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6 章 第六章
第4节 回忆

 

陈南离开小广场,路经学校准备回家时,停了停。他想到白天和克克说过要打电话给她,他知道现在有点晚了,可仍然很想听听她的声音。
但是,此刻他不会打过去——他现在不知道要说什么。
小雅的话,让他心绪有点乱。
“无可奈何花落去”,他今天已经做了他能做的,陷入迷雾的小雅,只有靠自己的力量。于她周围的朋友而言,只能帮她想,对她说,却不能替她做。
他没去坐地铁,而是就近坐上了公车,他觉得有点累,还有点寂寞。
车很空,他攥着手机,却没有拨克克的号码,他想着白天克克弯弯如两个小月牙的笑眼,于是自己嘴角也呈现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遥——”他在心里低吟浅唱……。
虽然只和她相处了几次,但她已经是自己生命链里珍贵的一环:晶莹剔透、雅致地扣在他的心上——如此迅速,几乎不留痕迹。
就像船儿到达既定的港湾,飞机降落于既定的航站,他的心被抓住了,注定的。
这种感觉很好……
车子绕到新街口一带,行人如织的市中心,即使到了这个时间,公车来到这里也开不快。他轻轻一皱眉,好像被打扰,觉得自己正坐在一叶扁舟之上,江面呈现的是繁盛的夜景:歌舞升平、觥筹交错、酒酣耳热、醉生梦死……而他在江中央冷眼旁观,却又难以逃离、莫可奈何。
真正的平静在哪里?
小雅是和他一样,想为内心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乐土,畅快地活着吧?她虽然偏执、武断、不明智,在这问题上还欠缺点智慧,可是她的目标很明确——去美国。他却觉得想要的很模糊。
小雅心里向往的地方,留在他印象中的,不过是变幻外形的一所又一所医院:发达的医疗技术、精益求精的医生团队、温柔专业的护士们,和在这些相似的环境下,陈宁不曾改变的苍白脸色与越来越羸弱的身体……那个他已经六年没有再去的国度。
渐渐的,窗外现实的画面在陈南眼前开始模糊……
……
“加油!”陈宁在昏迷的间歇醒来时,用嘴唇轻轻摆出这两个字的口型,平静、温和、定定地看着他。最初一瞬间他看了觉得自己明白,没错,“加油活下去”,陈宁一定是这个意思,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又不明白了。
那天晚上,陈宁让所有人都以为他不行了。爸爸哭着和妈妈打电话——那是他第一次见父亲哭,他不能看父亲哭,那让他受不了,于是走到陈宁的病房。半个小时后,陈宁醒来看见他,对他说了那句:“加油!”似乎像是说给自己,陈南后来才明白陈宁是说给他听——陈宁让他加油。
陈宁说完“加油”就又睡着了。他醒的时间那么短,短得让陈南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外面下着倾盆大雨,纽约州圣弗朗西斯医院血液科病房的走廊上,陈南因为时差和虚弱快散了架,可他迷迷糊糊地坐在陈宁病房外的长椅上却睡不着。护士走过来,柔声劝他该回到自己的病房里休息——他两个小时前,刚刚抽过200CC的血,两天前又抽了一次骨髓。
为了10岁的陈宁,10岁的他做了他能做的,但是现在看来没有任何用处。
他的父亲陈之,这位哈佛医学院毕业的的血液病研究专家和其他专家们日夜研究着陈宁的病情,殚精竭虑,真的殚精竭虑了……
妈妈在中国,在N市,她来不了,十天前他背着背包,出关的一刹那,就哭了,不是为陈宁,不是为自己,是为他的妈妈。他知道,妈妈在关外,也在哭,伤心欲绝,真的伤心欲绝……
无能为力最痛……
没错,他是陈宁唯一的希望,妈妈的所有努力都无济于事……
他上了飞机仍在哭,商务舱只有他一个客人。国航的空姐们对他很照顾——并不仅仅因为爸爸给他买了商务舱,所以对他特别好的那种照顾。她们都知道他孤身一人去做什么。孤身一人,机上却没有陪同——父亲陪着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小儿子,母亲却在这样的情况下又被签证官无情地拒签了……
那个蜷缩在宽阔商务舱里哭泣的男孩子啊,只有10岁,不是说12岁的孩子没有父母陪同不行么?这个国家的签证官都没有心么?
那天,母亲出了使馆就无声地哭起来——她已经在里面大哭过,声嘶力竭过……等在外面的陈南告诉沈若宁他可以自己去,沈若宁却抱着他哭得更凶。陈宁那么危险,也许是最后一面,这个愿望就那么难实现么?
有什么道理可讲?生活本来就没有道理。
那是陈南6岁就明白的真理。
“他现在还是很稳定的,你的房间离他很近,我们会及时告诉你。”叫玛利亚的黑人护士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他没有发烧。陈南抬头看看她,点点头——不要再让关心你的人为难。他慢慢站起来,身子一晃,眼前短暂的一黑,他被玛利亚扶住,慢慢又坐下了。
“可怜的孩子。”玛利亚的声音里好像带着点哽咽,她从口袋里摸着什么,陈南听见“悉悉索索”的响动,玛利亚扶着他的肩膀也坐下,往他嘴里塞进去一个东西——奶香馥郁,可可脂含量颇高的一块巧克力,陈南没有力气嚼,但是含着,渐渐也觉得有了力气。她扶他进了他的病房,确定他可以一个人呆着,然后急忙去找医生来……
第二天,雨停了,他醒来,已经是上午10点。他呆呆地想,竟然一夜调整了时差,自己在该睡的时候睡,该醒的时候醒了。
玛利亚进来,笑得灿若窗外的阳光:“好孩子,宁醒了,他挺过来了!”她低头,亲了亲他,慈爱地说:“医生说是奇迹,但是玛利亚知道,你们都是好样的!”
加油!
他的眼泪流下来……
……
“请行人注意安全……”公车提示声响起,陈南被惊醒,他发现自己还在公车上。他看看窗外,本以为已经走了很远,但是车还在新街口慢慢走走停停,没有出市中心。
窗外,不变的街市,不变的行人。
他又从车窗的反光里看看自己。半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慢慢剥了糖纸,将糖放进嘴里。他没有嚼,只是含着。
他含着的,是记忆中的一抹温情,值得慢慢品味……
攥着手机的手有点发酸,他看了看手机,决定发个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