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5 章 第五章
第3节 往事

 

陈南拨了钟晶雅电话,关机。他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拨通墨斗的电话,墨斗接听:
“这么晚,有事?”
“小雅找过你么?”
“没,怎么了?”
“没事,我和她说过晚上找她,可她没接。”
墨斗“噢”了一声,“家里呢?”
“她应该在上海。”
墨斗没说话,心想着小雅怎么在上海,反应过来,他问:“她又被拒了?”
陈南不好再瞒他,“嗯”了一声。
墨斗没好气,说:“这家伙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啊,要出国可以啊,干嘛非去美国啊,她可以去别的地儿啊。你们系今年的交换学生推荐名单出来没?她有希望么?”
“这次交换的是去东南亚,她没兴趣。而且,即便这样竞争也激烈。”陈南说着,想着殷学翰那张阴郁的脸,不快地甩了甩头。
墨斗在那里沉默了一会,说:“我觉得她不会有事,只是想静一静吧,没准儿已经睡了。”
“嗯,我也觉得不会有事儿。不过今天中午她电话我的时候,说话的样子怪怪的,所以想和她聊聊。”
“那你怎么当时不马上问她呢,这会儿才给她电……”墨斗没说完,好像反应过来,问道:“中午那会,你送刘克遥回家呢吧?”
“我挂了。”
墨斗那句“诶?”还没出声,就被陈南挂了。墨斗生气地瞪了电话一会儿,过会儿嘲笑道:“这个呆子,还不好意思。可别告诉我他连人都没送,那可是枉费了我一片好心。”
墨斗自诩精明,今天上午,在旁人看来陈南与克克彼此间平淡的一瞥,在墨斗看来可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陈南挂了电话,骂了句:“死章鱼!”
他又拨了钟晶雅的电话,仍是无人接听,他喃喃道:“这家伙,最多也不过是买一堆啤酒,喝到醉吧。”
李颖一直到快12点才回来,宿舍里其他人都快急疯了,她倒没事人似的回来了。
“你怎么搞的呀,电话也不接,我们都担心了。”晓涵冲她问道。
李颖红了脸,正要回话,熄灯了,她拿了洗漱用品,说了句:“我没听见,有什么好担心的?”
克克觉得李颖问得奇怪:“这么晚回来,我们当然担心了。”
“你们不也老是12点后才回来,我可没奇怪。”说完,就进了洗手间,留下他们三个。
庞轻看看她俩,说:“行,没事就行,睡吧。”
“好奇怪,一定有情况。”晓涵说道。
“什么都有第一次嘛,她说得也对,就兴我们晚回来?”庞轻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蹦——嚓——嚓”地上了床。
李颖出来,坐在床边摸黑开了手电,下着隐形眼镜。晓涵坐她身边,问道:“李颖你没事吧,怎么这么晚呀。”
李颖下着下着,突然忍不住笑了,嘴里却说:“没事。”
这一笑,晓涵看看站在对面的克克,两人心有灵犀,不点也通。克克慢慢也坐到李颖身边,她和晓涵,一左一右,虽然没有夹紧李颖,她也觉得有压力,知道自己逃不过,就先坦白了:
“我同学找我在“听松轩”谈事情,我手机放包里没有听见,他手机上的时间不知道怎么搞的延后一小时,我看周围都没人了,才知道快熄灯了。”
“男生?”晓涵问。
李颖点点头,没说话,克克看她神情想着:亏好熄灯了,灯要亮着,她的脸还不成猪肝色?
这天,真是状况不断,精彩纷呈!
她们三人各想各的,居然都无话再说,只坐在那里各自傻笑起来。
好半天,庞轻的话却从上面幽幽地飘下来,“手机延后一小时?李颖,那是个良人么?”
沈若宁看材料到深夜,想想第二天还有会议,决定去睡觉。她起身锁完门,回转过身时发现了陈南先前忘在鞋架上的书——王尔德的童话集。。
她把那本书拿回陈南房间,却没有马上把书放回书架上。她坐在陈南书桌前,打开第一页,《快乐王子》,她又把书合起,用手摩挲着封面,一遍又一遍,回忆如雾霭重重叠叠,盘旋不散,把她淹没……
“妈!陈南哭了!”陈宁推开厨房门,冲正在厨房忙活的她喊着。
她回过头,甩了甩额前耷拉下来的头发:“怎么了?”
“他说爸爸骗人,在那里哭呢!”
她朝里屋大声喊了句:“陈之!陈之!”
半天没有反应。
陈宁看着她说:“爸爸让我们自己玩,他说今天要赶论文。”
她生气地回头,加快了手中的速度,翻炒了几下,又回头对陈宁说:“你先回去看看你哥,妈妈把这菜炒好就过去。”
陈宁:“噢!”了一声,小跑着回房间去了。
她炒好手头的菜,装盘,关火,解了围裙,急急忙忙往儿子们房间走去。
陈南正躺在床上,一声不吭。陈宁坐在他身边看书,看着推门进来的她。
“南南,怎么了?”她过去,摸摸陈南的头,他耍性子哭过后容易发烧,还好,这会儿没有。
“爸爸骗人!他骗我。”他低低地说,他忿忿的语气让她心一紧——她大儿子虽然只有5岁,但是看事情黑白分明,最痛恨别人撒谎骗他。
沈若宁看了看陈宁,陈宁说:“爸爸之前给他讲过一个《快乐王子》的故事,陈南说和外婆买给我们的不同。”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陈南把一本书摔过来,是原版的《快乐王子》。沈若宁拿了生气地想,这家里只有陈之会看原版书,肯定是之前陈南看他在看,觉得好奇,才让他讲那故事,不知道陈之说了个什么胡编乱造的东西。
陈宁拉了拉她的手,又递给她一本书,是一本插图版的《快乐王子》。
“昨天外婆带我们去书店,陈南看见了,要外婆买给我们,刚才他看完后,就哭了。”
沈若宁看看陈宁,柔声问他:“你看过了没?”
陈宁说:“我还没有看完呢。”说着,又把那本插图本拿回去,坐在陈南身边慢慢看着,插图本上图片很大,字很少,注着拼音。因为她和陈之都太忙,陈南和陈宁4岁半就被托人送进了小学,拼音对他们来说不算问题。
她叹了口气,又来到陈之的书房,敲了敲门没等答应就进去了。
陈之正在电脑前打着论文,听见她进来也没有看她,“你们先吃吧,我把这段打完再去。”
她生气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他半天才觉得气氛不对,抬头看她正瞪着他,“怎么了?”
她抬抬手上的书:“你怎么和陈南讲这个故事的?”
陈之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没怎么讲啊,就说王子和燕子帮助了很多穷苦的人,后来幸福地……”他的话,因为沈若宁的脸色而没有继续。
“陈南在那里生气呢,我妈给他买了本插图本,他看了结局王子和鸟都死了在那里哭呢!”一甩手关了门,陈之楞在那里,盯着门半晌未动。
……
往事历历在目,原来仅仅只是一本书就可以勾起回忆无限……沈若宁眨眨眼睛回过神来,觉得累了,她把书慢慢放回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