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 > 男朋友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 > 男朋友 > 第 3 章 第三章
第1节 三

 

你应该是一个上海男人。她说。
为什么?
你看起来温情,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不是一个温顺的男人;你显得有些孤傲,但绝不是不合群,只是你太爱自己。
南方有很多城市,为何唯独是上海。
这个城市很物质,你实在太像在这个城市长大的。
我很喜欢这个女孩,应该是那种不用太费力便可以交流的人。看到她的第一刻便有这样的感觉,喜欢她凌乱的头发,毫不遮掩的笑,像个还在上学的小姑娘。
刘海长的遮住眉毛,像是要戳到眼睛,大概不愿意将眼睛暴露出来,抹了淡淡的眼妆,裸露着颧骨,皮肤不是很好,却也未遮掩。
我们都在等陈实,他在进行另外一个应酬,这个女孩便是sue,我想,大概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和这个女孩聊聊。
可是她省略了开头一大段,直指中心。于是继续这样有意思的对话,然后预备在陈实到来的时候将她介绍给他,我很想听到她对我和陈实的评论,我喜欢听聪明的女人发表意见。
 “二十岁以前,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大多数孩子一样,这个世界上有坏人和好人,当然,好坏是写在脸上,写在书上的。坏人就是敌人,至于好人,人家对你好,你也应该对别人好。
到了二十岁以后——或者更早些,你发现自己开始变质,或者,你发现原以为很好的那个人开始变质。
你开始迷惑,你要承受信仰被摧毁的感觉,然后逐渐习以为常。“
我不能听得很清楚,因为酒吧里的乐队开始表演,竟然破天荒的在唱老的西部民谣,我迅速想起以前有一个人,在我的笔记本上抄过一段英文的歌词。
 “成人世界会践踏很多信仰,这些都是你该得到的成人礼。“话一出口,我觉得有些太文艺了,便觉得有些假,我和她都不说话了,着看乐队的表演。
有段时间,我很不喜欢年龄上的变化,我极不情愿自己的年龄变成二开头,因为真的很懒,知道成人世界里会遇见更多的人,说更多的废话,接触更复杂的关系,这一切将使我无所适从。
我习惯了家庭生活,有一个管教我很严的父亲,一个性格急躁的母亲,虽然小时候生活的有些压抑——又或者是这种压抑,让我无可救药的成为一个固执又有些自卑的人。
当我习惯了一件事情,就很不愿意再花多余的时间去习惯另外一样。
记得刚认识陈实的时候,也是读大学的第一年,很不习惯和同年人群居的生活,对他也是相当反感的,反感的地方在于他的表里不一。
看上他该是一个生活很健康的人,比如皮肤很好,被长期的户外活动晒成麦色,眉目清楚,说话的时候声音洪亮,总之给人的印象很阳光,很男人。
可是他喜欢在宿舍里吸烟,完全不顾及其他人,说话很脏,喜欢聚伙打牌并且吵吵闹闹。
更另人发指的是,我亲眼看过有次在食堂,陈实插队,有位正义人士挺身而出指责他,被他拖出门外一顿暴打。
可见他就是一个混混,有些吊儿郎当也不足为奇了,那种人惹不起,只能躲。
可是我们又在一个小宿舍,我尽量避免和他单独待在宿舍。
他却很少离开他的那张床,像这个宿舍固有的配件一样挥之不去。我只好无视他,有时候做着其他事情,甚至会忘记隔壁的床上还有一个人。
陈实睡觉的时候出奇的专注,哪怕我无意中制造出一些剧烈的声响。
想起那段时间真是可笑,后来我跟陈实说起过,他其实也是知道的,还说像我那样畏畏缩缩的排斥,根本让人不屑,也懒得和我计较。
乐队演出结束的时候,已经十二点,陈实并没有来,电话也没有人接,估计已经在家里的床上烂醉如泥。
我和sue道别,留下来彼此的号码,她的手在灯光下按着键盘,手指很细,并不精致,我忽然觉得哪怕这一个细节和她也是符合的。
那种看起来不完美的女孩,很容易接近,接近之后却又会触碰到坚硬的壳,我可以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