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2 章 第二章
第3节 抱树的女孩
周一上午十点的课,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陈南一般是会去的。他想,既然决定把大学读完,学生的义务还是要尽的,而且,英语文学课的杜萍教授是他妈妈的朋友,从小看他到大,若非逼不得已的情况,还是要给对方点面子的。
他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到学校也不过9点半的光景,时间尚早。他慢慢踱到师大的大草坪上,在北边的那棵银杏树下,找了个干燥的草皮,就地坐下了。
师大的草坪,在N市的大学圈子里很有名气,草坪广阔,而且“任人踩踏”,却越踩越盛,总一副郁郁葱葱的模样,加上学校终年对外开放,总有不少人在草坪上休闲娱乐。不过这会儿,不是节假日,而且是一大早的时间,草坪上的人很少,显得安静。
陈南看了看草坪南端的另一颗银杏,想起了两个月前第一次在那里看见那个头发到肩膀的女生——
那是新学期开始一周的某个正午过后,一天最温暖的时候,他下午也有课,而他不住校,没有地方可去,所以照例在草坪上打发时间。
起先他没在意她,而她可能已经立在对面的银杏树下很久了。
“克克!克克!”叫她的女孩声音尖而细,一边叫一边从他坐的这半边跑到对面,惹得他抬头望去,对面银杏树下,有个女生傻傻地抱着那树,身体贴着树,很舒服的样子。
克克没有理那个大嗓门儿的女孩,顾自抱了一会,才笑着和找她的女孩离开了。
克克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抱树的小习惯打扰了陈南。他这辈子没有见过这样爱抱树的,除了陈宁,克克是第二个。
两个女孩携手从对面慢慢过来,笑着说着话。叫克克的女孩笑起来让人觉得温暖,像五月里透过树冠洒下的阳光一样,温暖而不灼热,让人自心里觉得舒服。
她抱树的样子和陈宁极像——全身心贴着,陈宁以前就和他这样说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见好看的树就喜欢抱。”陈南想到他的话,略嫌苦涩地笑了一下。那个爱抱树的叫克克的女孩,他从此就有了印象。
他算认识她了,但是她当然还不知道他。最早,陈南觉得,自己不过是又知道了一个和陈宁有着一样怪癖的人而已。在N师大本部不大的校区里,他们经常擦肩而过,彼此之间划过透明的弧线,却从没有言语交流,不留任何痕迹。
两个月来,陈南已经看过她十来次。这么容易碰见,不是来自于巧合,其实来自于陈南的细心观察和克克的刻板校园生活路线。
陈南想,她可能是外地的学生,她显然也没有男朋友,至少在N市没有,因为她总在校园里转悠,无非就是教室、宿舍、图书馆、食堂……枯燥得好像一个高中生的生活。
因为十几次“不经意”的擦肩而过,克克的脸陈南已经很熟悉。她有张小巧、讨喜的心形脸孔,头发不长,刚到肩膀,柔软而浓密的样子,深深的褐色。皮肤白皙,让他喜欢。她的个子普通,但是身材却不普通,那是带着点婴儿肥式的丰满,却有着纤细的小腰,整体看来骨肉均匀、恰到好处,这也让他喜欢。
他想不起来,怎样创造机会让他们认识。走到她跟前,和她说:“你好,我是陈南。”这样未免太突兀、太孟浪,意图太明显。何况,她如果不是她让他以为的那个样子呢?
如果愿意,陈南可以有女孩跟着。总有女孩愿意亲近陈南,他知道为什么,表象总是有欺骗性,而他的表象:年轻、帅气、成熟、彬彬有礼,这些都很美好,吸引同龄的一类女孩。除了这一类女孩,身边的女孩就是小雅。小雅是不同的,她是朋友,无关风月。
虽然从没有对谁认真,但是他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感觉——那种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恋爱。相知、相爱,平淡却真实。而现在,他对她的全部了解,不过一个名字——还不是全名、以及有着爱抱树的小爱好而已。
他又想到上周末去找沈彬时,在地铁里居然和她坐得那样近,只隔着小雅。小雅的口若悬河他听得意兴阑珊,下了地铁,小雅责怪她心不在焉,他却愣愣地思忖着,克克坐地铁是去什么地方……
此时他看看表,还有20分钟才要上课,对面的银杏树边仍然没有人。银杏树是分雄雌的,如果种植的位置相隔太远,是不太可能有希望结得果实的。这大草坪差不多有2/3个足球场那么大,一棵南,一棵北,陈南不知道是否隔得过远,也不知道它们的雄雌,反正果子似乎从来没有结过。
英语系旁的自行车停放处边上也长着几棵银杏树,到了季节,总是会掉下果子来,在大草坪的这两棵树周围,却从来没有见过有果子下来。陈南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心里想两棵树应该不是同性,而只是因为隔得太远。
一会,对面草坪边缘,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陈南暗自微笑——克克的作息,准确至极。
他看见她悠闲地踩进草坪,走到南边那棵银杏树下,抱着树,身子倚在树上停了一会,然后背着包跑开了。陈宁以前也是如此,他喜欢抱树,但是不是每棵都抱的。N大的树木甚多,但是克克只固定抱几棵,大草坪对面那棵是其中之一。

想看的看完了,陈南带着微笑,慢慢往系里走去。连续几周断断续续的雨似乎要告一段落,今天的阳光撒在身上格外温暖,人间四月天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