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 索命延续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 索命延续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4节 四

 

“拿着,橙子小姐。”
 
    一大堆的废纸一股脑的丢在了橙子的桌子上。
 
    “什么啊?”橙子小姐只好举着咖啡杯站在了一旁。
 
    “所有的,在王佳伟房间里的东西。”黑夜中性的声音很讨人厌。
 
    橙子:“里面都是什么?”
 
    “试卷,草稿纸。似乎还有一本日记。男生竟然记日记。”
 
    “把日记给我。”橙子道,“还有那些试卷什么的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重要的线索。”
 
    “额。”黑夜托着下巴,仔细的思考着。
 
    “你们两个看看吧,我去洗个澡,回来的时候每个人给我一个推测。”橙子伸了一个懒腰。
 
    “这么多?”老猫一看到数学物理头就大。不过由不得他们反对,橙子小姐已经向着二楼走去。
 
    黑夜耸耸肩,老猫知道这小子又要开溜了。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老猫,还有一个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两仪织。喝冷水的两仪织。
 
    “那么。就只有你一个人了。老猫,你说说看你的想法。”橙子小姐很快就下了楼,没有一点洗过澡的痕迹。
 
    老猫本想推脱。但是老狗的脸又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老猫只得道:“我觉得王佳伟是被挟持的,而不像是变态杀人者本人。”
 
    “你可以叫他恐惧之狼。网上的人给他取的名字。”两仪织盯着膝盖上的手提电脑。
 
    “好吧。恐惧之狼。从王佳伟的作业,在他失踪前他还是有很认真的完成功课。当然,错误率是高了一点。”老猫拿起一张试卷胡乱的分析着:“再看他的草稿纸,很干净整洁。完全不像是一个发疯杀人的狼做出来的事情。”
 
    “很好的分析。”橙子赞扬:“几乎漏掉了所有的重点。”
 
    “那橙子小姐?您认为?”
 
    “老猫,你说,情绪这种东西到底有多少力量?”橙子问道。
 
    “情绪?鬼知道。”老猫不爱打哑谜。
 

    窗外的光芒,微曦渐渐点亮着整个世界。在烈火燎原之前,做着淡淡的润物细无声。

 
    “情绪,或者说人类的感情?有多大的力量?”橙子的咖啡又换上了一杯新的:“足够杀了烽灵,足够杀了馨红妖瞳。我们这次的任务很艰巨。”
 
    “一个高中生而已。”两仪织不屑的看着电脑。
 
    “喂喂,还没有定论王佳伟就是那个什么狼的了。”
 
    “自己看这个日记。”橙子笑着把一本只剩下一半的日记丢了过去。
 
    “感情,多余的东西。除了羁绊,能做些什么呢?”两仪织道。
 
    “我也这么认为。感情对于那些无敌的人来说,是钻破他们神话的武器。这本身也是感情的一种作用。这种东西谁都承受不了。”橙子笑道:“不过很庆幸,这种方式太复杂,要杀我们肯定不会用这种白痴方法。黑夜不好骗,老猫,除非人家找一只母猫。你的话,小心哦。”
 
    “切。”
 
    “只是,不要忘了感情能带来的另外一个东西。”
 
    偏执。
 
    “偏执。偏执生命,所以危险时能发挥无穷潜能。偏执所带来的力量,谁都为他叹服。只是,这股力量是不能掌握的。到头来依然是毁灭。那个王佳伟,哦,不。那个恐惧之狼,就因为他的偏执而得到了收集生命这个异能,然后化身成为恐惧之狼。”
 
    “日记上可以看出。这只狼有多么的爱他的母亲。可以看作是依赖,最后的圣地。再怎么被欺负,被辱骂,依然可以在这个最后的圣地休息。伊甸园中的人类,只可惜了。他母亲身体不好。不知道什么病,就是快死了。”
 
    “日记就记录到他母亲病入膏肓的时候。之后怎么样,那才是重点。”老猫道。
 
    “你给我带来的东西中就一本小说。《最后的挣扎》,主人公绝望的时候一直握着他恋人尸体的手,最后恋人竟然奇迹般的复活了。我想他可能是受了这个情节的影响吧。”
 
    “等等,这个推理太牵强了吧。”
 
    “拿去,这是录像。”
 
    老猫疑惑的接过两仪织丢来的U盘。
 
    “殡仪馆的火化录像。”两仪织又拿起一瓶水,“第四十二分钟,坐标42,79的地方放大五倍,应该可以看清楚。抓痕。要我截图给你吗?”
 
