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1 章 第一章
第3节 地铁偶遇
周六早晨,宿舍里只留下了克克,其他人都回家去了。克克回家也就是换了另外一个大点的地方呆着而已,妈妈经常加班,休息的时间也不一定,所以不如呆在学校,吃饭还方便。
克克为了躲晓涵的追问,一直在被窝里装睡,直到感觉宿舍安静了,才慢慢起来,已经差不多快10点半的光景。
她给自己冲了杯牛奶,又吃了两片饼干,算是早餐,换了身干净衣服,拿着背包就出门了。
妈妈的医院离她住的地方要坐半个小时地铁,慢慢悠悠晃过去,到那里正好赶上吃饭的时间。周末近午的辰光,地铁里人熙熙攘攘,却也不至于拥挤。车来了,克克随着人流走进列车。
她找了位子坐下,挨着边,她斜靠着,正准备发呆,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音引她望身边看去。
“陈南,这里有位子!”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孩,拉着一个男生急急在克克身边坐下,女孩身上散发的脂粉香水气息一下子就把克克给包围了,那男生却并不好意思这么猴急似的,一手搭在椅背上慢慢落座。
N师大这站,有不少学生乘坐,克克觉得那女孩身上的味道甜而不腻,很是好闻,忍不住朝她又看了看。这个女孩一定也是学生,可是呈现出的气质却是成熟妩媚的,和自己完全不同,克克心想。
女孩着金灰色丝缎衬衫,配了一个小V领的同色系线衫,外面穿了件咖啡色呢绒小西装,淡咖啡的裤子,金色细高跟小单鞋,最漂亮是那一头长发,笔直顺滑,乌黑发亮,她戴了个较夸张的咖啡金色发卡,很“Blair”的那种,和那身知性有余活泼不足的衣衫相比,这么一点缀,反而衬显得娇俏漂亮。
克克一直都羡慕这种会打扮自己的女孩,而那女孩也不仅仅是会穿衣服而已,她的皮肤极好,看上去不像擦了粉,但是又明明有脂粉的味道,弯弯的两道细眉下,是双含笑的眼睛,忽闪忽闪地,和那男生说笑着什么,还时不时掩口爽朗地笑着,那笑声克克也很喜欢。
“真是个活泼讨喜的漂亮女孩儿。”克克正想着,那女孩看了看男生,随即顺着男生的眼神转回头看了看克克,克克这才发现她盯那女孩久了,引起她身边男生的注意。
下意识地看看那男生,“啊?原来是他。”克克一怔,下意识回过眼神,对方她是认识的。
有天在学校,这男生骑车从她们身边过去,晓涵就拉了克克的手指给她看,告诉她,他是外语系的“系草”,当时克克没有仔细看,只落个大概印象,不过肯定是他没错。克克有点不好意思,那女孩刚才引得她多看了两眼,没曾想引起了女孩身边他的注意。
克克一直喜欢看美女胜过看帅哥,关于这个现象美学选修课上老师也曾就这个说过:很长一段时间,男尊女卑的社会现实,导致人们在审美情趣的角度上都是以男性的眼光为出发点的,女性美被男性欣赏,所以艺术也着力表现这些,久而久之,女孩也喜欢看女孩了。
当时老师的玩笑话引发了哄堂大笑,不过事实如此。
克克没尴尬多久,就听见身旁的女孩又开始咯咯笑起来,克克悄悄看过去,女孩神态自若地和“系草”聊着天,“系草”含着笑听着,有点漫不经心地望着地面。“搞笑吧,陈南?”那女孩笑得合不拢嘴,拍拍“系草”,“系草”浅笑两声点点头算是回答。
这两人显然已经习惯被人看了,郎才女貌,女孩的漂亮显而易见,“系草”是不是有才,这个不知道,不过他显然是不负“系草”的名号的。他的五官很是洋气好看,皮肤是那种很淡的小麦色,想来如果不是爱晒太阳,皮肤本身应当是很白皙的。
他的头歪向女孩相反的方向,女孩说什么他都淡淡的笑着,偶尔配合地点点头,一副淡定闲散的样子,透着和年龄不相配的成熟。
列车进了新街口站,女孩挨着男孩下了车,克克看他们下去,心想,没准是去逛街。回头要告诉晓涵,“系草”已经名草有主,莫再有妄念了,想到这里,克克恶作剧地笑笑,戴上耳机,专心听歌。
林淑华在医院的餐厅门口,看见克克晃晃悠悠地走来,淡金色的阳光在女儿略微发褐色的头发上散成小小的光圈,阳光下走来的克克显得年轻、可爱又孱弱,这幅画面让林淑华莞尔,克克在一个微妙的年龄——从女孩转变到小女人的季节。
“妈!”克克对母亲笑笑,林淑华对她点点头,带她到医院食堂,打了饭菜,在临窗的桌边坐下。克克端着汤碗小口地喝了几口,又小心翼翼地放下,整理了一下耷拉在面前的头发,“到底什么事情呀?”
“先吃吧。”林淑华欲言又止,这些都被克克看在眼里,但是她什么也没说,顺从地吃起来,不时抬头看看母亲。
“你的嫂子要来了,要在这里疗养。”半晌,林淑华才轻轻一说。
“嫂子?”
“刘榛的太太呀。”
克克放下了筷子,转向窗外的白玉兰“唔”了一声,外面又下雨了,今年春天雨下得过长,玉兰的骨朵还泛着青色,有阵风吹过,几根枝杈跟风微微摇曳着。呆了一会儿,她象是想起什么似的,“不是说分手了么?”
林淑华叹了口气,“只是在办手续而已,谁知道没有办成,查出来她得了病。你哥哥的研究项目正在攻坚阶段,她现在生病,实在不是时候。她……她家已经没什么人……所以,送回来,说是要给她养病。”
“什么病?”
“说不清楚,据说那里的大夫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好像精神方面的,身体已经拖垮了,你哥在我们这里的疗养院里给她办好手续了,你哥……”
“他不是我哥哥。”克克低低地抗议了一句,随即又感到一点内疚,但是终于倔强地咬住嘴唇,没有再出声。
桌上的饭菜没有人再动,时间指向1点,食堂里的工人们开始收拾,碗碟堆砌的声音在安静的食堂里此起彼伏地响起。
“我不太记得了,她叫什么名字来着”良久,克克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