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1 章 第一章
第1节 匿名信
“是恶作剧?”
克克嘀咕了一句。
电影1号厅很大,是这座影院里最大的,今天上映的是一部好莱坞大片:《关键4号》,男主角帅气逼人,情节虽落俗套,但也算张弛有度,引人入胜。此刻,电影刚刚上映,又是周末8点档的黄金时间,差不多有9成的上座率。
不过克克的关注点却全然不在电影本身……
 “是谁呢?”克克看看坐在左侧的男子,那是个有着圆圆啤酒肚的中年男子,“肯定不是他”,克克知道那个男子是和老婆孩子一起来的,不像是来赴什么约会的样子。克克又看看右边的男孩,满脸的雀斑,神情随着电影的情节不断变换着亦紧张亦激动的脸色,还时不时和身边同龄的男生热烈地讨论下女主角。“肯定也不是他!”踌躇地探头四下张望了一下,“谁呢?”又暗自嘀咕一句后,克克开始有点心不在焉地回到了几个小时前……
下午的“大修课”——大学生修养课程,克克给逃了。自大一上学期第五周的大修课睡着后,克克就以主客观相结合的原则判断,确认自己到了可以一试翘课的阶段:主观上,克克对这门课实在不知道想灌输他们神马玩意而觉得厌恶,客观上,虽然她身体来到了教室,但是头脑却失去自我意愿地睡着了,可见这门课已经出离她主观能动性可控制的境地,所以,虽然从小到大从没有翘课经验的克克也决定翘课了。
自此,大修课,成了克克最经常翘的一门。今天也一样,大修课就是克克的“大学生自修闲书课”,午睡醒来,未下雨,但天气阴沉,她懒得从上铺下来,便打开枕头旁从图书馆借来的《滴血的钻石》,有一搭没一搭地看起来,情节早已烂熟,欺骗、热血、财富、欲望、罪恶,这本书情节跌宕起伏,哪页都好看,借来两天就翻完了,现在只是温习……
门“吱吱呀呀”作响,庞轻从外面一阵风似地进来,头发被毛巾包住,一手热水瓶,一手脸盆,麻利地摆好,又迅速在克克对面床铺下的桌子前坐下,微微撅起嘴巴,虚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化妆镜。
 “嗳?这个痘什么时候长出来的?”声音轻快、活泼,一下子把刘克遥给打了个激灵似地就从午睡后的慵懒昏沉中给拽出来,克克闻声朝她望去,欣赏地看着长手长脚的她脱了鞋,一脚踩上桌子,另一脚随即踩上床边的小梯,之前桌上的脚又轻轻一抬就跃上床,伴随着她轻松、舒展又流畅的动作,像打着拍子似的“嘣、嚓、嚓”,只一个3/4拍子后,庞轻就已经盘腿端坐在了床上,手持梳子梳理她的一头湿发。 “有你的信!”她伸手指了指克克。
 “哦?”
 “放你被子上了。”
克克在身上的被褥上摸了摸,摸到了,拿到近前一看,上书她的宿舍楼号与名字,却没有邮票。如此这样一个信息高速发达的时代,还有人送书信,实在新鲜又可疑。
 “会是炭疽热病毒什么的么?”克克假装怕怕地表情看看庞轻。
庞轻正拿着镜子看额头的痘痘,没空看克克,只很是淡定地来了句:“多半是男生送的东西。”克克愕然,如果真如庞轻所说,那可是入大学,不对,有生以来,开天辟地头一回呢。
虽然奇怪,但是还是急急打开了,没有信,一时间克克以为是谁开了个恶意的玩笑,不甘心,把信封倒过来,一张薄薄的电影票从里面翩然落下,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
盯着电影票半晌,克克抬头看着庞轻,后者也看着她,笑笑,给了克克一个“你看我没有猜错吧?”的表情,继续拿着镜子研究那颗新痘痘。
 “会是谁呢?”克克问她。
 “一个默默的仰慕者吧,请你看电影,看来是新手哦。”
克克脸一红,“什么新手旧手啊,让你讲的脏兮兮的。”
 “第一次约喜欢的女生就去看电影,当然是新手了。”
 “诶?”克克懵懂,刚说过,克克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啊。
庞大人终于放下镜子,说:“看电影,是熟人才可以做的事情。你想,看电影的时候说不上什么话,对于刚约会的两个人来说,怎么有机会互相了解呢,而且还会尴尬哦。”
克克了然点头,但又忍不住反唇相讥,“你怎么不觉得,也许是我平常就很熟识的朋友,又彼此欣赏,对方今天终于放胆想改变普通朋友关系,所以想请我看个电影?”
庞轻给克克一个“我还不了解你?”的戏谑眼神,算是回了克克方才杜撰的这一段,戴上耳机,打开《英语泛读》不再理克克。今天晚上,庞轻她们有考试。用她的话讲“这个混账学校真是要死了,老挑周末晚上考英语,浪费我们宝贵的青葱时光!”
