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6 章 第六章
第1节 “糗事”一件

 

这一周,轮到中文系二年级生过劳动周——轮到的学生一周都不用上课,但是要帮忙学校的劳动事宜,且算学分。克克班负责进行学校周边环境的打扫。周一这天,她和夏欣雨被分到“中大楼”——中文系的主楼——擦玻璃。
中大楼的建筑已经久远,窗户有不少还是木制的,玻璃一小块、一小块嵌在那里,不是很好擦。克克倒是很认真地端着椅子围着大楼外侧尽心尽力地擦着玻璃——一些教室在上课,她们只能擦那些不在上课的,否则会打扰到别人。
陈南为了上杜萍教授的课,已经早早到校。他在草坪上看看对面那棵树,觉得时间尚早,但是还是给克克发了条短信:“一会儿上课?”
手机响时,克克正忙着端着椅子穿过大楼到北面外头去,她放下椅子,看看是陈南的短信,于是就回到:“这周劳动周,在中大楼擦玻璃呢。”
陈南又发到:“一个人擦?”
“还有夏欣雨。”
中大楼北面是N师大的体育系所在地,有两个灯光球场,还有一个标准跑道,有不少学生在那里上体育课、锻炼。克克专心致志地发着短信,一群刚刚打过篮球的男生从她身边经过,拐到靠北一侧的教室那里去了。
陈南看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才上课,他从大草坪那里出来,往中大楼慢慢走去。
“刘克遥!”
克克听见夏欣雨喊她,连忙拖着椅子往北门外侧跑去。
“这一排都好脏,我们擦不擦?”夏欣雨指着北门这一侧的玻璃,克克抬头看去皱皱眉头:确实脏得连玻璃都看不倒,灰蒙蒙的样子。
“要擦干净,得用水先洗了。”夏欣雨看着克克不情不愿地说。
克克倒是实在,没有听出夏欣雨想偷懒的意思,就事论事地说:“那就擦吧,用水擦一遍,再用报纸擦几遍,总能干净。”
夏欣雨翻翻眼睛,咕哝道:“你倒挺有劲儿。”
克克没有听见,倒是主动揽下最脏的几块,用抹布沾了水,就开始擦起来。
她的手机又响,陈南的短信:“我往你这里走了。”
她心里一颤,右手依然擦着玻璃,左手迅速回到:“我在北门、灯光球场这边。”她回得迅速,右手也擦得迅速……
“什么人!”
一声呵斥让克克停了手,克克觉得声源很奇怪,好像就在附近,但是又有点闷,一时不知来于何处。没几秒钟,克克面前的那扇窗户被打开,多年的灰尘一下扑到她面前,呛得她直咳嗽。
她捂着脸,抬眼看进去……
“呀”的一声,她差点摔下椅子去——一群男生正对她怒目相向,原来里面是中文系北侧的厕所,她怎么给忘了?难怪玻璃脏成那样都没有人去擦,看来学校倒是靠这灰省了窗帘钱。
她正愣神,看看里面男生还死盯着她,不少刚运动完,正在换衣服,穿着单薄的内衣看着她。她长这么大,何曾这样尴尬过,连忙哆哆嗦嗦下来,站在那里逃也不是,站也不是。有点绝望地看着夏欣雨,那夏欣雨也才反应过来似的说:“哎呀,对哦,那是厕所诶……”
克克听了心想,他们这帮家伙是把那里当成临时的更衣室了。
有几个男生跑得快,已经从北门跑出来,跑得最快的穿着运动背心就出来了,一点不畏惧初春寒凉的气候。
“你们怎么回事,不知道这里是男厕所啊!”那为首的男生嗓门儿很大,模样也很盛怒的样子。
这一吼引来无数人侧目。
克克她们看了看那狮吼男,心里嘀咕着:应该做低眉顺目状才是正道。可是看那几个男生衣冠不整地从里面跑出来,又气势汹汹问罪的样子,克克突然觉得异常好笑,居然就很不时宜地笑了起来。
那“扑哧”一声始出,她立马觉得不妥,连忙捂住嘴巴,回头看看夏欣雨,对方也是一副忍俊不禁状。
“啊?你还笑?”为首的男生一脸盛怒,他身后的几个男生也都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望着她,克克虽然觉得自己真不该再笑,那笑却越来越不可遏制似的难以控制了。
先前没有跑出来的几个男生也从里头跑了出来。克克立马觉得自己孤立无援,对面却已经“哗啦啦”站了一排人,自己该如何应对?正在犯愁,却听见有人问:
“怎么回事?”
克克听声音回过头去,她身后走来个男生,好像也刚刚打过球,汗湿的头发垂在额前,他看到克克,似乎楞了一下,但是没有停下脚步。走到她身边,他把额前的头发捋了捋,戴上了眼镜。
克克觉得有点眼熟,但是一时想不起他是谁。
“学翰,这个女生刚在擦男厕所的玻璃,我们都被看了!”为首的男生虽然长得高大威猛,但是说话的口气却让克克由衷讨厌,她气愤地想:“就凭尔等这番怂样,倒贴我钱我也懒得看!”
可一想他们人多势众,自己可不能吃这眼前亏,只能小声辩了句:“你也知道我们是擦玻璃了,我又怎么知道这脏玻璃后居然是厕所?”
她的一句“我们”是说给夏欣雨听的,夏欣雨倒是聪明,“危急”时刻也比较讲义气,听了克克的话,她走到近前对他们说:“是啊,我们也不是故意的,怪只怪学校,省窗帘也罢了,连个毛玻璃都不装!”
殷学翰听懂了,低头看看克克,又看看那帮男生:“吴强,算了吧,她们不是故意的。”他又看看那扇已经被克克擦得半干净的玻璃,皱了皱眉接着说:“你们先去换了衣服,我在这里看着。回头,找点纸糊一糊,再告诉她们系主任这玻璃不能挡什么了。”
那几个男生这会儿才觉得身上穿得单薄,慢慢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