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 索命延续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 索命延续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5节 五

 

 漆黑的街道,两旁只有稀稀拉拉的民房,虽说这条街道是全新的,全新的路灯,全新的斑马线。却依然也掩饰不了,
 
    偏僻。
 
    没有生命的偏僻,没有声音的偏僻。
 
    这个时候依然在活动的生命,多半不是人。
 
    “啊~~~~”那是一幢更加偏僻的房屋。据说住在这里面的是一个作家,在新杭州城里面到处碰壁,于是就只能搬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然而这里的人也不喜欢他这个怪人,于是只能再次搬家。
 
    当然,作家不在乎。他正沾沾自喜着这个属于他的王国,是不是向着世界再写几篇文章,宣扬一下我的极限不可导主义。
 
    嘘~死神来了。
 
   这是一辆红色的跑车。
 
    “这么神奇?”老猫惊讶的看着橙子,“这么长的一条天目山路你怎么知道他会在这里下手的。”
 
    “概率。”橙子笑道:“像这样的小房子整个天目山路一共有七处。然后我丢骰子就决定了这里。好了,接下来的战斗就没有我什么事情了。注意安全,我不会给你们算工伤的。两个小时之后我在前面等你们吃宵夜。”
 
    说着,门自动的打开了。
 
    老猫拿起两个拳套,戴好。几条锋利的爪子突然伸了出来。
 
    而两仪织早已经走到了外面,一件大红的夹克在空中格外的耀眼。
 
    “你有心事?”当老猫走到两仪织的面前。
 
    老猫的眼神稍微闪了一下,随即道:“没有。”
 
    “那就好。我不希望有人拖后腿。”
 
    “祝你们好运。”跑车开过两人,橙子小姐向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走。”两仪织向他甩了头,接着,一道残影朝着那幢房子飞去。
 
      作家是弱势群体。人类作家更是。
 
    没有异能。没有血统优势。除了拥有一手编写文字的能力。
 
    在恐惧之狼面前,你不能指望华丽的语言新颖的思想能改变血腥的结局。
 
    没有实力支撑的文学,不过是笑柄罢了。
 
    “是谁,谁让你来杀我的?”那个年轻的诗人吓得脸色惨白。
 
    在他的面前,一个高中生打扮的男孩正狞笑的看着他,道:“是你自己。你让我来杀你的。你身上的生命能量的诱惑太大了,如果你死了,那就不会有生命能量。当然也不会吸引我了。哈哈。”
 
    “赶快离开这里吧。我要报警了。”年轻人吓傻了。
 
    高中生缓缓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邪恶的说道:“你叫啊,你叫啊。你就算是叫破喉咙没有人会来救你的。”他的眼睛赤红,浓浓的黑眼圈笼罩在他的眼睛周围。全身血迹斑斑,还有一把一看就知道有很多破伤风杆菌的菜刀。
 
    恐惧之狼。
 
    “等等。”屋顶,两人正准备俯冲下去。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们。
 
    “黑夜?我以为你们不来了。”
 
    黑夜轻巧的从他们漆黑的上空降落下来。
 
    “等待。他吸收生命的时候才是我们动手的最好时机。”黑夜笑道。“当然,有点血腥是正常的,两仪织小姐你能忍受吗?那种对生命的蔑视。”
 
    “不能。”两仪织的声音冰的掉渣。接着,他的整个眼睛都变成了诡异的蓝色。
 
    轰隆。
 
    整个屋顶被巨大的冲力压倒。高中生一回头,那双蓝色的眼睛瞬间印入了他的脑海。死亡的气息瞬间弥漫在整个房间。两仪织的刀却从袖子中飞到了手上,明晃晃的刀刃直逼着高中生。高中生本能的将手中的菜刀举了起来。
 
    当。
 
    两刀对碰,实力的差距。高中生被推力所至,硬生生的冲破了正面墙,从二楼直直的飞了下去。
 
    两仪织和老猫一刻不停,朝着高中生摔落的地方跳了过去。只是,竟然扑空了。
 
   “逃跑了?”两仪织切了一声。
 
    远处,忽然一声枪响。
 
    正在逃跑的高中生,却莫名的发现自己前方多出了一个枪管。告诉奔跑的他连忙拐弯,子弹无声无息的钻进了他的大腿。接着高中生一个踉跄,已然摔在了草丛中。两仪织最先赶到,昏暗的草丛中,纵横在高中生身上的生命红线清晰可见。一声低吼,那把匕首直直的朝着那些生命红线砍去。
 