克克和庞轻还有宿舍里其他两位——李颖、赵晓涵都来自不同的院系。她们都是N市的本地生,虽然,N师大算是N市较好的大学,进了211工程,但是占地狭小,新校区还在建设当中,所以N市的本地生刚入校时,除非离校特别遥远,一般都是走读,克克大一就走读了近一年,后来趁期末宿舍有空才申请入住进来的,因此,没有和同班女生住在一个宿舍楼,而是住在N师大的混合宿舍楼里。
庞轻是她们几个中最大的,大三了,克克——刘克遥——大二,李颖和赵小涵则都是大一。她们都叫庞轻“庞大人”、“庞大”,她也颇受用,经常对她们几个小学妹耳提面命一番,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好好带着姐妹们,过好人生的黄金四年。”
此刻的庞轻,正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听碟片看《英语泛读》,一副认真与玩世不恭相结合的矛盾样子,鬼知道她在听rock&roll还是blues,她英语甚好,克克猜她一点也没有把晚上的这次“混账考试”放在心上。
 “你说,我去还是不去呢?”克克知道她听得见,嗫嚅出声.
果然,她也不看克克,淡淡来了句,“这还不随你么?”
 “如果是歪瓜裂枣型的,这怎么办?”
 “担心这个,就别去呗。”她轻飘飘地来了一句,顺手用笔在书上钩了一笔,虽然她表现随意乖张,但没准真能看进去书,庞轻是极聪明的,普通人用10分力读书,她只需要5分,克克总觉得她这样的智慧读地理师范有点可惜了。
 “如果好奇,去去也无妨,电影院而已,能出什么事情,如果是个良人就更好,看完还能被护送回来。”庞轻冷不丁又说了句。
克克询问地朝她看去,她却翻了个身,背对克克,只加了句,“谁说歪瓜裂枣的情意就不如帅锅呢,就当谢谢人家。”
她这一翻身,克克明白,就代表:“大人我真的要看书了”,克克也不便再打扰她,毕竟人家晚上有个不大的考试。方才问她,是因为庞轻有资格给她们这些萝卜青菜意见,因为她是她们宿舍唯一有恋爱经验的,更何况她的恋爱是从高一下就开始谈的,对方一直没有换过,在N大读法律,是个“帅锅”,身长挺拔,俩人站在一起极其般配,很是让人艳羡的感情。
 “恋爱就应该是这样的”,克克固执地认为,完美恋爱就是爱一次,然后和这个人结婚,生孩子,然后幸福地过到老。没有分手,没有“劈腿”,没有“小三”破坏,没有家长阻碍,最重要,还能得到她们这样围观者的向往的恋情,庞轻也太见鬼的好运啦,长得漂亮就算了,恋情也完美,不想显摆也成了显摆。
克克叹口气,摇摇头甩掉脑子里的羡慕,又皱眉对着电影票发了会儿呆,开始在脑子里盘算猜测:“拜托,千万别是班上那帮男生。”
如果有故事发生,早该发生了,她班上只有6个男生,因为她们是中文系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嘛,所以女生肯定是占大多数。
在关于N师大中文系有没有帅哥这个问题上,班里女生早有经典理论,“中文系的男生,数量本来就不多,所以质量也不好”,由此可反证“没有量变,就没有质变”。
27个人的班里只有堪堪6个男生,别说帅哥了,身高能到1.70米的一双手就可以数出来,想到这里,克克心一紧“千万别是啊……要不多尴尬。”
她百思不得其解,庞轻又不理她,专心一心两用地看书听音乐,克克上了上网,可心里惦记着那张奇怪的电影票,“会是谁呢?”,拜大一走读所赐,克克的大一过得好像松弛的高一,和同班同学因为不“同宿”的关系,所以也是相处得一般般,真正熟稔的就只N市的几个一起走读的女孩而已,自认在大学人际关系很简单,实在猜不出来会是谁给的票子。
庞轻说是“新手”,难不成是校园惊鸿一瞥,倾慕于自己的呆头鹅?想到这里,克克随即摇摇头,“不可能的啦!”——“惊鸿一瞥”,“暗生情窦”,若换成庞轻这样容姿脱俗的女孩倒也罢了,于克克,可能么?想来想去,想不出头绪,正发呆时,手机响了,是老妈。
 “下课啦?”妈妈淡淡一问。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翘课,克克随便“哼哈”应付了过去。
妈妈倒也没有起疑。“明天来我单位一趟,有点事情和你谈。”
 “什么事啊?”克克不解,什么事情电话里不能说,还要见了面才能说?
那边沉默几秒,妈妈好像轻声叹了口气,“不是什么大事,正好也很久没一起吃饭了,不是?明天来我这里吃饭,别来太早,一早,我有个手术。”说完就挂了,没来得及让克克再问。
克克盯着手机发了会呆,觉得妈妈说话的态度和平时有点不同,不过这会儿她也不想去揣测,明天就知道了,眼下关键的是决定晚上的电影去不去看呢?
电影是在新街口的某个影城,去那里学校有直达的公车,交通很是方便,时间是8点,看完快11点,坐车回来应该11点半左右,周末舍监一般会把关门时间调到12点,所以时间上没什么问题。
说到安全么,正如庞轻说的那样,做最坏的打算,即便是个坏人给的票——当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是个讨厌的呆头鹅才最最可能——电影院里,他也不敢造次吧,毕竟那么多人呢。再说,回来的路也都很安全。
想到这里,克克才真的明白自己的心意,原来自己竟然这么想去呢。呵呵。虽然,8成是个呆头鹅给的票,不过,真的要说,这只鹅的这种方式很是浪漫,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