关上房门,一切显的平静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