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 索命延续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 索命延续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2节 二

 

橙子潇洒的拿出一包劣质的烟,呷了一根然后开始吞云吐雾,良久,这才看着站在一堆铅笔中间的老猫:“你再不把你接到的任务和小道消息说出来,这个月的猫粮就没了。”
 
    老猫看了一眼黑夜,道:“任务——委托人,保密,任务级别,特殊级别。好吧,我说重点。最近某个生物在新杭州连续作案十多起,手法差不多,很鬼畜。动机不懂。委托人的意思是让我们在一个星期之内解决这个生物。”
 
    “资料呢?”
 
    老猫摊了摊手,连同自己全部倒翻出来的口袋。
 
    橙子无力的软瘫在桌子上:“又是那种无聊的侦探游戏。新杭州城猎杀。”
 
    “啰嗦,那么小道消息呢?”这时织走了出来,头上多了条破洞的毛巾,还有两杯咖啡。
 
    “小道消息就是,烽灵似乎死了。”
 
    “噗。”橙子的咖啡吐了一地。
 
    “果然是小道消息。”黑夜饶有兴趣的拿着一块橡皮,看着这块橡皮的影子随着远处的光源忽长忽短。
 
    老猫耸耸肩,狡黠的眼睛闪了闪:“这不,协会里的人都在这么说。”
 
    “哈,第一高手死了?”黑夜笑道,“协会看来要乱了。”
 
    “不关我们的事情。哦对了老猫,你最重要的东西没有讲。”橙子将眼镜又带了回去。
 
    “什么?”老猫奇怪的问道。
 
    “报酬。”橙子敲了敲桌子,道:“有多少人头的报酬?”
    “二十人头。”老猫道。
 
    “这么少,不可能吧。还不如找杀手工会那批人。”
 
    “听我把话说完。”老猫对于自己的话总是被人打断而感到不满:“还有紫金港拍卖行四个月VIP会员。”他不太情愿的说了后面的这几个字。
 
    “看来,对方很知道我们老板的口味。啧啧,四个月会员。”黑夜笑道。
 
    “闲话少说,这单任务接了。”橙子道。
 
    众人:……
 
    “喂?老猫吗?”
 
    “喂,你是谁啊。”出了门,雨还是照样的下着,老猫不耐烦的按掉俗气的铃声,接听。
 
    “是我,老狗。请你吃饭。饭已经准备好了,去美女大排档吧。”
 
     老猫二话不说,径自朝着目的地走去。
 
    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这句话老猫不敢苟同。 起码,作为异能者的自己,交的朋友绝大多数不是那些变态的异能者。好吧,你说这句话说的是性格上的。
 
    “性格相近的人,往往容易被主体感到是另外一个自己。对于习惯独一无二的生命来说,这绝对是无法接受的。所以,性格相似的人很难成为朋友。”还记得那个时候橙子小姐拿着欠扁的眼镜说着。
 
    而老狗,则绝对不是老猫这种性格的男人。别看他的绰号同样难听没品位,他却是一个真正的上层人士。优雅的外表,体面的工作,温润的性格。至于怎么和老猫这样的人成为了朋友呢?谁知道呢?或许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老猫?这里。”老狗在这一间肮脏的大排档里朝着老猫招手。这小子,即使来到了这种地方整个人依然是一派彬彬有礼的样子。西装领带挎包样样俱全。不知道的还以为去女仆咖啡屋呢。
 
    “什么事?”老猫亲热的和他干杯:“到这种地方来找我。你真的是老狗吗?”说着正打算去捏他的脸皮。
 
    “咳。”老狗急忙躲避,随即寒暄道:“你这几年在哪里工作啊?还是地下做那些买卖?”
 
    “早就不做了。”老猫想起自己以前对他扯皮说自己在干走私活,“吃的是青春饭。现在洗白了,在文具店当派送员。”
 
    “不错的活啊。”两人又碰了碰酒杯,不过老猫却发现老狗的眼神有点失望。
 
    这小子,不会也想干走私,让我照顾他一下帮他入行。老猫的眼光不怀好意。
 
    “别别,你别想歪了。”老狗说道:“你和地下的那些人还有联系吗?”
 
    老猫想了想,点头道:“有,还有一点。怎么?”
 
    老狗神色凝重了,道:“请你帮点忙。”
 
    “哦?”老猫不易察觉的把最贵的菜夹了过来,老狗在新杭州混了这么长时间,上面的人怎么说也有几个门道,来找自己?关于黑道?
 
    “说说。”老猫有了兴趣。
 
    老狗四下里看了看,道:“最近那个疯子杀人狂你知道吗?我的小侄子似乎卷入了这个”
 
    “哦?”那个疯子杀人狂。终于这个无聊的小子给自己带来了一点好玩的东西。
 
    “你也知道我是新杭州日报的大编辑。前两次杀人狂犯罪现场我都去了。那些被害者除了尸体粉碎以外,却都有一点相同的地方——眼珠子突出,脸颊像里面凹的很厉害,像是,额。像是脑子被人吸光的样子。”老狗痛苦的说出那几个倒霉蛋被杀的样子。”
 
    “生命提取?”老猫喃喃道。
 
    “什么?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继续吧。”
 
    “这是前天,也就是最近的一起事件上我捡到的。”老狗道,拿出一个联系本,老猫翻了翻,高中生的本子,错误连篇。“这是我侄子的练习本。我私自拿过来了。”
 
    “你觉得你侄子是杀人狂?那么带我去见见你侄子吧。”老猫道。
 
    老狗摆摆手:“自从前天后就没有他的消息了,也不去学校。他母亲倒是在大前天死了。不过要说他是杀人狂,那也太扯了。”
 
    “谁都有可能。”老猫道。
 
    “可是,老猫你不觉得在犯罪现场丢一本写着自己名字的本子,我侄子难道想被人抓住?老狗道。
 
    “这个。说不定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引开我们的耳目,让大家都觉得不是他干的。”
 
    老狗沉默了一下:“我倒是担心他被杀人狂劫持了。不管怎么样,老猫你帮我找一找我侄子吧。”
 
    “找你侄子。整个大杭州?老狗,这怎么可能。好吧,我明白了,尽量尽量。”老猫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干嘛不去找些专门找人杀人的工会?你也不差这点人头吧。”
 
    老狗的眼镜片反射着白光,让他无法看到他的目光:“不管这个杀人狂到底是谁,我只知道我的侄子一定是个受害者,他的家庭已经被这个杀人狂毁了,我不想他的后半身在被这个杀人狂给毁了。你一旦得到消息马上通知我。”
 
    “你要自己对付那个杀人狂?”老猫好奇。
 
    “再说吧。谢谢你了老朋友。”
 
    老猫看了看这个老朋友悄悄握紧的拳头,把那句不自量力给咽了回去。
 
    老狗的那对镜片,变得越发的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