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3 章 第三章
第2节 矛盾暗涌

 

钟静雅进了教室,对在座的很是有活力地“HI”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主考的男生嗔怪地看了她一眼,“以为你是硬腿子,食言了吧?真是靠不住的家伙。”
听话的人都笑了,知道他和小雅熟稔。小雅假装委屈地嗲着嗓子说:“学翰兄台原谅我吧,真的是临时有事走不开。”说着又看着学翰身边短发圆脸的女孩:“周曼美眉,你让你的学翰原谅我吧。”
听话的短发女孩红了脸,撇头似笑非笑了一下:“我也没办法,人家可是台长,都请不动你这位高参。”
小雅不以为意,“陈南不是来了么?”
殷学翰这才看着走到钟静雅身边的陈南,带着就事论事的姿态说了句,“谢谢能来。”
陈南耸耸肩,示意让他不用那么客气,转身正准备和小雅离开。周曼却叫住他,“陈南同学,怎么这就走了呢?你还没有说说你的意见呢,你觉得今天有特别好的没有?”陈南看向她,浅浅一笑,稍微思忖了一下,笑看那女生说了句,“Mandy,你觉得呢?”
没有想到陈南还记得自己的英文名字,看他这样自自然然地反问过来,周曼竟结结巴巴起来,“就是……嗯……想听听……你的意见呢?”
陈南顾自低头笑了笑,“都挺好,不过谁适合加入你们,你们应该已经有数了。”
说了半天,一点有用的建议都没有,那还来干嘛?殷学翰听了,几不可见、不以为然地皱皱眉,嘴上却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从专业角度看呢?”
陈南这才点点头,略微思考了一下,说了几个考号,然后抱歉地笑笑说,“中间出去了一下,有几位没有听见。”
“嗯。”其余两位考官也点点头,似乎对陈南的话很认同。
“有个女孩,”殷学翰没有理会别人,看着陈南说道,“你回来时正自我介绍那个,你觉得怎么样?”
陈南知道殷学翰说的是克克,他不知道殷学翰为什么特地问起,略微思考了一下,虽不了解他的意图,但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中规中矩的发音,波澜不惊的遣词用句,没有什么错误,也没有什么惊喜。”
殷学翰听了,也浅笑一下,“你的意思是,很适合播音?”
陈南只笑着,却没有答话,这殷学翰究竟什么意思?
周曼好像回想起来似地说,“啊,那个女生我挺有印象,她的声音挺好听的。”
是好听,陈南暗想,和殷学翰点点头:“总之,谁适合加入你们这个集体,你们最有发言权。”钟晶雅原来在边上一直没说话,看他们谈完了,笑着说:“看来今天真的是错过了,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才吗?”
殷学翰对她揶揄地笑笑,“你才是最优秀的,我们这里你都不待见。”钟静雅嘟着嘴,佯装生气,惹得周围人又笑了起来,她笑着说:“哪天请大家吃大盘鸡,算赔罪!”她向他们摆摆手,拍拍陈南,两人离开了教室。
做书记员的女生是大一的,从前只在系里见过这一对郎才女貌。等他们走远了,小声地问周曼,“他们是谁呀?”
“陈南和钟晶雅,都是英国文学专业,陈南大二,小雅大三了。”
“噢,”书记员若有所悟,“他们也是台里的?”
“不是,他们是校接待外宾时‘御用’的口翻。”
书记员听了,很是惊讶,“‘御用’?那就是给校领导和外宾做翻译的,他们这么厉害?”
“嗯,所以学翰让他们也来听听,给点意见,对吧,学翰?”周曼看着他。
又来了,在别人面前直呼我名字。殷学翰在心里不悦地想着,嘴里却只是淡淡地说,“是啊,不过小雅临时有事情。”结果,该来的没来,他忿忿地想。随即又对他们说,“录音听几遍,听那几个还可以的就行了。”
周曼似乎有点不依不饶,追问一句,“你问陈南的那个女生……”她回头看看书记员,那丫头倒是机灵,看了看记录本说:“那女孩叫刘克遥。”周曼随即点点头,又看向殷学翰:“你也想列为备选吧?”殷学翰倒是一点没有迟疑,看着周曼摇摇头,慢慢说:“可以给她发2号通知书。”
周曼眼里闪过一丝得意、一点疑惑,但仍很可爱地眨眨眼:“咦?”,其他几位主考人也不明白他的意思,殷学翰笑笑,故作轻松地说:“她是来玩的,你们看不出来?”
大家听了他的话似有所悟地“哦”了一声。周曼却依然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带点审视的作态,“刚才听你问陈南的意见,还以为你很中意她?”
殷学翰略显尴尬,笑了笑说,“你不是说她声音好听么,我也是随口问句。”
周曼似乎被说服了,点点头,没有再问。
“其余的都发1号通知书。至于备选的,听过录音后,我们再讨论下,到时候选出来的电话通知,落选的发2号,周曼,这事你来负责就好。”周曼听了嘴里答应“好”,心里却想:怎么都好,该给的面子始终是要给的,在这里你是台长,我是小兵。
钟晶雅和陈南从系里出来,她看看四周无人,笑着合掌算是感激地对陈南说:“不好意思,让你做这样无聊的事情。”
陈南看着她:“倒也不无聊吧。”
“哦?”钟晶雅听了很是意外:“你不是挺烦他们的么?”
