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6 章 第六章
第2节 看看你

 

虽然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但是克克还是觉得该谢谢这个叫“学翰”的人,她想对他道个谢,一抬眼却看见他正忍着笑看着她。被他这样一笑,她有点气恼,觉得也没什么必要再谢他——他这也是嘲笑呢。
看克克有点不高兴,他连忙收了笑,对她说:“我不是笑你,是这件事情本来就好笑。”
克克不知道说什么好,只不吭声。
“我叫殷学翰,你考英语电台的时候,我在那儿。”
克克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刚觉得他有点眼熟了。当时他在第一排中央正襟危坐,头发也不像今天这么凌乱,戴上眼镜一副谦谦君子的斯文模样。而她呢,只是扫了一眼坐在前排的诸位,就盯着后门了,除了后来进来的陈南,不曾对谁有特别的印象。现在想来,他就是那主考。
他看着她笑笑说:“你当时表现得不错,可惜,我们招得人太少……”
这是什么话,好像本姑娘多想加入你们似的,克克又不满了,当初她可是陪晓涵去玩的。
他看着她的脸,似乎会意,说:“不过我觉得你是去玩的,也似乎并不在意。”
克克觉得自己也许在这个人面前过于喜怒形于色了点,有点不好意思,“我也不是去玩,有同学拉我一起去的,如果真的进了,我也会很开心的。”她看看他,真诚地说:“谢谢你刚才帮我们说话。”
殷学翰听了她方才的话,心里默默想:如果你真的进了电台,我倒是又喜又忧……这样想着,却看见克克看着他有点疑惑,他连忙停止了胡思乱想。
一旁夏欣雨拉了拉她的手,她才看见陈南已经过来了。
殷学翰抬抬头,算是和陈南打了个招呼。他的眼镜在他抬头的一刹那反射了点光线,透过光,克克觉得他眼神里有点不屑、反感,但是时间很短,克克想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殷学翰说:“倒是很少见你到这片来。”
陈南不答只笑,站到克克身边,看看他,又看看她,才淡淡地说:“你没有看见过而已,以后会更常来。”他盯着克克说完了,才重新抬头看殷学翰。
陈南看着她回殷学翰的话,似乎故意忽略殷学翰似的。克克觉得这会儿的陈南很陌生——虽然他们相处也不过几次,而他也总是对旁人淡淡的样子,但是她觉得他一直是坦诚的,让她心安,不像今天对殷学翰这样的态度——这么挑衅?
那殷学翰听了这话,蹙了蹙眉头,看看他俩,那表情一瞬明白似的,镜片里那双眼睛闪出的光带着惊讶、懊恼、后悔——克克想,难道自己又看错?
她抬头看看身边的陈南,他似乎也对殷学翰的表情有点不解,但也只在眉眼间一闪而过。
殷学翰觉得自己未免显露得太多,正了正色,对他们点点头,却只对克克说了句:“拜拜。”转身便朝中大楼里走去。
“怎么了?”陈南这才问她。
克克正待回他,一瞥眼看见刚擦的那扇玻璃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扣了张白纸在上面,她看了就直笑,半天说不出来话。
看她笑得直不起要来,陈南挑了挑眉,仍是不明白。
夏欣雨也在笑着,但是总算能自持。她没好气地指着克克对陈南说:“这个家伙光忙着当劳模,见了脏玻璃就擦,谁知道把人男厕所的玻璃给擦得锃亮,里面的男生以为被看光光了,要找我们算账。刚那个什么‘学翰’来了,我们才算解了围。”说着又指了指那片贴了纸的玻璃给陈南看。
陈南这才明白过来,对着克克摇了摇头,口气很客观地评价道:“你倒是常做这样惹人注目的事情。”
克克心里想,他是拿这事儿跟几天前麦当劳里的举动在比较呢。有点尴尬,脸红起来,为自己辩解道:“和这能是一回事么?好像我多想偷看他们似的。”
夏欣雨在边上笑得“哈哈”,对陈南说:“要不是她老有这种惊人之举,你们未必会认识!”
克克责怪地朝她看去,心想:要你这么八卦?
夏欣雨这才识趣端了椅子就往旁边去了,说是要擦前边玻璃,留他们两人在那里。
克克不知道和他说什么。自从那天一别,她也想过他会不会再找她。没有想到,再次见面居然又是让她哭笑不得的局面,心里思忖陈南会不会对自己这傻样有什么想法。
不料,陈南却好像完全未入心里去似的,对她讲:“这两天我有点事要做,晚上我给你电话?”
她点点头,心里又闪过一丝好奇,问他:“你在忙什么?”她知道他肯定不是忙学校的事情,看他样子好像游离在学校外边。
“接了个翻译的活。”他随口说了句。看看手表,又看看她,笑笑,没有再说话。
原来是在打工,克克心想,又看他方才看表,就问他:“现在就要去么?”
他摇摇头,说:“一会儿有课,来得早,就来看看你。”
他说得理所应当,自自然然,让克克听得如沐春风,却又羞红了脸。
那陈南看她的反应,笑容加深了。
“课是几点呢?”克克问。
“过十分钟。”
克克没经大脑顺口就接了:“那你还不去么?”说完她就想给自己掌嘴,人家特意过来,只为“看看”她,她倒赶起人家来。她连忙补救:“你们系离这里远,过去差不多就要十分钟了。”
他倒没在意似地点点头,又看看她说:“那拜拜?”
克克点点头,含着笑说:“拜拜。”
夏欣雨看陈南走远了,跑过来拍拍克克:“刘克遥,你们这算是好上了么?”
克克白她一眼,笑着说:“还有半个大楼的玻璃没有擦,我们赶紧吧。”
不顾身后夏欣雨的嗤笑,她端着椅子跑起来,觉得自己充满劲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