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同游 > 南国以南
当前位置:主页 > 同游 > 南国以南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5节 五

 

关上房门,我连灯都没有气力,扑倒在床上,装手链的锦盒摔在枕头边,软软的床,因为盒子的重量,微微的下陷。
巨大的失落像潮水一样充斥满了这个房间,蓬勃的旺盛的让我喘不上气,眼角都是温热的泪水,带着我体内的温度,流淌过我冰冷的面颊,那压在脸下的被单湿了大块。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我开始一遍一遍问自己,我只是看见舒云和尚景旭在一起,我的心会像被摔碎了一样生疼。这个女人只是突然闯入我生活的,像个插曲,突然我像失掉主题曲那样丧失灵魂。我这是怎么了?
脑子中一帧一帧的播放着许多画面,我昏昏沉沉的进入半梦半醒之间,我好像回到以前:还是那个喧哗的香港,家好月圆忙忙碌碌,电话响的没完,疲惫的推开家门,没有甘泰祖,没有素心,没有小圆,没有婆婆,我看见一个背影站在厨房里,俨然一副这个家主人的模样,笨拙生疏的煎着已经糊掉的鸡蛋,她转头:你回来啦…
分明是舒云的脸孔。
我爱她?
什么?
我爱她?!
什么?
我爱她!!!
我被自己的念头吓住了,我怎么可能爱上一个女人??!!
但是我就是爱她!!这是来自心底的声音。
屋外,舒云坐在沙发,看着紧闭的房门,她的耳朵努力的听着房间的动静,死寂一片。尚景旭站在落地窗前吸着烟,两人无话。窗外的世界还是新年的气氛,张灯结彩,讽刺着窗内的尴尬。
我走了。尚景旭把吸尽的烟头扔在烟缸里,发出了房间里除了呼吸之外唯一的话语。
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感情就是情不自禁,我对你情不自禁,我对你心甘情愿。尚景旭说这句话看着舒云的眼睛,他深沉的声线有牧师宣誓时的坚定。舒云,我只想你好好的,这比你说爱上我更好。
如果我一定要爱一个男人,我会选你
没有那么多如果
如果……
如果那个屋里的女人爱你,好好珍惜
对不起
尚景旭没有答她的话,开门离开,嘭的一声,整个屋子又落入沉寂。我在屋里在理智和情感之间挣扎,屋外的她在心与过去之间思索。
我爱上了一个女人?
我努力的回想过去了于克强和甘泰祖的点滴,除了舒云的影子什么都记不起来。那个下雨天她晕倒在路边,她气喘的叫我救她,她换掉家里的沙发,她占据我的衣柜,她晚归不打电话,她笨笨的做饭,她送我殷红色的吊坠,她说她没有遇上深爱的人,她占领了我的生活,占据了我的思绪。我坐车的时候看着窗外的风景想的是你,我的手机响起我希望是你,我听见门锁转动我知道是你,我夜不能寐听到的你的呼吸,看到的是你沉睡的样子
我的心搁浅在那个叫舒云的彼岸,来不及逃离,害怕面对的是一场急骤的暴风雨。
我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个问题来回盘旋盘旋,让我本来就不清晰的思路的更加混沌。我远远的听见有人叫我:殷红……殷红……,这个声音仿佛来自上古时期,遥远的不可触及,但是如同回音一遍又一遍
舒云喊着殷红的名字轻轻的敲着房门,我躺在床上了,听见了,但却如同昏厥了一般无法回答,舒云,我听见你叫我……我听见了……
门被轻柔的拧开,客厅的光线毫不犹豫的进入房间,照在我的背上,我仍旧无力动弹。我感觉到舒云的手拂上我的胳膊,轻轻唤我的名字。
殷红……
我回答不了,我如同灵魂出窍一般,思想真切的看到一切,但是躯壳还是趴在床上,我一如分裂一样,我想喊出声来,但是无论怎么发声,嘴还是张不了,喉咙含混的发不出一丝声响。
舒云把我半抱在怀里,转过我的身子,看到我的一脸的泪痕。她说她那时候被我吓住,她如果犯了一件大错一样,慌乱无措,她温柔的用手帮我擦脸上的泪水,而我只是咬紧嘴唇一味的哭。多久了,自从来到这个陌生寂寞的城市,我有多久没有哭了。舒云就是一下又一下的帮我擦着眼泪,我渐渐哭出声来,她唤着我的名字:阿红,阿红……
索性,我的手攀上她的颈子,放声哭出来。她肩膀上棉布的T恤染满了我的泪水。舒云说她看到那样的我,想起自己5岁那年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的样子,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一个孤苦无依的孩子,她猛然的心生了许多心疼,死死的抱着我,我听见她说对不起。
我哭累了就靠在她的肩上安静的睡去。她把身子靠在床后面的墙上,就这样抱着我也沉沉的睡去。她纤白的手握着我历经风霜的手。以后的某一次,她一寸一寸的吻过我的手,问我这样一双手的背后都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她抓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脸上婆娑,淘气说:手呀,你的主人遇上你就不会受苦受难了。我看着她的样子暗暗发笑。
清晨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屋内,窗帘未拉,屋子的里通透的明亮。我微微的动了一下身子,感觉一个臂弯把我圈住,睁眼一看,舒云靠着墙安静的睡。我看着她的脸庞,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具体看她,完美无瑕的皮肤,弯弯的睫毛,红润的嘴唇,嘴唇的下方一个小小的黑痣,她总是用遮瑕膏想要盖住它,但是仍旧隐约可见,我看着这个并不美艳并不年轻的面孔良久,突然想要朝她的脸颊上亲去。但是转念一想,怎么可以?!身子猛然一动,她被惊醒。她慵懒的睁开眼睛,对上我的慌张的眸。我的脸瞬间红润,我怕她看出心思,低下头来。
吵醒你了?
她不是说话,仍旧看着我浅浅的笑。然后伸手把旁边的锦盒拿过来。
谢谢你
自己把盒子打开,带上手链。我看着她略显困难的折腾着想要带上手链,但是却担心泄露的自己的心思一样,克制着自己的想法。
她弄好手链之后伸手拿起我胸前的项链,仔细的端详着
你知道这个项链叫什么名字?
我摇头
殷红
只有这枚项链刻了我的名字,我要你把我带上身上,离你心最近的地方
你已经在离我最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