   这时,一阵疯狂的笑声。
 
    “哈哈,我果然是不受欢迎。做什么事情都有这么多人来阻挠我。不过这次,我不会逃避的。妈妈,我一定会让你复活的。哈哈。”最后的笑声歇斯底里,生锈的菜刀立即迎了上去。这一次,空中的两仪织却翻了个跟斗险险的落在了后面。而那个高中生拨开了两仪织的攻击,势如破竹的朝着两仪织飞去。
 
    “可恶。这个混蛋身上积攒了很多生命能。”落地的两仪织侧身躲避,高中生一击不重迅速落地,身体一抡菜刀在空中划出一把雪白的刀锋,朝着两仪织的腰部砍去。
 
    但是,这一次,是老猫的爪子。
 
   老猫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两人的中间,左爪紧紧的抓住了菜刀。而右爪冲着高中生的天灵盖飞去。
 
    没有抵挡。老猫却不敢高兴。爪子狠狠的砸在了高中生的头上。却被一股巨大的力气甩开了。同时,高中生的颈部却裂开了两个口子,身体像是不堪重负一般洒出了无数的鲜血。
 
    “生命能抵挡攻击。但是显然他的身体不够结识。血压过大迸出血管。”黑夜擦去飞来的献血。同时,又是一连串的子弹。
 
    子弹尽数飞进了他的身体,什么都没有发生。
 
    “妈的,他身体里面储存了多少的生命能?”黑夜一愣,笑了。
 
    “你们,也看不起我吗?为什么,为什么?”高中生狞笑的更加激烈,老猫怀疑他的嘴会不会被咧歪。
 
    没有人回答他,两仪织的刀和老猫的爪被拨开,而同时他的右肩又迸射出了一条血箭。
 
    “好吧,你们欺负我吧。基佬你们来吧,鬼畜吧。我求你们了就让我把我妈妈复活吧。”高中生菜刀高高举起,迎着两人的武器猛砍。刀锋让人无法看清。
 
    老猫不敢和他硬拼,这种毫无章法的打法不应该是他这样优雅的猫所干的。他优雅的转身,只是几个变向就来到了高中生的身后,高中生毕竟实力有限,后背完全的暴露了出去。
 
    老猫爪子突刺,尖尖的锋芒完全进入了高中生的身体。
 
    寂静。老猫的整个身子都趴在了高中生的身上。
 
    血还是热的。但是老猫却觉得好冷。
 
    “行行好吧。我求你们了。”高中生的声音变得越发的低沉,无力。:“就让我复活我妈妈吧。我只要再和她。我想,哈哈。我想骗她,哈哈!!!我考上大学了啊!!!~~~”
 
    本来已经垂软的手再一次蠕动。那把菜刀以一个诡异的弧度直逼老猫的弧度。老猫愕然,但是手臂却卡在高中生的身体里拔不出来了。
 
    一串子弹划过天际。老猫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一阵钻心的疼痛。下一个瞬间他已经被子弹冲力所抛出,躺在了地上。剩下小半截手臂留在了高中生的身体中。
 
    老猫狠狠的望向黑夜。黑夜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你欠我一个人头,老猫。”
 
    “喂,王佳伟。”就在这个时候,两仪织忽然说话了。
 
    高中生疯狂转动的头颅忽然定格在了两仪织的方向。
 
    “为什么要杀人?”
 
    “你是卫道士吗?我要救我妈妈,你们这些伪正义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原来如此。”两仪织忽然抬起头:“那么,杀人,救你的妈妈,很爽吗?”
 
    “我在笑?”高中生一愣。
 
    的确,那是一张疯狂,狞笑的脸。
 
    “是在享受?还是在救人?很玩味。”两仪织平静的说道。
 
    “闭嘴!!”高中生突然大吼,脸因为愤怒,惊慌早已经失去了形状。
 
    “哼。”两仪织道,她的眼睛突然散发出了强烈的蓝光:“没有愧疚感的杀人。理直气壮又怎么样,那些都是你对杀戮的借口。恐——惧——之——狼。”
 
    “我叫你闭嘴,吵死了。”恐惧之狼的菜刀朝着两仪织的喉咙飞去。
 
    又是黑夜的枪响。只有一颗子弹,封住右手血管的同时,也截断了生命能量的流动。
 
    高中生一愣,接着一阵钻心的痛,还有回归本源的快感朝着他残破的大脑传来,他的瞳孔睁大。
 
   两仪织的刀插入了他的胸膛。
 
    对峙
 
    呆滞
 
    下一个瞬间,高中生的身体开始崩溃。一条条裂纹从两仪织的刀刃周围扩散开来。他的整个人像玻璃一般,慢慢的,崩溃。
 
    一堆碎肉,连同着老猫可怜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