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5 章 第五章
第1节 母与子

 

沈彬在工作室修照片忘了时间,待急急忙忙赶到沈若宁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7点,但是陈南还没有到。他看见姐姐还在厨房里忙活,似乎也没有等得不耐烦。或许,姐姐是用这种一贯忙忙碌碌的方式暂时忘记现实的烦恼?
他倚在厨房门口,看着姐姐炒菜、炖汤,做着身为局长的她恐怕一年也做不了几次的家务事,隐隐觉得有点心疼——她的姐姐,曾经漂亮得让他骄傲并视为偶像的姐姐,真的已经老了。
虽然在电视上、人前,她还是那么有风采……
门铃响了,他看见姐姐的肩膀轻微震了一下,慢慢回头看他站在门口,他点点头说:“我去开门。”
是陈南,沈彬生气地看着他,斥道:“星期天忙什么呢,搞到现在才来,你没钥匙么,还要我们来开门?”
陈南一边换鞋,一边朝他漫不经心地笑笑,看看厅里空空的餐桌:“不是还没好么,你饿了?”
沈彬趁陈南换鞋还没有起身的当儿,按住外甥的肩膀,低头对他说:“你妈一直在忙着,你这会儿才来,待会你给我乖一点,别不给好脸。”
陈南沉着脸,甩了他的手,却很快换回那先前漫不经心的笑脸,说,“你不在时,只要她在家,我也经常回来陪她吃饭的,你瞎担心个什么劲儿。”
沈彬有一瞬真的放心了,可是看见陈南换好鞋子就直接钻进房间,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连忙跟着他进了房间,顺手虚掩住门。
“你这是干嘛,都不和你妈打声招呼。”
陈南正在书橱那里翻腾着,也不理他,翻了一会,拿了几本原版书,转头对他说:“我在找王尔德的童话,下个礼拜三有阅读笔记作业要交,我不先把它找出来,怕一会儿忘记。”
陈南看见沈彬还站在那儿,一脸严肃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他连忙歉意地笑笑:“真的是怕一会儿忘记了,我这就出去和妈打个招呼。”
沈彬似乎还有话说,但是被他忍住了。
陈南拿着书,放在门口鞋架处,折回头走到厨房,喊了声:“妈——”
沈若宁听了,回头,对他笑笑,那笑带着慈爱、歉疚、思念和长久未看到他的审视,“帮忙拿碗筷吧,饭好了。”
“嗯。”
这顿饭不出意外吃得有点沉闷,话说的最多的是沈彬,他说着此次外出摄影的所见所闻,而其余两个人大多时候只是默默地吃着。
一会,沈若宁在沈彬碗里放了一只虾,又夹了块鱼。对着沈彬说:“你爱吃鱼虾,今天就多吃点。”
沈彬疑惑,心里想:你这做姐姐的是怎么回事,我对海虾过敏诶,还给我吃虾?正准备抬头问她,却看见沈若宁手里给他夹着菜,眼睛却望着默默吃菜的陈南。
那陈南会意,手里的筷子开始勤快地往鱼虾碟里走动起来。
沈若宁看着儿子,欣慰地微笑。
沈彬了然,自以为不引人注目地把虾子放进沈若宁的碗里。这一动作完了,看见姐姐才反应过来似的,朝他抱歉地眨眨眼睛。
像是为弥补自己之前“声东击西”的行为,沈若宁打开汤碗,为弟弟亲自盛了一碗汤,可沈彬却又从她话里听出“弦外之音”:
“一个人生活没关系,但是要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不要总在外头吃饭,只有家里做的才养人。你要记住,时代不同了,现在男人也要会做饭,才能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未来的妻子、家人。”
沈彬讪讪地答应着,接过汤碗,得,今天就被姐姐当儿子教训吧,谁让他主动当这和事佬呢?
昨天听姐姐说今天回来,他就建议让陈南回家一起吃顿饭。他想,回头到周一,所有人又要各忙各的,倒不如抓紧时间吃个饭。姐姐这里没有问题,自是一口答应了,可是陈南却别别扭扭不像往常——虽然陈南和自己的母亲的关系客气、淡漠,但是从来在这种事情上他都很懂事配合。
可昨天约他时,他却说今天同学有比赛,不捧场不行。于是,沈若宁计划的中饭变成晚饭,为了这个,原本准备晚上安安静静通宵修照片的活被沈彬临时改到了下午,临到傍晚干了一半没有干完,他就急急忙忙赶来了,结果陈南居然还是这幅懒懒散散、漠不关心的样子,真是让他气结!
那边沈若宁却毫无察觉地握握他的手,定定地说:“你一贯独立,我很放心。”
“放心、放心……”沈彬回应着,看看陈南,心里骂道:臭小子,你妈那都是说给你听的,仔细记住了!嘴里却问:“陈南,你不喝点汤?”
陈南闻言,抬头看看他又看看沈若宁,眼神落到汤碗里,微微蹙了蹙眉——牛尾骨山药汤?这一蹙眉让沈若宁问道:“怎么了?不喜欢这汤?你喜欢牛肉呀。”
陈南始觉刚才的举动有点伤害妈妈,抱歉地说:“没有,只是中午刚吃过牛肉。”话虽这样说,可是手已经执起汤勺打起汤来,还捞了不少牛肉山药。他一边盛汤一边说:“这个闻起来真香!”
沈若宁听了他的话又看看自己的汤,略有遗憾,但是很快又打起精神看着在那里努力喝汤的儿子,慢慢释然——也许,难以再和他亲密。但是又有什么所谓?
他懂她这份心,就够了。
她心里知道,他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孩子,这就够了。
想到这里,她又看看他的儿子。
这个漂亮的男孩子,是她的儿子。他已经长大,他早已长大——印象中那个背着背包的10岁小男孩,在机场笑笑地对她挥手,转身出关。
她心酸地想,那笑不是孩子的,是男人的,努力让她心安的那种。
孩子应该是在身边慢慢长大的。但是陈南不是,他的成熟不是进阶式的,是一次性的,被某个节点硬硬地分成两节,壁垒分明的标注出“孩子”、“男人”两个阶段。
那个节点,她很清楚,面前的陈南一瞬间退回到10岁——他穿着轻便,背包也轻薄,只单肩搭着,坚定、自信地看着她。
若不知道他是为何而去,为谁而去?旁人眼里,他该是个多有风采的小男孩!身为母亲的她应该是多骄傲啊!
她悲戚起来,没错,10年前他独自转身出关离去的那一瞬间,他就骤然变大了。她觉得眼睛开始酸涩,鼻子有点堵塞——我的陈南是被拔苗助长的,毫不留情!
她觉察出自己快要忘情,往事让她痛苦、内疚、无助……让她快要失控,她在自己崩溃前站了起来,沈彬和陈南同时抬头看她,她捋了捋头发,垂眼拿起汤锅,“我喝着觉得有点凉,去热一热。”说完端着锅进了厨房。
剩下陈南和沈彬,都不约而同地看着她面前空空的碗——沈若宁并没有喝过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