    “binggo。那么我想他得到异能的方式也顺理成章了。幻想着自己能够将自己的生命传输到母亲的体内,打开了异能。”
 
    “橙子小姐。虽然有抓痕,但是儿子抓着临死前的母亲不放,这是很正常的啊。而且,就这样触发异能,也太简单了吧。真挚的母子感情在新杭州不知道每天上演多少幕。可没听说哪个异能者是这样得到异能的。”
 
    “对于恐惧之狼来说,他母亲的定义应该已经超过了作为本体的母亲。还记得日记里写的那些吗?学校受欺负,被高年级基佬施暴。成绩很差,体力不好,似乎整个世界对他的都是绝望。不被认同,不被赞扬,不被公平对待。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大男生会记日记。他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就是抗拒,害怕。不过这个小孩太懦弱,不可能选择自杀。那么,母亲对他是什么呢?一种可以不自杀的借口,一个可以继续逃避下去的退路,甚至于他的世界被分割成了两块,母亲的周围和不在母亲的周围。这种超脱了母爱的依赖,更多的是一种逃避崩溃的借口。借口。如今,他的借口又要失去。他逃到哪里,逼迫他直面自杀的死亡和生不如死的世界。又是对生命的威胁。”
 
    “对生命的偏执,产生并且毁掉每个异能者。”两仪织靠在墙上,说出了世界灵协会大屏幕的那行字。
 
    “或许在某个晚上。他发现把自己的生命灌输到母亲的身体中,惊讶的发现了母亲的尸体竟然有了起色。不管是脸色变红润还是皮肤变饱满了,总之有了变化。一个高中生再傻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力有限,然后就开始了猎杀。汲取,来延续母亲尸体的生命。这就是那个收集生命的异能获得的方式吧。额,用收集生命可能不太好,叫做索命延续吧。”
 
    “又是一个异能者?”老猫道:“这么说,可以把他上报给世界灵协会。他们的规定发现异能者就上报,借此引导异能者走向稳定的正途。我们得到的奖励比杀了他高多了。”
 
    “是啊。”橙子呷了一口咖啡,“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
 
    “他母亲的尸体已经被火化了。”
 
    “那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橙子看着窗外,第一辆公交车已经开始启动了。整个新杭州机器将随着这个汽笛开始运转。
 
    “谁知道呢?要么自杀,要么向这个世界报复,要么失忆。不确定因素太多。我个人认为他失去理智他确实很怕自杀。或者把他救母亲的事情看成一个流程,杀人——汲取生命——传输给母亲。既然不自杀,那么最好的逃避方法就是遗忘,遗忘最终的目的。将自己的记忆永远锁在流程一和流程二上,迷失和不断循环在这两个步骤。对于第三步传输给母亲,抽象成了一种梦想,不可能完成的理想乡。这样,足够他永远的逃避了。”
 
    “猜对了。”两仪织眼睛一直盯着频幕道,“网上说的还丢下了大量的文具,试卷署名是王佳伟。”
 
    橙子道:“看看他在哪里。失去第三步的他不会再回到母亲那里去了。那么他不可能再流窜作案。直接等着天黑进行下一步循环。”
 
    “莫干山路。”两仪织道。
 
    “人烟不多。今天晚上猎杀。”橙子道。
 
    “麻烦。现在去就可以了。”两仪织平躺了下来。
 
    “还是等猎物自己出现吧。”橙子笑着:“况且我们还有黑夜。有了他,黑暗就是我们的光明。”
 
    两仪织无奈的把头侧了过去:“那晚上叫我。我先睡一觉。”
 
    橙子点了点头,看着老猫:“怎么,你不休息休息?”
 
    老猫僵硬的握着手机,上面还有老狗刚刚发来的询问短信。
 
    老狗,要如何面对他的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