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2 章 第二章
第2节 陆一玫
隔了一个礼拜,克克的嫂子陆一玫回国了。克克只在她和哥哥刘榛结婚的时候见过她一次,印象中是个温婉的美人,我见犹怜的样子。
那个时候克克还是初中生,刘榛比克克大了14岁,且又是和她同父异母的关系,他们并不亲近,所以克克觉得刘榛不是她哥,这是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刘榛在克克还是孩童时就读了国外的大学,后来读了医科,就更少回来。爸爸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可以出国见他,所以刘榛似乎就更没有理由回来了。
克克她差点忘记了他的样子。印象中的刘榛,对妈妈总是客气的,这客气一半是因为真的很少见面,再者,面对后母,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吧。
而妈妈这边呢,在克克心目中,母亲林淑华,是优秀的学者,潜心研究学问是她擅长的,面对病患的耐心也是擅长的,可处理起家务事,尤其是面对继子这样的事情克克想妈妈肯定是不擅长的。尤其,这层关系最重要的一环——父亲,在她高二时就去世了。
如今,刘榛要把即将分手的妻子送回来休养,实在让克克心里不忿。她想:陆一玫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这么年轻就得了“精神上的毛病”,那作为丈夫的刘榛岂不是要负责的?妈妈说他因为忙于学术,不能尽心照顾她。在克克看来,实在是个差劲的理由。
其实,林淑华让克克来,没有别的意思,她不指望克克去看着陆一玫——虽然是忧郁症,但是症状尚轻,还不到要人24小时看护的地步。
妈妈的意思是,陆在国内已经没有亲人,送到她们这样的“半亲人”身边,克克只要有空,想到了去看看,是这么个意思就可以。毕竟刘榛电话关照过,只是正在和陆办离婚的事情没有再提。克克觉得奇怪,上回刘榛回国时形单影只,妈妈问起,他苦涩一笑,说可能要离,距离到现在时间也不算久了。在国外离个婚竟这样复杂的,能拖到发现陆的病情?
陆一玫住在离母亲医院不远的疗养院,克克从门口进去,只几十米的距离,走到疗养院的深处,就觉得这里到底是“精神病院”,环境是能多怡人就多怡人:花草树木一应俱全,且雕琢有心不说,生态也保护得当,越过草坪,克克还发现一只不怕人的松鼠,它朝克克转了转眼珠子,跳跃性的一顿一顿的转转脑袋,便“噌”一声,跳上了旁边的大松树上。
克克心里暗想,原来妈妈的医院旁边这家“治脑袋”的医院这么别有洞天。可是一街之隔,妈妈的医院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妈妈的医院给人的感觉是个充满消毒水味道的人体修理厂,穿白大褂的大多行色匆匆、面若冷霜,即使和蔼耐心如妈妈,那也是名义上的,为了工作,让人进去就觉得压抑。不似这里,进来的人既然脑袋都坏了,索性让他们彻底的亲近好山好水,虽然没有真山,但是几片绿色,四季常青,看着也让人觉得心旷神怡。这里面的医生在这份环境的暗示下,给人的感觉也很平易近人的样子,想来“疗养院”的名字就是如此,这里治疗是辅,休养为主。
妈妈在最靠近主楼的大草坪那儿和一个女人说着话,两人坐在草坪的边缘,妈妈看见克克,和身边的女人说了句什么,朝克克指了指,那女人往克克望去,好似淡淡地笑了笑。
陆一玫在克克印象中是很古典的中式温婉美女,面前的陆一玫仍然是美的,却没什么精神,带点憔悴,皮肤好像缺水严重般没有光泽,且白得透明,在光线的照样下透着点极浅的淡蓝色,那是病人的肤色,看见她的脸,“心病”两个字就“倏”地钻进克克的脑海。
一愣神,发现陆一玫还对着她笑着,克克不好意思地朝她打了个招呼,该喊嫂子,但是克克觉得不好意思,叫了句“一玫姐姐”,母亲听了想责怪她几句,被陆一玫笑着制止了,“我也不喜欢被叫‘嫂子’,听了感觉老气。”克克听了,心感赞同,也粲然一笑,觉得有点喜欢她。
“让你们这么操心,真的不好意思。”陆一玫还是笑眯眯的,但是那眉眼却是展不开的忧愁,嘴唇也只是轻轻牵扯了一下,和刚才的笑相比,多了几分苦意,原来,一个人得了心病,她的脸也就展现出了苦状,她看向林淑华,“阿姨……”。
克克听了,也有点愕然,陆一玫原来也是乱叫人的,不过妈妈好像也不在意似的点点头,克克想,妈妈都不在意,自己也就不用在意。刘榛叫妈妈“阿姨”,是源于内心的不接受,而陆一玫这样叫,却让克克轻松。原来,和别人一起分享叫一个人“妈妈”,是种她不太能接受的感觉呢。
陆一玫让她们不用太在意她,又好像漫不经心似地补充了几句,暗示刘榛已经给了她足够的物质保障,医生护士对她很好,病友也投缘云云。在克克看来,这些全是让她们放心的托词,一句话,探望她,她们要刻意为之,被探望的她,何尝不是刻意受之?与其如此,不如相忘于江湖,让大家落个轻松自在。
克克暗想,既然这个大主题已被陆一玫说明,大家就都可获益了。她们告别陆一玫后,克克把这想法和林淑华说了,林淑华顿了一会儿说,“现在是春天了,她这样的病症最容易加重。”
“诶?”克克听了觉得奇怪,在她小小的心思里,春天春暖花开,看了就赏心悦目,而疗养院也恨不得弄得四季如春的样子,这样的季节,还是精神病的犯病高发季?想到这里,克克又不禁数落自己的无知。精神上的病恐怕是最痛苦的,无形有状,医生只能边治边调整方案,毕竟每个人的病因不同啊。

“所以,有空的时候去看看她,就当看个朋友吧。”妈妈看看克克,眼里有着嘱托的意味,克克点点头,挽着妈妈的手,两人都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