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前香 > 第 7 章 第七章
第1节 神奇的地方

晓涵接到墨斗的电话说要来N师大时很吃惊,这家伙,腿才坏了四五天,就到处乱跑么?


四月的N师大,正是春花烂漫的时候。人们常说N师大是东方最美丽的校园,晓涵是学旅游管理的,觉得这话未免过于夸张,可是到了四月,她也开始慨叹N师大的美丽:樱花始落,绿柳吐新……来到这校园的人都忍不住放慢了脚步,情不自禁地徜徉起来。


在听松轩的亭子里,前几日还有一帮日本留学生拿了他们的民族鼓,穿了和服在那里击鼓庆祝樱花的盛开。能让日本人都欣喜若此,可见听松轩的樱花开得有多盛,有多美。


墨斗从东大门笑笑地朝晓涵走来,晓涵霎时间觉得双目所及,只有墨斗的身上还有着光亮,身边的一切都黯然失色了。她在心里犯了花痴的毛病,暗暗叹息道——这N师大是没人了,来了一个墨斗,连太阳都要礼让三分光亮。


墨斗穿了紫衣黑裤,头上扎了红色的花布头巾,如果不是墨斗这样容姿俊秀的人这样打扮了,那顶多就是搞怪一潮人罢了,可墨斗这样穿了,却让人由衷赞叹他驾驭色彩、服饰的能力。


何来这样的胆量?自信使然。何来这样的自信?恁谁有这样的外在,都不难拥有这样的气度。


他说话也开门见山,大大方方:“你刚才在忙什么,感觉电话那头好吵。”他看着晓涵,笑笑露出八颗漂亮的牙齿,晓涵觉得好像他牙齿也在闪闪发光,闪花了她的眼。


“班里在做模拟导游讲解,介绍学校呢。”晓涵尽量让自己口气自然、态度平淡地说。


墨斗点点头,先前确实听她说过学的是旅游管理,想到这里,他顿时就有了个主意,谁让他这么聪明?他在心里暗自佩服了自己一把,只听他说:“我对你们学校也不熟悉,上次不是还问你路了么?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让你帮我再讲解一回?”


“没问题。”晓涵雀跃地答道。说完觉得自己未免太高兴了点,她连忙摆出一副专业的态度,伸出一手,做了个“请”字。她看墨斗走路只是有点慢,想想他前不久才刚受的伤,于是和他慢慢在学校里走起来。


“我们现在地处N师大的东门,前面映入眼帘的就是著名的师大草坪了。”她带他来到草坪处,墨斗滑稽而夸张地在上面“漫”了几步,退出来,又和她往前走。


“大草坪位于N师大的中轴线上,正对着草坪的是体育系的练功房,草坪的北边是100号楼——学校的行政楼,南边是音乐系、地理系。”


“明白,那是你的院系。”墨斗听了低头对她眨眨眼。


晓涵觉得自己快被闪晕了,帅死了,要不要这么帅的?她在心里喊着。


她结结巴巴地继续到,“刚才说了,大草坪……是中轴……是在N师大的中轴线上,过了 练功房,是听松轩,紧接着的就是中文系的大楼,因为该楼正处南北、东西中轴线的中央原点,又是中文系的主楼所在,所以俗称‘中大楼’。”她后面说得倒是越来越顺,不看他眼睛,她背书似地说完了,那语速好像鸭子被人拿芦苇叶轻轻刷着屁股:很溜、很快。说完了,却像竹筒里的豆子一下被人倒在地上,全撒开了,让人抓不住重点。


他们走得慢,才刚刚走到听松轩。


“听松”这个名字真是雅致。墨斗在心里想着,对晓涵说:“我们学校没有这样的亭台水榭,你们到底是文科见长的学校,看起来真是别有一番味道。”


“亭台水榭”、“ 文科见长”、“ 别有一番味道”,要死了,晓涵在心里哀叹,用词要不要这么风雅的?不是说N理工大的男生只会泡实验室的么,要注意啊晓涵,这个人已经生就一副好皮相,看来追女孩的手腕也不在话下。


晓涵在上大学前,不知道自己长得漂亮。进了大学就不一样了,如墨斗所言,N师大是文科见长的学校,女生众多,美女自然也就有了比别校更多的产量。而且女生多了,自然耳濡目染学会打扮自己。一袭长发披肩,无论春夏秋冬都着裙装,说话莺莺燕燕作低眉顺目状,这是N师大女生的主流做派。无论该女生内在多么凶恶,宿舍勤务做得有多糟,都不会在这表象中看出来。


可晓涵不是这样的样板。她靓丽、活泼、说话大声——还好嗓子不粗,她于N师大,活脱脱像是一个白菜地里被误播的辣椒种子,结出她这样一个鲜亮的小红辣椒。在这群了无特色的女生中出众得杀人眼睛——看看她第一次误入周末舞会引起多少“色狼”对她虎视眈眈,就可见一斑了。


偏偏她“恃宠而骄”,拽拽地说:“非俊男、帅男不入姑奶奶我的法眼”云云,进校一个多学期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真真落入“美女多单身”的怪圈里了。


可如今见了真的帅哥,她倒暗自后悔:自己不娇弱、不文雅,更不会示弱、装可怜,娇滴滴也学不会,若是换作别的女生,恐怕早就惹帅哥垂怜,自自然然就可结成一对了。


正这样胡思乱想。墨斗在身边问她:“你不带我进去转转?里面好像还挺好玩、漂亮的样子。”


她是既乐观又容易悲观的大喜大悲的个性,看看他,觉得自己和他也未必有希望,不动声色地掩藏起自己没来由的失望情绪,顺嘴溜了一句:“听松轩,非3以下的双数男女不可入内的。”


说完,她就涨红了脸。那是方才她在班上作讲解时说的笑话,那会儿老师正好不在,她介绍时故意自添了这一句玩笑话,惹得班里一众男女生大笑,可在这里对墨斗说了,真真不合时宜啊,不合时宜。她暗自后悔,鼓足勇气朝墨斗看去——


那墨斗正在抬头四下张望,一边张望一边点着头,似乎在认真考量她的话,突然低头对她一哂,猛地抓住她的手,直直地往听松轩里头走去……


半小时后,他们从里面出来,仍然双手紧握……


那听松轩果然是个神奇的地方。