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1 章 第一章
第2节 恶作剧?

 

克克好不容易在宿舍熬到5点半,上上网,中间上了两趟厕所,拆了两包饼干,胡乱吃了点,又啃了点苹果,看见庞轻保持背对自己的姿势一直没变,正想叫她下来,一起去食堂,李颖和赵晓涵回来了。
赵晓涵“咚”的一声,踢开虚掩的门,甩着漂亮的马尾辫子,夸张地一摇一晃进来,身后的好学生李颖跟着,双手捧着厚厚一叠书,也轻轻用脚把门给钩回去。赵晓涵走到克克面前,拿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克克抬头询问地看向她:“干嘛?”
她一看克克的反应,来了精神似地一跃跳上桌子,“那信里写的什么?”
“咦?”克克看看对面床上,庞轻半响才翻了个身,看看克克,一脸无辜,挑了挑眉,斜睨了赵晓涵一眼,又翻身回去,没有理她们。
“那信我和庞轻一起看见的,我正要去上课,她呢是才下课回来,所以她带上来的。好奇怪的信啊,怎么没有邮票,肯定是直接送传达室的,而且名字都没有留。”
“不知道。”克克拿起信封,苦笑一下,朝她挥了挥,“也没有信。”
“真的么?”她一把夺过去,又里外研究了一番,“真的嗳!”她眼睛瞪得像铜铃,带着点夸张地惊异。“谁那么无聊啊?”
李颖站在边上看着,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参与性地笑笑,以表关注,“可能是忘记把信放进去了?”
克克不想再卖关子了,对李颖说:“放了张电影票。”
“真的?”身旁的赵小涵同志又来了精神,“在哪儿,给我瞅瞅!”
克克懒得理她的茬,“就是普通的电影票,没什么特别的?”
“普通的电影票!?”
“对啊,就是普普通通一张票而已。”刘克遥假意被网页吸引似的,不敢看她。
晓涵生气地俯到刘克遥面前,把她的笔记本一合,“你说的这张票是放在一个无名氏信封里被送来的,对么?你还说普通?”克克看着她双臂相合,一副要找她较真理论的样子,避重就轻地说:
“从外形看,就是普通电影票一张。”
“然后呢?”她翻翻眼珠子,死瞪着克克,“是谁送的,你真的不知道?”
这次克克是真无辜了,双手一摊,“真的不知道。”
晓涵研究了克克一下,看克克一脸诚恳,放下审问的架势,改用循循善诱式:“那你去是不去啊,什么电影啊,哪里的,几点的呀?”她连珠炮地丢了几个问题给克克。
“饿了!”庞轻突然大声喊了一句,等她们抬头看她,她已经跳下床,开始换鞋,“我去打饭,谁一起?”克克连忙当跟屁虫,拿着饭盒、饭卡就跟着一阵风似的庞轻出了门,晓涵在她们后面喊着,“等等,我还没换衣服呢,嗳,我饭盒呢?”等她追出来,克克她们已经甩了她好一段路。
吃饭时,晓涵还想讨论那张无名氏电影票,克克铁了心做出一副无可奉告的神情——其实真的是无可奉告,庞轻也神情恍惚似地喃喃英语泛读考试,好像真的很为考试头疼的样子——哈,鬼才信,克克暗含感激。晓涵讨了几个无趣后,颇有点失意,可很快她又意味深长地给克克一个坏坏的笑,克克摇摇头,看来今天晚上回来也逃不了被审问了。
周末车堵得厉害,等克克到电影院的时候,离开场已经只有10分钟了。检票,入座,十分钟后,克克才发现自己错了,克克从没有想过是这样子的哦。
看来,真的是无聊人的一场恶作剧呢。不要说左右,延伸到这一整排的人都是不认识克克,克克也不认识他们的。
歪着头,盯着电影想了一会儿,男主角开始和女主角相遇了,情愫暗生,不对,简直是“明生”才对嗳,老外就是开放,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个眼神就够了,接下来牵手、KISS都自自然然,水到渠成,喜欢就是喜欢,管你是不是外星人?
罢罢罢,克克决定好好看电影了,恶作剧就恶作剧呗,反正有人白请看电影,天下掉馅饼儿的事情,自己也如约而至,算是对得起送票人的面子。
电影散场的时候,克克突然一个闪念,往身后望了望,都是一对对、一双双的,要不就是一家子,形单影只就她一人,看来,恶作剧无疑了。低头,暗自嘲笑自己下意识还真期待点什么浪漫相约呢,恶作剧而已哦。
这天晚上11:40的时候,7舍311里赵小涵郁闷地大叫,“说说有什么关系嘛,谁啊,谁啊,谁啊?”
“小姐,都thousands times 了嘢,人没来,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压低声音,克克耐着性子回道,她回宿舍已经十分钟了,基本上这十分钟,他们就是如此,time and time again 的重复,晓涵不累她也累了。
“大小姐,让我洗脚吧,12点了!”克克终于忍无可忍喊了出声,冲进厕所,锁上门,不管晓涵在外面叫嚣,心里又好气又好笑,“什么跟什么嘛,干嘛和那丫头解释那么多。浪漫爱情幻想癖!”
终于等她洗完,庞轻也已经回来了,克克暗想,她竟然比自己还晚,肯定是考完试后和N大的那个花前月下去了。
和她搭讪着,“才回来啊,还没有洗么,快熄灯了。”
“没事,我快。”庞轻利落地拿起洗漱用品,正要钻进洗手间,突然又回神想起什么似的问克克,“克克,那谁啊?”
早就知道她也想问,克克颇有点挫败地想,应该先把刚才说的话都录一遍,等人来了,放给每个人听好了,还好宿舍连她只有4个人。
“她说人没来!”晓涵急急帮她答道,还不忘白刘克遥一眼,一副“谁信你。”的表情,克克无奈苦笑,看向庞轻,庞轻虽然有点错愕,不过也只“哦”了一声,抓抓头,进了洗手间。
十分钟后,灯熄了,庞轻开了门,利落地蹬上床,铺好被子就睡。
晓涵虽然不甘心,但是看看早已合衣睡下的李颖,也不好意思再和克克坚持,郁闷上床。克克见此情景,求之不得,乐得先逃过“初一”这一劫。
“阿弥陀佛,今天算是安全了。总的来说,今天还算不错,至少有赚到电影一部。”克克在被窝里迷迷糊糊地想,很快就进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