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 > 男朋友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 > 男朋友 > 第 1 章 第一章
第1节 一

 

“就像买回一个新的东西,包装很精致,我迫不及待的要拆开它,我喜欢那种新鲜感,厌倦等待。就像打开你,我一发现爱上你的时候就一直想要打开,原谅我用打开这个词。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身体是什么样,你所有的组成成分我一点都不想遗漏,你的皮肤你的味道你呼出的空气,可是你是那么倔强,如果你的想法和我有抵触,我只能一再地等,我怕弄坏了我喜欢的东西。”
陈实如此对我说。
可是,他又厌倦我将做爱挂在嘴边,每个人神往却又避讳的事情,甚至,爱情有时也是以此衡量的,如果你不能确定是否爱一个人,最好的鉴别方法便是与之做爱。
性被人不耻,却又无时不刻地被人惦记着,把玩着。像一个妩媚妖娆的情妇,极其美妙却被隐于暗室。
我和陈实相互了解,但是这不代表着要去互相接受或者抵触,对于爱情的细枝末节,我们似乎都不是很在意的,因为本是同学,上了床以后,也还是恋人未满。
他依旧有自己的女人和生计,我也有自己的娱乐和其他感情,我们都喜欢将时间分散开来,行踪不定的。
不知这是否算是爱,只是,习惯了在某些时候都回到一起来。
我时常在人群中想起陈实的身体,尤其是那些百无聊赖的时刻,我怀念我们做爱时候的姿势。现在,我走在大街上,正要经过天桥。
我最近习惯戴着帽子,低低的鸭舌帽,深灰色,用来遮住早晨起床时没有梳理的乱糟糟的头发和有些倦怠的脸,穿中长的风衣,烟灰色,我总是喜欢这样阴沉的色调,又不甘心被让人看起来觉得很衰,只好打扮的像这个城市大多数穿着得体表情沉静选择在不同天气用不同香水的所谓的精致男人。
我知道自己不是很喜欢穿这样受约束的衣服,如果可以,希望穿的尽量宽松和年轻点,可是,现在正要赶往一个聚会。
这样一个步履稳健穿着整齐的男人,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品味着性事,这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么龌龊。
现在我在人群里穿行,路人与我无关,因为此时意识里正浮现出暖色调的异常斑斓的画面。我赤身裸体坐在床边,房间里的黑暗让身体的线条显得愈加凝重,陈实从身后环抱住我。
两尺一的腰围,正是一个臂弯的距离。
陈实已经半睡了,却还来纠缠我,我随手揉着他的头发,那么浓密和柔软,像一个生来便很多头发的婴儿,不管怎么拨弄,都会恢复以前的形态。
陈实的眼睛都懒得睁开,房间里弥漫着烟草和身体的气味,我极爱这种被混乱包围的感觉。
开了台灯,灯光很暗,抽上半夜留下的半支more,陈实不介意我在半夜打开音响,在地毯上漫无目的地踱步。
醉生梦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