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5 章 第五章
第2节 周末夜晚

 

“中午上哪儿吃牛肉去了?”沈彬责怪道。
“蔡子达那儿。”
沈彬想了想问:“去张逸学校的?”
“嗯。”
“我以为谁呢,和他打个招呼不就行了么,说你妈回来了,要陪陪她。他还会为这个和你计较?”
陈南看看他:“不是还有别人么,又不是光他一个。早几天就和人约好看他比赛然后吃饭的。”
沈彬还是觉得外甥在狡辩,不高兴的看了他一眼。
陈南吃完饭,就说要找几本书,进了房间。沈彬陪姐姐洗了碗碟,又一起在电视机前坐了会儿,心里想着自己还有大半照片没修完,那是明天下午杂志社就要要的。沈若宁看他坐在那里心神不宁的样子,淡淡说了句:“要是忙,就早点回去吧。”
沈彬忙说:“没事,你难得回来,我陪陪你。”
沈若宁看了看他,回过头视而不见地看着电视,说:“我没事,习惯了,一会还有材料要看,明天有个会。”
沈彬这才点点头,想要站起来,突然又伸手搂了搂他姐姐。沈若宁抬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干嘛?”
“姐,你该染染头发了。”他看了看沈若宁头顶有些泛白的发根,慢慢站起来,笑着说:“别老染黑色,试试别的。”
沈若宁嗔道:“要你管我!”
沈彬不以为意:“姐,你真好看,要是染个时髦的颜色谁能看出你有那么大的儿子?”
“去去去,我要忙了,你也该干嘛干嘛去吧。”沈若宁含笑对他摆摆手,站起来赶着他往门外走去。
路过陈南的房间,沈彬停下来看看沈若宁,沈若宁看了看房门,敲了敲门进去,看见陈南正躺在床上看书。他见他俩进来,慢慢起身。
“沈彬要走了,今天你在这里住么?。”沈若宁问他。
“嗯……”陈南低头在想。
“下午出了会太阳,我把你被子晒了,床单也换过了。”沈若宁淡淡的,但是说得很慢,语气温柔。
陈南仍旧低着头:“主要惦记着作业还没写完呢。”
沈彬听见沈若宁不易察觉地轻轻叹了口气,她笑着,“这还不随你,功课要紧。”又看了看沈彬,对陈南说:“你要回去住的话,可以让你舅舅送你一段。”
陈南抬头看看他妈,对沈彬说:“我和你走吧。”
陈南下楼时看沈彬脸色难看,识趣地说:“我们也不同路,你把我随便放在哪个地铁站好了。”
“什么作业那么要紧,明天就要交么?”沈彬问他。
陈南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说:“不是和你说过么,周三的阅读笔记还没有做嘛”
沈彬脸色更难看了,死盯着陈南的脸,盯得陈南不自在起来,正要问他想干嘛。听见沈彬一字一句地问他:“那你书呢?”
陈南这才发现把“王尔德”给忘了。他想了想,无所谓地说:“没事,烂熟于心,实在不行,就下载一个好了。”
沈彬看着他:“我等你,你去拿吧。”
“算了,别折腾了,你不也有事要做么?走吧。”
“哼!”
“哼什么,一点长辈样子都没有。”陈南咕哝了一句,招来沈彬在他头上叩了个“板栗”。
宿舍里,克克已经上了床,随手胡乱地抓了本书在看着。晓涵方才被隔壁宿舍拉去打牌,才回来,梳洗完毕,就爬到克克床上来,克克看着她说:“你轻点,床要塌了。”
“切,校监不是说可以承重150公斤么?就我俩加起来100都没有!”
克克苦笑着摇摇头,“你想干嘛?”
晓涵却诡秘一笑,说:“你别担心,我不问你‘那个’。我是想问别的。”
克克翻翻眼睛,什么“那个”?没好气地来一句:“墨斗没有女朋友。”
“咦?”晓涵眼睛眨眨,忽闪忽闪的。
“你不就要问这个么?”
晓涵笑了起来,“这还用你告诉我,他肯定没有。”
“哦?”这下,换克克奇怪了。
“女人的直觉!”
“切!”
“切什么切!”晓涵推了克克一把。
克克没有理她,想起晓涵几天前还神秘兮兮地告诉她陈南和钟晶雅是姐弟恋。还女人的直觉呢,消息一点也不准!想想就好笑。
“说呀,你笑什么,傻样!”
克克翻了一页继续看书。晓涵等了一会,看她没反应,把书一把夺过,看那书名《双城记》,说:“讲什么的,这书?”
克克有点恼了,“懒得跟你说,没文化!”
“讨厌!”晓涵把书丢回给她。转转眼珠子,看着又重新拾起书本的克克,决定食言,问问“那个”。
“陈南送你回来的么?”
“嗯。”
“他对你有意思。”
“……”
“你对他有意思。”
“……”
“他不是有女朋友么?”
“晓涵……”克克终于把眼睛从书本移开,忍耐着看着她。
“什么?”晓涵来了精神,坐直身体看着她。
“你和墨斗挺相配的。”
“真的!?”晓涵激动,看见克克挺起身没好气地看着她:
“墨斗配八婆,真是绝配!”
“什么???”
“他不是外号是墨斗么,就是墨斗鱼,你呢,整天八卦来八卦去,活像“娱乐八爪鱼”节目的记者!你们都属一个‘门、纲、目、科、属、种’的,哈哈……”克克说的开心,没注意晓涵已经朝她压过来,她被压得动弹不得,心里暗暗叫苦,连喊:“救命!救命!”
门被庞轻推开,她看着上铺两个人正闹得凶,问:“你们两个搞什么,床都要塌啦!”
上面两个人都不理她,各怀鬼胎,想法却出奇一致:先灭了面前的小妞,就不会有人说自己的八卦了。
庞轻看她们打得正酣,摇摇头,也不再劝她们,随她们去闹。环顾下四周,不见李颖,问道:“这么晚了,李颖还没有回来?”
晓涵听了,一抬头,正好被克克抓住时机打了个翻身仗。克克爬起来,坐坐好,像赶蚊子似地说:“你快下去,再不下去,我要你好看!”
晓涵闷哼一声,用眼神回敬了她一下,慢慢跳下床,拍拍手,捋捋头发对庞轻说:“没看见!”
庞轻有点奇怪:“都快11点了,她怎么还不回来?”
克克听了也有点担心,其他人就算了,李颖从来10点前就回来了,她虽是好学生,但很贪睡,即使第二天有考试她也不K书到很晚,总是很乖乖女的早早睡觉。
“我打个电话给她。”克克在床上拨起李颖的电话来。
庞轻看看晓涵,问:“你们干嘛呢刚才?那么疯?”
晓涵却顾自笑了,笑了一会儿,才抬头,“没什么?”
庞轻不信,看着她的脸研究了一下,半晌,坏坏地笑了一下:“咱们的晓涵都有秘密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那边克克挂了电话,头探下来对她们说:“没接。”
她们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庞轻也拿手机拨了李颖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她们都觉得奇怪。
半个小时后,李颖还是没有回来,电话也不接,她们不再奇怪,而是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