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6 章 第六章
第5节 懂得

 

宿舍里,克克看着正在笔记本上键字如飞的庞轻,“你在打什么呢?”
“作业,下周轮到我介绍一国特产。”
是地理系经常会有的作业。
“你这次介绍什么?”
庞轻抬头看看她,又迅速埋头于电脑前,答道:“法国,香水。”
“噢”,克克乏味的答应一句:“我不懂香水,反正知道那是法国人为了掩饰体味发明的东东。”
庞轻轻笑一声,似有嘲弄,“不用香水的女人,是没有前途的。”
克克翻翻眼睛,她虽无知,但是也知道庞轻在引述香奈儿的话,回道:“我是女孩,不是女人呢。”
庞轻又瞟她一眼:“什么话,白马非马。”打完手头的,她轻呼一口气,说道:“我把刚写的读给你听听,你这个中文系的,提提意见。”说着就自顾读起来:
“按照香水挥发的阶段,香水一般有三个层次,也就是人们说的‘前调、中调、后调’,或者叫‘前香、中香、后香’……”
克克听到这里就“哦?”了一声,庞轻被她打断,问道:“怎么了?”
“没事,你继续,我对香水很无知,还不知道有这许多层次,只是觉得‘前香、中香、后香’这种说法蛮特别、好听的。”
庞轻摇摇头,叹道:“你吃东西倒是知道层次,讲究余味,气味何尝不是如此?一般前香就像吃菜时舌头先尝的味道,是最初的印象,中香和后香味道时间久些,有人说那才是香水的主味。”
克克点点头,算是了解了,说:“不过,如果最初一喷我不喜欢,我就不会买的,管它后面什么味道。”
庞轻说:“难道你不知道卖香水的地方,大多都是拿事先喷好香水的纸牌子给客人闻,就是给你这种没有耐心的人准备的。”
“噢,原来如此,你继续读,我来听。”克克刚说完,手机短信提示音想起,她一看,是陈南。
庞轻看她拿着手机,神色又欣然又嗔怨,便笑笑不再言语,埋头专心继续打字。
克克这边已经忘记要听庞轻的文,按了阅读键,陈南问她:“睡了?”
她算是对刚才的胡思乱想放了心,可一转念觉得这个陈南方才让她这样担心,如果自己这么快快地回了去,不是越发招人不待见么?
心里虽然这样想了,但是她仍然忍不住手指动作起来,可“没呢。”两字还没回过去,陈南的短信就又来了:
“干完活才发现这么晚了,对不起。”
克克心彻底软了,她仿佛看见陈南就在她对面,诚恳地看着她。
陈南在公车上,接到克克的短信:“没关系。”
手机上那三个字——“没关系”,克克小巧的心形脸蛋浮现在他眼前,但是神情他却看不清晰。是真的觉得不在乎无所谓所以“没关系”,还是?
他觉得应当是后者。
“我在回家的公车上,车很空。”他回了这样一句有的没的,倒也不急和她电话了。
他在直播他的生活,只对她一个人。
“我们宿舍人也没到齐呢了。”克克也回了句莫名其妙的。
 
陈南:“:)”
克克看看陈南给的那个笑脸符号,笑笑,觉得温馨,已经不再怪他。她想想,又发了条短信问他:
“做翻译累么?”
“还好,有的时候也挺有趣。”陈南想想今天的展览会上,雇他的中方老总举止粗鲁,自己于是很“职业道德”地“还原事实”——那老总有一句话被他直白地翻过去,看看对方老外听后难以置信的惊诧、气愤样子,不用说,这次事关该企业形象的展览会是够让他们印象深刻了。
克克边回边往床上爬去,手机又响了一声:“你在做什么?”
“等你的电话,等你的短信。”克克在心里回答着,手里却回道:“看书。”
“不错。”陈南想象克克此刻在宿舍安静翻书的情景,觉得宁静。
车终于远离新街口,他看着窗外变换的风景,梧桐树下,静谧而幽远的车行道,他想想刚才内心的纷乱和此刻的平静,随手打了一句话给克克:“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克克看了,朝枕边望去,一本《双城记》正安静地躺在那里——“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我几时和他说过在看这本书呢?她理智地分析下,觉得是巧合。
今天他短信透露出来的情绪是一贯的晦涩,她不了解原因,但是却很理解他的心情。虽然不了解他,但是却很理解他,这就是懂得。
她已被他深深牵引……
明白这点,再看看陈南的短信,她想着:“你于我,是最好的事,还是最坏的事?”倾心于对方还是失心于对方,也许本来就没有特别的分别。
感受到那份陌生而又让她确定无疑的情怀,她略微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客观地说:“我很喜欢狄更斯的这本,比他其他的都喜欢。”
陈南看见了,笑笑,自己也是,这么巧?窗外夜色已深,夜幕低垂,人们更容易亲近对方的心。他自信地觉得——克克是玻璃做的,他一看便知她的心思。他看看手表近10点半了,只犹豫了几秒,便拨了克克的电话。
他的声音透过电话到她耳边,比平时更多了点磁性,克克觉得耳畔有点热,只听他问:“因为喜欢西德尼卡顿么?”
克克抿嘴一笑,怎么能让你觉得这么了解自己呢,再说看过的女生恐怕十之八九都会喜欢他的。她嘴硬道:“没想到你也看过。”
“我学什么的?”
克克看了又一笑,的确,自己说得有点傻。但是还是决定较真一下:“只是敬佩他最后做的一切。”
耳边陈南没有答话,克克又说了句:“可惜他死了。”
“他不死,就不是一个故事了,至少不是一个伟大的故事了。”他淡淡的。
克克对面有点响动,她这才发现刚才接电话没有注意情景,说的话在外人听来有点怪怪的,引来庞轻的注目。她连忙按住听筒,对庞轻小声说了句:“在聊小说。”庞轻遂点点头,又低头忙自己的事去了。
“怎么了?”陈南在电话里问。
“没事,刚和舍友说话。”
陈南这才反应过来,克克在宿舍里,聊天似乎有点不便,于是说:“嗯,这几天都会有点忙,有事就电话联系?”
“好。”说完了,克克又有点失落——他为什么这样忙呢,不能做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么?看他穿着打扮还有那天在“瑞安居”的样子,倒不像是特别缺钱要这样努力打工呀。
正想着,陈南已经说了再见,克克依依不舍放下电话的当儿,电话短信提示又响了一下:“晚安——南”
她看看短信签名里,陈南用了一个“南”字,让她觉得无比亲切,又让她心安,她回了个笑脸,正待发过去,想了想,也加了个签名:“:)——遥”
她心里想着陈南那天在看台上说的那句:“以后,我叫你遥吧。”
陈南看着那短信,也回了个笑脸,他仿佛看见那张心形的小脸对着他甜甜微笑……
她给了他专属的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