不想陈南却反问她:“你的事情怎么说,什么时候去上海?”
钟晶雅听了,脸色突然一沉,转身慢慢向前走去,她的步子也变得沉重起来,“下个礼拜六。”
陈南看她满腹心事的样子,顺手轻轻拍拍她肩膀,“不要这样不自信,这次应该没有问题,‘无欲则刚’,嗯?”
听了陈南的话,钟晶雅终究挤出个笑容,本想也为自己打气,但是还是忍不住咕哝一句:“我的记录不良啊。”
陈南笑了,“傻瓜,怎么这样灭自己志气?”
钟晶雅终于释怀,大出一口气,随口说了一句,“那是,阿姨不也是被拒过,也不影响后来……啊……”她一定是昏了头了,顺口就说了这样的话,她赶紧看陈南的反应,陈南方才的笑似乎僵了一下,但是时间很短,他看看钟晶雅,好像没有在意,避重就轻地说了句,“对,所以你要更有信心!”
“对不起……”钟晶雅变了神色,好像要哭了,“我真是混蛋,居然让你想起这些事情。”
陈南慢慢走在前面,没有回头,淡淡问她,“虽然你托我的事情不算无聊,不过还是欠我一次,今天我要吃顿好的,你来不来?”
钟晶雅知道他真的没有生气,但是那内疚却更甚了,她急急跟上他,不好意思地说,“当然来,我请!”
两天后,克克和晓涵都收到了电台的通知书。庞轻带回宿舍扔给她俩,晓涵急忙打开了,看了,半天没说话,问克克:“你的怎么写的?”
克克在床上看书,听晓涵问了,才打开信封,看了看信的内容,随后向晓涵笑笑,“说我很好,列入备选,如有需要,会和我联系。那大概就是说我落选了”
晓涵听了表情有点怪怪的,低头没有吭声。
克克问道,“你选上了么?”
晓涵这才不高兴地咕哝了一声,“我也落选了,不过写得很直接,没有你的委婉。”
克克听了,有点不好意思,随口安慰她,“落选又怎样呢,几个学生考官,知道什么好歹?每天听他们选出来的人在那里播音,也不见得有多好。还自以为是弄两种通知书,无聊。”
庞轻在边上附和了一句,“没错,最重要,根本没有人在意听那玩意儿嘛!”
这话很是落到实处,晓涵释然地苦笑一下,却又自嘲着说,“吃不到的葡萄都是酸的。”
“哪有?”庞轻过去,推推她肩膀,“人家不要你,是他们的损失,本来有希望加点新血,改善一下他们沉闷的风格,这下好了,继续没人理没人爱了,哈哈……”
一句话,大家都笑了。笑完了,晓涵又幽幽地说,“那你们看我参加什么社团好呢,总不能一个都不去吧?”
克克看她真的烦恼起来,也一本正经地想了想,“你上回不是说王老师让你参加健美操班的么?”
晓涵听了,像是想去却又不好意思似的,扭捏着说,“她让我参加拉拉队训练,有男生哎~~~~”
看她怪怪的样子,克克先是一愣,然后就大笑起来,庞轻更是一边笑一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晓涵,“你不要这样……哈哈……你这样子我很不习惯……你不是号称花痴NO.1么?这不正好么,一堆肌肉帅男把你举上举下,满足了别人也成全了你自个儿……哈哈……”
晓涵气得跳起来,涨红着脸,拿着枕头就朝庞轻打过来,庞轻在宿舍里灵巧地跳来跳去,晓涵又气又急又羞,反倒老是打不着她,庞轻倒是一点不耽误工夫,一边躲,一边还“哈哈”笑得起劲儿,克克看了觉得甚是滑稽,也越发放肆地大笑着。
门被李颖推开,她迟疑地看着宿舍里这笑闹着的三个人,问道:“这又是闹什么?”,看那两人打得欢,没空理她,于是又问克克:“什么事情这么好笑?”
克克朝她眨眨眼睛,“王老师让‘色涵’参加健美操队,备战拉拉队比赛!”
李颖恍然大悟,但仍是不解,“那她打庞轻干嘛,参加健美操队,不是正合她意么?”
宿舍安静了几秒钟,李颖的话就好像三句半里最后的半句,引起的效果可是大大的,克克终于笑岔了气,倒在桌子上起不来,庞轻朝李颖竖了竖大拇指,敬佩之情溢于言表,晓涵气极地喊起来,“李颖,最坏就是你啦!”,骂完,就朝她们又扑上来,挨谁近打谁,可怜李颖被无辜打了若干次,还没有反应过来,“难道不是么,不合你意么。”
又气又急,又羞又恼,晓涵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抱着枕头叫道,“我的名声都被你们毁掉个干——干——净——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